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 (三十二)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又这么平平淡淡地过去了一个月,伦敦的天气更加的变化无常,有时是瓢泼大雨有时却是艳阳高照,安迷修在去年种的花全都开了,以至于他几乎天天都拉着雷狮的手来到花园里看花,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习惯,每天来到花园已经是他们的日常活动了。
  
  在一个雨后的中午,安迷修又扯着雷狮来到了花园,他们静静地坐在花园小道旁的长椅上,被雨水冲刷的花园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味道,让人心旷神怡。
  
  “安迷修。”
  
  “?”
  
  “你会离开吗?”
  
  “……会。”安迷修顿了一下道。
  
  接下来雷狮就沉默了,好久都没有开口说话。
  
  “嗯。”过了好久雷狮才开口小声地应了一句。
  
  “但是,起码现在我在你身边对吧?”
  
  “嗯。”
  
  玫瑰的香气若有若无,萦绕在两人的呼吸间,安迷修突然感觉,自己和雷狮相处的时间不多了,他悄悄地将自己的手搭在雷狮的手上,因为他们本来就是牵着手的所以这点小动作安迷修做起来非常自然。
  
  但雷狮还是察觉到了安迷修的小动作,他将手微微抽开了一点,什么都没有说。
  
  
  
  
  
  又过了两个月,六月的伦敦天气终于开始让人感觉到了有一点温度,让雷狮讨厌的两个人一起来了,不过这次不同于上次,跟在他们后面的还有一大群漂亮的小姐姐,但她们无一例外都有一个特点——
  
  绿色的眼睛。
  
  不过雷狮看不到。
  
  “你什么意思。”
  
  “雷狮,你该找一个能陪伴照顾你一生的人了。”雷父坐在沙发上缓缓道。
  
  “不了,我有安迷修就可以了。”
  
  “你能保证安迷修能陪伴你一生吗?”雷倏讥讽道。
  
  雷狮不说话了。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但是起码现在,他在我身边,不用您瞎操心我的生活。”雷狮平静道。
  
  “雷狮,你该不会是……”
  
  “我没有。”
  
  “我话都还没有说完你怎么知道我要问什么问题。”
  
  “……我就是知道。”
  
  “那我再说一遍,你爱上安迷修了。”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问句,而是陈述句,还是非常肯定的语气。
  
  雷狮又不说话了,他有没有爱上安迷修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句话他当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而且就算他喜欢安迷修又能怎样?安迷修会喜欢他吗?
  
  这个他还真的不敢确定。
  
  
  
  
  大门锁扣被打开的声音传来,有雷狮家的钥匙还能这么自然走进来的人毫无疑问就是安迷修了。
  
  安迷修刚刚进来的时候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因为这里出现了很多陌生的女生,但是他的目光一下子就锁定到了被一个妹子挡住一半视线的雷狮。
  
  他一进来就受到了全部人目光的洗礼,但是他关了门后就径直走向了坐在沙发上的雷狮,余光中他看到了雷狮的大哥雷倏以及雷狮的父亲。
  
  今天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吗……安迷修不禁想到,心中微微涌起一个不好的预感。
  
  “安迷修,你在这里月薪多少?”雷倏突然开口问道。
  
  “他月薪多少我说了算,不用您瞎操心。”从刚刚一直在沉默的雷狮回答道,语气中慢慢地都是不屑。
  
  “雷狮你闭嘴,我没有跟你说话。”雷倏瞥了一眼雷狮然后继续对安迷修问道,“那你想离开这里吗?”
  
  “你叫我闭嘴我就闭嘴那我岂不是很……”雷狮下意识的回答道,当他听到雷倏接下来问安迷修的问题时一下子停顿了,连话都没有说完,但想了想安迷修怎么可能离开他嘛这个问题简直问了也是白问,安迷修还在思考时雷狮就已经对雷倏道,“他现在不会离开我的。”
  
  这次雷倏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赏给雷狮而是继续对安迷修道:“雷狮的脾气很恶劣我觉得你肯定已经受不了了,你现在生活有点困难我知道,只要你辞职我就可以以雷氏集团的身份资助你在英国上完大学甚至是回国后我都可以给你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还有,看到我身边的这些女孩子了吗?她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来照顾雷狮,你只需要离开雷狮,我保你以后衣食无忧。”
  
  “为什么?”安迷修静静地听完雷倏的话后问道,“为什么我一定要辞职?”
  
  “因为雷狮需要的是一个能够照顾他一生的人,而不是你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离开他的护工。”雷倏平静地解释道。
  
  “怎么?你们现在对雷狮自己想复明没有希望了就准备直接给他包办婚姻?”安迷修的语调依旧没有任何的起伏,明明是针锋相对的话在他的口中说出来就像是“你今天吃饭了吗”这么平常。
  
  雷倏的脸色突然变得有点不太好。
  
  “那你到底要不要走。”
  
  “……雷狮你……很想我走?”
  
  刚刚说话的人并不是雷倏而是雷狮,雷狮依旧坐在沙发上离安迷修只有几米的距离,但是安迷修却突然间觉得自己与雷狮的心相隔千里。
  
  “我只是觉得如果你辞职了,对我对你都有好处,雷家还可以保你以后衣食无忧,我也可以得到一个愿意和我在一起照顾我一辈子的人,用你们中国的话来说何乐而不为?”
  
  “可是你刚刚还说……”
  
  “可是你迟早要离开的不是吗?”
  
  “我……”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希望离开你啊。
  
  “你到底要不要辞职给一个准话。”
  
  “我……我先想想,有这么多美丽可爱的小姐陪着你……啊不,是雷少爷,最近几天都应该不需要我了,辞职的事情我先思考一下,再见。”
  
  
  
  啪嗒,是大门被合上的声音,雷狮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雷倏,你赢了,他对我没有那种感情。”
  
  “怎样?死心了吗?看你这么可怜我给你一个选择复明的时间好了。”
  
  “三个月,三个月之后我接受复明。”
  
  “你还准备给他这么长的时间?!”
  
  “最后的期限,我都已经接受复明了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我吗?”
  
  “好的,三个月之后我再来。”
  
  “嗯。”
  
  
  
  跳转时间线到安迷修来之前——
  
  “怎么?不敢确定了?”经历了一场漫长的沉默后雷倏开口道。
  
  “不……我确定我喜欢上他了,但是他对我的感情我不确定。”
  
  “那就试验一下好了。”
  
  “你要干什么?”雷狮下意识地问道。
  
  “利用资源,你既然对这些小姐姐没兴趣那我为了你的幸福就只能全力撮合你和你的小护工了。”
  
  “……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我想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平时对我有多么多么的好。”
  
  “我是真的想要你幸福啊!”雷倏掐出一副足以感动人心的表情道,那一瞬间他好像忘了雷狮是看不到的。
  
  “得了,你就是想让我快点消失在你的视野里。”
  
  “……难道你不想知道安迷修喜不喜欢你吗?”被点明心事雷倏也不恼只是笑眯眯地道。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雷狮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要怎么做?”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记得配合我一下。”
  
  “嗯。”
  
  
  
  这次安迷修的反应真的让雷狮心凉了,不过雷狮又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性格,他愿意给雷狮三个月的时间,如果安迷修对他还是没有那种感情或者是还没有发现那种感情,那雷狮就可以彻彻底底地死心然后接受复明了。
  
  
  从雷狮家出来的时候正是中午,绚烂夺目的光线刺得安迷修的眼睛生疼,伦敦难得一见的好天气却让安迷修提不起一点兴趣,他走在回学校的水泥地上,什么人也没有遇到。
  
  这个天气带雷狮出来逛逛应该是很好的吧?
  
  安迷修的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个念头,念想只出现了一瞬间就被他甩了甩脑袋抛之脑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喂?安迷修你突然打电话来干嘛?是工作做不下去了还是你闲得发疯了?”电话那边出现的是慵懒的女声,还打了一个哈欠,似乎是刚刚睡醒的样子。
  
  “学姐,我想请教你一些问题,能到大本钟那里的咖啡店来一下吗?我会在那里等你的。”
  
  “……别吧,我昨天赶论文到四点钟你就不能让我再睡会儿吗?”
  
  “那学姐你可以下午再来,我会一直在咖啡店等你的。”
  
  “我……我真是服了你了,什么问题能让你纠结这么久,你等等我收拾一下就过来。”知道如果自己不去的话安迷修就会一直在那里等五六个小时甚至更久的时候凯莉突然感觉有点良心不安,毕竟一直都是她在麻烦安迷修帮她做这做那的,他好不容易求她帮他一次,她总没有理由拒绝,而且听安迷修的语气好像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一样。
  
  那我就帮他一次好了。
  
  
  
  凯莉从来没有见过安迷修这么萎靡不振的样子,好像江洋大盗失去了抢来的珠宝财富一般堕落,连眉宇之间都看不到一点精神,整个人就只剩一副失去了灵魂的躯壳。
  
  “啊……学姐来啦?谢谢学姐……”安迷修硬生生地扯出了微笑对面前的女孩子道。
  
  “停,不用感谢我,你现在不想笑就不要笑了,你这个笑容简直比哭还难看,我认识的安迷修就算是被女孩子拒绝了都不可能是这个样子,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凯莉摆了摆手打断了安迷修想要感谢她的话,用勺子舀了一勺桌子上刚刚安迷修帮她点的草莓圣代问道。
  
  
  
  
  
TBC.

》》》

专门挑没有人看的时间发文我真棒×

天凉了,tvss该开始虐了【结局是he√】

评论 ( 6 )
热度 ( 3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