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大概是重生???

啊……放飞自我作×这其实是给某个人的生贺× @七夙_(:з)∠)_ 拖了很久的生贺啦,咸鱼作希望你不要介意×

ooc预警!微含一点点瑞金【不过应该看不出来×】  

  这次说的话就少一点吧×



   

       “白痴骑士!我都这么喜欢你了你还想我怎么样啊?!”

  “喂,安迷修,答应本大爷不要忘了我好不好?”

  “安迷修,你醒醒啊……我爱你啊……”

  安迷修脑中不断闪过一些记忆的片段,突然他被惊醒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脸上全是泪。

  为什么……会哭呢?记忆中的那个人究竟是谁……我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不应该忘的……谁都可以忘却唯独这个人不能!

  安迷修每天晚上都会做同一个梦,梦里充满了血,充满了杀戮,充满了残酷,但是梦中总会出现一个人,那个人有着长长的白色头巾,有一头怎么理也理不好的黑发,每次安迷修想捉住那个人看清那个人的脸时,却总是突然伴随着眼泪被惊醒。

  安迷修用睡衣衣袖擦干眼泪看向床头的荧光闹钟……才三点啊……不行,明天早上还要上课呢!必须保证有充足的睡眠才行!然后他又躺下睡着了,梦里的那些再也没有出现。

  “喂安迷修,今天要来一个大人物哦!”

  安迷修趴在桌子上并没有理前桌的话。

  “安迷修啊!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之啊……你能不能不要说话了啊?在下真的好困,再说了,大人物什么的也和我沾不上边啊。”

  名叫之的男孩子听了他这句话后自感没趣就转回去和他旁边的人讲话了。

  上课铃响了之后,安迷修终于从桌子上爬起来了,不过眼睛是闭着的。

  雷狮做过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他爱上了一个非常傻的骑士,在梦里他为了这个骑士而放弃了自己的可以代行神旨的权利,然而醒来的时候,他只记住了那个骑士有着一双干净而又纯粹的翡翠色眼眸。梦里的那个骑士笑着对他说:“恶党,就算是为了我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啊。”

  “叮铃铃铃铃铃……”

  闹钟响了,雷狮起床穿衣洗漱,好像刚刚从床上醒来哭了的人不是他一样。

  “大哥?你哭过了?”卡米尔穿着睡衣来到厕所门口揉了揉眼睛却突然看到自家大哥的双眼红彤彤的。

  “啊……是卡米尔啊,没有,你大哥我怎么会哭呢?我去给你做早餐。”雷狮对着卡米尔笑了笑走向了餐厅。

  “卡米尔,早餐我放在桌子上了,记得来吃啊,我去上学了。”

  “好。”

  “回来的时候给你买蛋糕。”

  “我要奶油的!”

  “嗯,我知道了,那我就先走啦。”雷狮揉了揉卡米尔的头走出家门。

  目送着雷狮离开后卡米尔的笑容渐渐消失。大哥,你这是还没有想起来那个人吗?还有那个残酷的凹凸大赛!

  没错,只要是从凹凸大赛中重生的人都有那届凹凸大赛的记忆,但是雷狮和安迷修都没有,雷狮是放弃了权利,而安迷修……应该是自己不想想起来吧。

  今天是雷·转校生·狮来到凹凸学院的第一天,晚上做的梦怎么可能影响到雷狮的心情?他把梦中发生的所有事抛诸脑后,但那双骑士的眼睛却被他深深的隽刻在了脑子里。

  “老师,我就坐在这里吧。”雷狮来到安迷修身后空的位子上坐下,抬眼就从侧面看到了安迷修眯着的双眼。

  “喂,你叫什么?”下课了之后雷狮用笔戳了戳安迷修的背。

  “安迷修,你可以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回头睁开了眼睛对雷狮笑道。

  好傻的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雷……”当雷狮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直接呆住了。安迷修?安迷修……最后的骑士?梦里发生的事情一股脑地全涌进雷狮的脑海,包括凹凸大赛的一切。

  “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

  强敌当前,不畏不惧,果敢忠义,无愧上帝,忠耿正直,宁死不屈,保护弱者,无违天理!

  我发誓善待弱者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那个傻骑士的在他耳边念的《骑士宣言》仿佛回音一般回荡在雷狮的脑中。

  安迷修……

  【凹凸大赛——】【回忆杀开始】

  【“安迷修!你天天这么追着打我是不是有病啊?!本大爷可不记得究竟哪里有惹到你了?!!”雷狮一脸无语地看着这个白痴骑士一看到自己就抽出他的冷热流上来跟他打。你是嘉德罗斯吗?!这么喜欢打架!雷狮发觉这人的气场有些不对劲,原本好看的绿眸现在却是猩红色,全身都不对劲。

  “安迷修!!!停手!本大爷今天不想和你打架!”雷狮看着这人根本没有收手的意图一把抱住了他。。

  安迷修收回了冷热流,眼睛恢复成了以前干净纯粹的翡翠色。

  妈的,这人的眼睛怎么可以这么好看?!真是看无数遍都不会腻啊……

  “恶党?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白痴骑士!你刚刚差点杀了我!”

  “对……对不起,我不想的杀了你的,只是……只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身体总是不受自己控制……”

  雷狮看着这人磕磕巴巴的解释不觉好笑。“本大爷原谅你了!”

  “啊……啊?”安迷修反应过来后发现雷狮还抱着自己不觉涨红了脸:“那个……雷狮,你是不是应该放手了?”

  “老子就是不放略略略你来打我啊。”

  唉……恶党果然还是恶党,这么恶劣的性子永远都不会变……接下来安迷修就听到了雷狮在他耳边轻飘飘的来了一句“喂……白痴骑士,本大爷好像有点喜欢上你了……”然后雷狮就放开了安迷修低下头不让安迷修看见自己的表情。

  “恶党,我们……”

  “白痴骑士你给老子听好了!老子喜欢你是老子的事你大可以不必理会,但是啊……以后你和漂亮的小姐姐在一起时我会在中间来插上一脚,你喜欢上哪个妹子时我会把那个妹子抢过来再抛弃掉,当然,如果你喜欢的是一个男人的话……”雷狮抬起头对上安迷修的眼睛灿烂的笑道,“那个男人也只能是我!白痴骑士!我都这么喜欢你了你还想我怎么样啊?!”

  “雷狮啊……我并没有说不答应……”

  “嘛……我就知道你会拒绝的……等等等等!你刚才说的是‘并没有不答应’?!!也就是说你同意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不同意了啊……”安迷修叹了口气再一次抱住雷狮不过这次可不就只是单纯的抱一下而已,安迷修趁雷狮不注意的时候眼一闭心一横一下子对准他的唇一下子吻了上去。

  这个吻生涩完全没有任何的技术,这简直不是在吻而是在咬好不好?!

  雷狮心理:mmp,这人连亲吻都不熟练以后上床了该是什么样子啊……

  安迷修心理:我这么突然雷狮应该不会介意吧,反正他都告白了,如果生气了就说这是一个意外好了!

  如果雷狮知道安迷修的心理的话他可能会一雷神之锤给安迷修抡过来。老子都想到上床去了你TM居然还在纠结你亲我我会不会生气?!雷狮表示自己是不是找错了男朋友。

  接下来安迷修和雷狮就过上了一天一个吻三天上次床一周打一架然后打到床上去了的没羞没臊的生活,雷狮海盗团正在为自己的前途担忧——

  大哥/老大被一个白痴骑士拐走了该怎么办?!在线等,不急。

  平静的日子总不会太长,几个月的甜蜜生活中安迷修和雷狮都默契地没有提起凹凸大赛决赛的事,某个夜晚两人做完之后雷狮躺在安迷修的怀里问出了这个问题。

  “喂,安迷修,凹凸大赛的决赛中只能活一人,你是怎么想的?”

  安迷修愣了一会儿轻轻地拍了拍雷狮的头道:“如果决赛中只剩我们两个人的话,我一定会让你活下来的。”

  雷狮的眼睛暗了暗:这么巧,我和你是同样的想法呢。

  “那……安迷修,答应本大爷不要忘了我好不好?”

  安迷修笑了笑对他道:“我怎么可能会忘了雷狮呢?好了,睡觉吧。”

  然而决赛中剩下的并不是他们,格瑞被安迷修失手杀死了,金黑化把安迷修杀了,然后金因为承受不住黑金的力量选择了自己死亡,雷狮赶到现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倒地不起的格瑞和安迷修,冷流还插在格瑞的胸膛上,热流已经断掉了,金在自己面前自爆了。

  雷狮无视了丹尼尔说自己成为了本届凹凸大赛的第一名,他一把丢掉雷神之锤来到安迷修身边蹲下用尽全力摇晃他的身子也不管那人能不能听到大声道:“安迷修,你醒醒啊……我爱你啊……那安迷修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下一世记不得我我会永远缠着你的!”然后安迷修的身体在雷狮的手中逐渐化为碎片升上空中。

  雷狮捡起地上的雷神之锤指向丹尼尔问道:“裁判长,是不是赢了的人能满足那个人的愿望?”

  丹尼尔笑道:“对没错。”

  “那我放弃我可以代行神旨的权利连同这个愿望一起,我想要这届凹凸大赛的人重生在一个没有凹凸大赛的地方,哪怕是梦也好,还有,帮我消除安迷修的记忆。”

  “好。”

  ——回忆结束】

  “诶?同学你怎么哭了?!”安迷修手忙脚乱地从桌箱里抽出纸巾擦拭着雷狮眼角流出的泪。

  如果说半夜是因为做梦哭的,那么现在哭是因为眼前这人吧……雷狮笑着想道:“我没事,只是眼睛进沙子了而已,你叫安迷修是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啦!”

  安迷修:???

  凯莉:wow雷狮居然是直接表白都不追求一下的吗?!

  安莉洁:他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

  莱娜: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我死的早我不知道啊……

  塑料姐妹花:莱娜姐姐我们知道!来我们告诉你。

  嘉德罗斯:渣渣,连喜欢你都不敢当众说出来。

  格瑞:金他们大人的世界我们不要管,走吧。【捂住金的眼睛准备离开】

  金:格瑞你走慢点!

  ……

  “安迷修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是选择和我在一起呢还是做我的人呢?”雷狮直接坐在了自己的桌子上俯视着安迷修。

  “好啊,我答应你。”

  安迷修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对面前这个狂妄自大桀骜不羁的人有好感,大概……这就是师父所说的命运吧。当难以选择的事情降临时,安迷修选择了跟着自己的本心走,有时候,凭着感觉走也不失为一件坏事啊……

  END.


评论 ( 1 )
热度 ( 2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