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十二)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安迷修其实并没有在舞会上呆多长时间,冬季的寒风吹得他直打哆嗦,果然,西服这种东西只要风度不要温度啊,街道上已经有很多商家为了拉生意给自己店前装饰了圣诞节的装饰,西方人对圣诞节很重视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他们把自己的祝福融入礼物之中给天使一般的孩子们一份最特殊的礼物,安迷修慢慢走在泰晤士河畔边,周围灯火通明,大本钟前甚至伫立着一棵巨大的圣诞树。

  雷狮真的不知道安迷修会回来所以他在吃完晚饭过后就这么躺在了沙发上放空自己的思想,当开门的声音响起时他差点以为是贼进入了自己家。

  “谁?”雷狮的声音响起吓了安迷修一跳,他以为雷狮已经像往常那样睡着了才对,但现在的他却像一只慵懒而高贵的猫一样躺在沙发上,侧过身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眼睛凝视着门的方向。

  安迷修对上雷狮的眼睛道:“是我,我回来了。”

  “安迷修?你不是应该在宴会上和你的凯莉小姐跳舞跳得正欢吗?现在这个时间你怎么会出现我这个瞎子的家里?”雷狮对安迷修的声音很敏感所以一下子就认出了声音的来源正是长期照顾他的安迷修,说实话,安迷修的提前回来让雷狮感到很惊讶,虽然他在去之前就说要回来陪自己过平安夜,所以雷狮以他的时间线认为安迷修所说的要回来起码也是11点或12点,雷狮是真的没想到他会回来的这么早。

  “宴会很无聊所以我提前回来了。”安迷修说谎了,宴会并不无聊,相反,宴会上很有趣,只是安迷修才不会承认他是为了雷狮回来的。

  “哦。”雷狮毫不犹豫地相信了安迷修的话。

  “安迷修,今天是平安夜,你陪我喝酒吧。”

  安迷修现在本来应该拒绝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答应了雷狮这个无理的要求:“好啊。”可能是因为今天是平安夜的关系吧。他这么想到然后就从厨房里找出两瓶高浓度的酒出来一瓶递给雷狮。

  “直接拿酒瓶喝?”雷狮就算知道安迷修不反对他醉,也没想到安迷修这次会和他醉得这么彻底。

  “你不就是想醉一场吗?那我就陪你醉一次好了。”安迷修帮雷狮打开酒瓶盖,用自己的那瓶碰了一下雷狮的那瓶,玻璃瓶碰撞发出“砰”的一声清脆声响。

  “你还真是了解我啊。”雷狮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他白皙的脸上立马出现了淡粉色的红晕,雷狮举起酒杯笑道:“平安夜快乐。”

  安迷修的眼神暗了暗道:“平安夜快乐。”

  

  

  平安夜那晚安迷修和雷狮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还全都是高浓度的,当安迷修的生物钟准时地叫他起床时他只感觉到了自己的太阳穴还是一阵一阵的疼,然后他就发现雷狮整个人被他搂在怀里把自己的手臂当做枕头睡的正安稳……两个人的姿势俨然就是一对情侣刚刚做完那事后一大清早醒来的样子,而且他发现……发现……怀里的雷狮好像……没有穿衣服……

  等等!没穿衣服?!

  发现这一点的安迷修立马清醒了过来,但他还是不敢轻举妄动怕吵醒睡得正香的雷狮,被人打扰了美梦的雷狮可是很恐怖的!但貌似雷狮醒来发现自己衣服没穿还躺在他怀里这件事雷狮会变得更加恐怖吧……不管了,晚死总比早死好。

  安迷修就这么放空自己的思想,他的掌下就是雷狮光滑细腻的蝴蝶骨,雷狮微长的头发轻轻地搭在他的手臂上,两个人的距离挨得极近但还不至于贴着,但雷狮每次呼吸喷出的热气都洒在安迷修的胸膛上,还带着丝丝的酒气。

  安迷修把搭在雷狮光裸的背上的那只手轻轻地抬起离开他的背,自己则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另一只手已经被雷狮压得没有知觉了。

  昨天晚上我究竟喝了多少现在才会抱着雷狮在一张床上睡觉啊……不行,头好痛,再睡会儿吧……

  太阳穴传来的痛意实在让清醒的安迷修无法忍受干脆直接又闭上了眼睛。

  雷狮也在十点钟的时候准时醒来了,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还挣脱不开……虽然他也没想过挣脱,他的大脑飞速运转试着回想起昨天发生的一切,但是他的记忆像是老旧的磁带断片一样只记得一些零碎的画面……他和安迷修拼酒,他自己先醉了,然后……他的记忆就开始断断续续的了,他记得安迷修好像抱自己去洗了个澡顺便把自己抱到床上睡觉了……还有什么来着?不记得了,算了不想了,想这些也没用,反正现在也出不去不如再睡一会儿好了。

  雷狮闭眼正要进入睡觉状态就感觉安迷修整个人好像动了动,于是他又睁开了眼睛,脑中划过一丝奇怪的想法:安迷修这个老实人要是以为他把我睡了会做出什么好玩的反应呢?

  “你醒了?”

  安迷修只是小睡了一会儿没想到一醒来就听到了雷狮的声音。

  #疑似我把我家老板睡了该怎么办?!#

  安迷修只好装作刚刚睡醒的声线道:“雷狮,你早就醒了啊。”然后他发现自己依旧是搂着雷狮的……完了,没想到睡着睡着又把雷狮抱着了,我觉得雷狮会生气怎么办?!

  “怎么?抱我还没抱够吗?”雷狮无辜的声音传来,惹得安迷修一阵脸红。

  还好雷狮看不见……不然自己可就没脸面了。

  安迷修连忙放开雷狮,急忙道:“我我我昨天没有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听到安迷修这么问道雷狮想逗他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你所说的‘奇怪的事’是指什么啊?”

  安迷修知道雷狮这是在明知故问但听到这个问题他的脸更红了些,若是雷狮的眼睛能看得见现在肯定会嘲笑安迷修的。

  “那个……就是……就是……”

  “噗,你怎么这么纯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身体都被你看光了你是不是应该负起责任来啊?”雷狮起身把被子全部裹在自己身上靠着床头微微笑道,其实他只是上身没有穿衣服而已,他的裤子还是好好地在身上,但不知道为什么雷狮就是想装作自己什么都没有穿的样子逗逗安迷修。

  “责……责任?!我我我既然对你做了那样的事情我肯定会负责的!”雷狮猜想安迷修现在肯定是一脸认真地面对着自己。

  “对啊,你都对我这样那样了你不负起责任怎么行。”

  “我……对不起!!!”

  “你道歉干嘛?”雷狮疑惑,正常情况下的人干完这种事情后不是都应该很爽才对吗?更何况他们还没有干。

  “我不该趁你喝醉酒之后对你干出那样的事!虽然那个时候我也喝醉了但这并不能成为我轻薄你的理由!所以我要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噗,安迷修你是傻子吗?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是……”

  “我们根本就没干那档子事啊笨蛋……”雷狮掀开自己的被子给安迷修看了一眼自己完好的裤子后又把自己裹上了。

  好像逗这种死板的笨蛋并不能给我带来什么欢乐啊……唉……

  雷狮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饿了,我要吃饭,顺便再给我煮一碗醒酒汤吧,我的头现在很痛。”

  “啊……好的。”安迷修看到雷狮完好的裤子后松了一口气但又马上反应过来刚才的雷狮只不过是在逗自己而已,但是他能反抗吗?!他不能!反抗了之后等待他的就是后来的开除。

  所以说就算跟雷狮相处了两个多月他恶劣喜欢捉弄人的性格还是不会变啊!

  等安迷修关门的声音响起后雷狮又躺在了柔软的床上,有一些地方甚至还残留着安迷修的气息,这种气息让雷狮感到了莫名的安心,但是他可没有心情睡觉了,他现在很饿!大脑很痛!

  安迷修穿好自己的衣服来到厨房,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刚才的情境,手掌触碰到雷狮裸背的地方好像在微微发烫。

  他的皮肤……为什么能和一个女孩子的一样细腻光滑啊……还特别的白,这不会就是雷狮常年窝在黑暗的房间里不出来的结果吧?

  安迷修甩了甩了脑袋把自己脑中这一系列不正常的思想忘掉。

  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给雷狮做饭!做饭的时候可不能三心二意啊,不然做出来的饭味道就不对了!

  雷狮乖乖地吃完饭喝掉醒酒汤突然对正要去洗碗的安迷修道:“今天是圣诞节吧?我想出去玩。”

  “啊……?”

  “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没有,就是不懂为什么你以前都不出去的今天为什么要出去?”

  “我就是想出去你管得着吗?”

  “那我洗完碗后带你出去好了。”

  “不要!我就要你现在带我出去!!!”

  雷狮这个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讲道理啊!但安迷修却对雷狮这次的不讲道理没什么想法,也许就是这一次的同床让两个人的距离更近了吧?

  

  

  

  

  

TBC.

》》》

阿栀开始日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抱歉不要问我为什么又只有一章,双更这种事情我永远都不可能做到的放弃吧××× 

  

  

评论 ( 9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