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五)

这章安安帮狮狮洗澡×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

可能几个月都不更的那种慎入×××【其实是因为三党要考试啦没时间而已】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

》》》

       两人慢慢走在被鹅卵石铺满的小路上,微凉湿润的风打在他们的脸上。

  “哈嚏!唔……”雷狮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他的体质本来就比普通人要差点,就算性格这么狂体质差这一点还是不可掩盖的事实。

  雷狮开口的时候带着一股浓浓的鼻音“喂……安迷修,以后这种天气少带我出来,我感冒了直接扣你工资信不信,哈……哈嚏!还不快点带我回去!冷死了!”

  “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总是挺好的吧,成天闷在空天房里可不好。”安迷修试图辩解着,他真的不知道雷狮的体质会这么差,冷风一吹就感冒了,看来……还得把雷狮的身体养好才行啊。

  安迷修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把雷狮纳入到了自己的生活之中,照顾他的日常生活,关心他的一切,或许……他的心里是真的想把雷狮照顾好吧。

  “走了走了回去了!回去之后你帮我洗个澡我再睡,刚才蒙在被子里出了一身汗。”

  “啊?”安迷修的脚步愣住了,回过头看着说出这句话后若无其事的雷狮。

  “你啊什么?帮我洗澡啊,我眼睛看不到不方便。”

  “啊……哦,可……可是……”

  “得了都是男人怕什么,以前卡米尔也帮过我啊。”雷狮走到安迷修的前面。

  “可卡米尔是你弟弟……”

  “就因为他是我弟弟所以我才敢叫他帮我洗澡的,至于你嘛……现在卡米尔不在你也只能将就一下了。哈嚏!快点回去!还在磨蹭你就这么想让我生病吗?!”

  “嗯……好。”

  一进雷狮家就感觉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安迷修一进房间就把大门给关上了,冷风被隔绝在外面,雷狮把自己的手从安迷修的手中抽出来,双手放到自己的嘴前轻轻地哈着气。

  “哈嚏!”

  “雷狮你不会是真的感冒了吧?!”

  “没有,泡一个澡就可以好了,你,去浴室给我放水。”

  “好。”

  

  

  温度恰好的洗澡水渐渐地把雷狮的身体淹没,安迷修则抱着雷狮的衣服在一旁规规矩矩地站着,虽然隔着帘子但他的眼睛也是老实地闭着。

  雷狮坐在纯白的浴缸中,双臂环着自己蜷起的膝盖,他的眼皮在不知不觉中合了起来。他早上先是被雷声给惊醒,再加上中午根本没有睡觉所以他现在困得不行,还坐在舒服的热水中,不想睡觉才有鬼吧?!

  睡梦中的雷狮感觉呼吸困难,好像被人掐住着脖子,这种感觉雷狮好像回到了自己小时候被大哥掐住不能呼吸一样。

  “没有你,母亲也不会死了!她这么偏爱你你现在就下去陪她吧!”

  “不是我我没有……”

  “得了吧明明就是你……”

  “啊!哈……哈哈……”雷狮猛地从热水中坐起来。

  “雷狮?!你没事吧?”安迷修在帘子外站了很久都没有听到雷狮的声音,他正准备进去看的时候就听到了出水的声音,还有雷狮的呼吸声。

  “我没事,你站在外面干嘛?不准备进来吗?”雷狮听到安迷修的声音是从帘子外传来的不禁疑惑道。

  “我……我就不进来了吧……”

  “进来给我搓背。”

  这个理由安迷修实在是想不到怎么拒绝,只好把雷狮的衣服放在一旁闭着眼睛撩开了浅蓝色的帘子。

  “安迷修,水凉了。”

  “哦……好。”安迷修微微睁开了双眼,在看到雷狮一丝不挂地坐在浴缸里时又闭上了眼。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又睁开了眼睛,这次他的目光一次都没有停留在雷狮的身上,他熟练地拿起花洒先用手试了试水温合适后把花洒放到了雷狮浴缸里。

  “你就等我这样泡着?过来给我搓背啊!”

  “这个……”安迷修能睁开眼就算好的了雷狮还得寸进尺了是吧?!

  “安迷修……”雷狮眯起了眼“你……该不会是gay吧?”

  “不不不我不是!”

  “得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没事英国对同性恋向来很开放,所以你不用掩饰什么,再说了……”雷狮放开自己的膝盖双臂交叠撑在浴缸的边缘语气带着一种欢快道:“其实,我也喜欢男人。”

  安迷修的眼睛突然睁得很大看着做出类似于诱惑动作的雷狮结结巴巴道:“你……我……我真的不是gay!”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你怕不是要笑死我哈哈哈哈哈你在紧张些什么怕我会吃了你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当然不是gay啊你在想些什么想不到你的反应居然这么剧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收回了手臂捂住自己的肚子,他擦了擦自己眼角笑出来的泪道“我相信你不是gay好了吧?好了再泡下去我都要睡着了把沐浴露递给我我自己来吧,你给我去外面等着。”

  “啊……嗯好。”安迷修把沐浴露递给雷狮后就乖乖地退到了帘子后面转身面向了浴室的门。

  雷狮站起来从浴缸中拿起花洒冲掉自己身上的泡泡,在浴缸中一不小心睡着时做的那个梦的画面一直出现在脑海中刺得他的太阳穴生疼。感觉自己身上的泡泡全部冲干净之后雷狮凭着感觉关掉了花洒。安迷修听到冲水的声音停止之后转头就看到了雷狮只围着一条浴巾从帘子后出来。

  正在滴水的头发乖顺的垂在雷狮的耳边,和他平时头发乱糟糟的样子完全不同,上身未擦干净的水顺着他的上身曲线流到浴巾中。不得不说,雷狮的身材是真的很好,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赘肉,就算是吃过这么多垃圾食品也在他的身上没有一点体现出来。

  安迷修感觉自己的鼻子那里有点不舒服。

  雷狮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歪了歪头喊道:“安迷修?我的衣服呢?还不快点给我拿过来!”

  “哦哦!好。”安迷修擦了擦自己鼻子处流个不停的不明红色液体把雷狮的衣服递了过去。

  “你让我一个看不到的人自己穿?!”雷狮一步步挪向安迷修的位置。

  “那个……那个……雷狮你等等别过来!”安迷修一步步地向后退。

  “你发什么疯?!我眼睛看不见你不要逗我!”

  雷狮一下子踩到了自己丢在地上的衣服朝安迷修扑了过去。

  “唔……”安迷修倒在了地板上头恰好倒在了雷狮的衣服上,而雷狮的脸却正好砸在安迷修的腰腹上,砸得安迷修的肚子一阵抽搐。

  “雷……雷狮……你先起来。”

  “嘶……”雷狮慢慢地从安迷修身上爬起来,安迷修揉了揉自己微微有点痛的后脑勺坐了起来,却看到了雷狮的膝盖下那一滩红色血迹。

  “雷狮你的膝盖……”安迷修扶着雷狮慢慢地坐起来,本来围着他下体的浴巾也因为这么剧烈的动作解开了轻轻地搭在雷狮下体上。不过这下安迷修可没有心情看这些,他的注意力全都在雷狮不知道磕到哪里流血的膝盖上。

  安迷修沉思了一会儿,直接抄起雷狮的膝盖把他横抱了起来。

  “你放我下来!”

  “你的膝盖受伤了,别动。”

  雷狮只好任由安迷修这样把他抱着走进雷狮卧室。安迷修轻车熟路地从雷狮的床底拿出医疗箱,帮雷狮消毒上药包扎,然后他用淡蓝色的丝带帮雷狮绑了一个蝴蝶结。

  雷狮现在自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被安迷修视女干着,房间的温度显然没有浴室的温度高,雷狮自己慢慢地钻进了被窝。

  刚刚找好的衣服已经被水给浸湿了,安迷修无奈地帮雷狮重新找了一套衣服出来。

  雷狮穿好衣服后坐在床上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膝盖处传来的疼痛让他现在没有心思睡下来睡觉。

  “喂,我想喝酒。”

  “啊?”安迷修这下才回过神来,他刚才一直在发呆,听到雷狮说话后才反应发过来。“哦……好。”

  安迷修下楼拿出了自己刚刚买回来的酒从厨房中拿出一个酒杯回到雷狮的房间倒了一小杯酒递给雷狮,安迷修看着雷狮把酒一饮而尽后擦了擦嘴角把酒杯还给安迷修“我还要!就这点酒还不够!”

  安迷修只好又倒了一杯给他。

  “卡米尔说你喝酒最多能喝三杯,但喝酒伤身体你还是少喝一点好吧?”

  第二杯酒下去雷狮的脸已经微微泛红,安迷修叹了口气把喝光了的酒杯夺过来道:“你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就要醉了。”

  “要你管!把我的酒还给我!”

  “不行。”

  “还给我!”

  “雷狮你好好的睡一觉起来之后就可以再喝酒了好不好?”

  雷狮乖乖地躺到了床上盖好被子闭上了眼睛。安迷修收起了酒杯正要从房间里出去雷狮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中响起。

  “别……别走……”

  安迷修转身看向在说梦话的雷狮,停住了脚步。“嗯,我没走。”

  “不是我的错真的不是我的错!你为什么要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

  安迷修静静地听着雷狮说梦话。

  “我没有错!”

  接下来雷狮的呼吸逐渐平稳,安迷修看到了雷狮的眼角有一点水渍,他把手中的酒杯放在桌子上走向雷狮,用手指轻轻拭去雷狮眼角的泪珠揉了揉雷狮柔软的头发后走了出去。

  在安迷修关上门后雷狮的眼睛慢慢睁开了,他冷笑。

  这点同情?我不需要!

TBC.

》》》

我我我要中考啦,The vanished star sea停更到我中考完,我知道没多少人看所以我连抱歉都不说啦【你闭嘴×】

  

 

  

评论 ( 3 )
热度 ( 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