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二十九)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安迷修,今晚我要去酒吧。”
  
  正在为喂雷狮吃饭的安迷修手突然抖了一下,勺子中的汤不小心洒了一点到地面上,他呆滞的看向雷狮,突然大声道:“不行!”
  
  雷狮对安迷修突然吼他还有一点懵逼,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凭什么!卡米尔一般都会让我去的!不就是因为我是一个瞎子吗!?我是瞎子又不碍着你,你为什么不让我去!”
  
  “因为……因为……”安迷修“因为”了半天都没说出个什么来,雷狮不屑地哼了一声偏过了头并没有说话似乎在等安迷修讲原因。
  
  “好吧,不过!我要跟着你一起去。”安迷修叹了一口气妥协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一瞎子怎么一个人去酒吧?你就算说不想去也必须得去,懂?我还指望着有人在我喝醉之后把我扛回去呢,你如果不去的话我可能连家都回不了,如果我真的回不了家的话你就可能……哦不对,是一定会被老头子封杀的,”雷狮的脸上满是笑意,最后补充道,“全球封杀。”
  
  “你今天非要去酒吧是因为要解决什么事情吗?”
  
  “不是啊,我就是想去酒吧喝酒而已。”
  
  “你难道不能在家里面喝吗!?非要去酒吧?”
  
  “家里酒的种类没有酒吧里面的多。”
  
  “我可以去帮你买。”
  
  “在家里喝醉了一点都不刺激。”
  
  “就算你在酒吧喝醉了,那我也会把你扛回家,那一样的不刺激。”
  
  “酒吧喝酒的氛围好。”
  
  “我可以陪你一起喝。”
  
  “我他妈就是想去酒吧,你管这么多干嘛!”
  
  “好的,那我不多说了,对了,你刚才说卡米尔也会带你去?”
  
  “没错啊,你放心,酒吧老板是我认识的人。”
  
  “那就好。”
  
  夜幕降临,安迷修牵起雷狮的手跟着定位找到了伦敦最阴暗的角落里的酒吧,他在他进去的时候心里留了一丝犹豫,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这种酒吧并不是什么好的地方。
  
  他一进去就对酒吧内淫靡的气氛产生了极大的反感,在台上穿着暴露跳舞的舞女,甚至还在变得更加暴露,空气中各种酒的味道混杂在一起,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味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他回头对雷狮道:“我们回去吧,这种酒吧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不要,既然来都来了那岂会有回去的道理呢?我说过了,酒吧老板我认识。”
  
  雷狮话音刚落,一个听起来十分圆滑的声音传来。
  
  “哟,这不是雷狮老大吗?今天怎么有时间到这里来?我可是听卡米尔说最近你有了一个新的护工,被管得很严呢。”从人群中出来了一个白发的男子,毫无疑问,刚才的话就是他说的。
  
  “帕洛斯,少给我整那些有的没的,卡米尔会告诉你这么多?这个恐怕佩利都不相信吧。”
  
  “嘿嘿。”白发男子尴尬地干笑了几下,摸了摸鼻尖,在低头的时候才发现雷狮的手一直是被人牵着的,那只牵着雷狮的手一点都不像女孩子的手,那只手的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和雷狮白皙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了安迷修一眼。
  
  “老大,这难道是……你的新相好?仔细一看他还是挺对老大你的口味的。”帕洛斯这才把安迷修从头到脚地扫视了一遍,转头对雷狮道,“他的活儿怎么样?”
  
  安迷修毕竟是一个成年人,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帕洛斯的话是什么意思,何况帕洛斯还说得如此直白暴露,他的脸瞬间一阵红一阵白的,刚想解释自己和雷狮不是那种关系时雷狮似乎是看出他想法一般使劲捏了一下他的手。
  
  接着雷狮笑道:“他的活儿可好了,每天都把我整得欲仙欲死,舒爽通透,有时候我还下不了床呢。”
  
  “哦?是吗?”帕洛斯又把安迷修审视了一遍,不过这次的眼神中多了一些其他的东西。
  
  揶揄。
  
  安迷修的室友正是现在选修了心理学的卡米尔,所以或多或少他都在卡米尔那里学到了一点关于心理的知识,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帕洛斯的眼神里多了什么东西。
  
  就连被别人称作是“老好人”的他现在眼神都冷了下来,被一个陌生人用这么奇怪的目光看了两次,换做是谁都忍受不了吧?再说了,安迷修向来对酒吧没有什么感觉,有时候甚至是厌恶,所以他现在对人的态度自然是不会太好。
  
  “雷狮,我们过去找个地方坐着吧。”安迷修自然而然地搂住了雷狮的肩膀,对帕洛斯礼貌地笑了一下然后走到了酒吧角落里深紫色的沙发上坐好。
  
  奇怪的是,酒吧里每一个沙发上都坐满了人,有不少的人甚至是站着的,但是唯独这一片区域是整个酒吧中的一块净土,毋庸置疑,这一定是帕洛斯亲自安排的了。
  
  “安迷修,你去帮我点酒。”
  
  “好,你要喝什么?”
  
  “你去给帕洛斯,就是你刚才遇到的那个人说一声他就知道要给我上什么,你要做的就是等酒调制好然后给我端来就是了。”
  
  “嗯。”
  
  安迷修找到了帕洛斯,他正在和一个高大的银发男人说话,他看到安迷修来了之后笑吟吟地迎上去道:“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我来给雷狮点酒。”
  
  “哦?好的,马上就给你奉上。”帕洛斯对吧台喊道,“佩利!调制一杯‘星辰之恋’。”
  
  “好嘞!”
  
  “‘星辰之恋’?”
  
  “是啊,雷狮这个人,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他对酒可是有很高的造诣,啊……想当初我的店就是因为他尝出来酒不对然后才被卡米尔带来一干打手给拆了一次呢,他的品味实在很高,无奈之下我只好让他自己动手调制了。”
  
  “可是他眼睛看不见是怎么……”
  
  “这个你就不用知道了,反正最后调出来的颜色很想星辰,所以我就叫这个酒的名字‘星辰之恋’了,你可不要说‘星辰之恋’是大众化的酒啊,全酒吧里就只有他可以享受得起这种酒了。”
  
  “帕洛斯!‘星辰之恋’我调好了!今天是雷狮老大来了吗?”一个披散着金发的高大男人向他们走过来,手中端着一杯如星空般梦幻的酒,上层是淡淡的青蓝色,青蓝色的酒液占了整个杯子的三分之一,其中还有很多细小的白色颗粒,像是星辰中的星星一样,下层是蓝色和深邃的紫色,其中也有很多细小的白色颗粒,甚至还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白色絮状物质,简直就是星辰中的银河神,青蓝色和深紫色交融在一起,但是一点都不会显得违和,就像深紫色只是非常自然地过渡到了青蓝色而已,这杯酒的杯沿还有一块小小地柠檬作为点缀,或许根本就不能称之为点缀,而是这片星空中的明月。
  
  现在安迷修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杯酒的名字要叫做“星辰之恋”了。
  
  “要不要我给老大送去?”
  
  “不用了,老大现在可是有新欢了呢,你让他送去就成。”
  
  佩利好像有一点失落,他将手中的托盘递给安迷修并且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就回到了吧台里面。
  
  然而安迷修此刻的心理很复杂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佩利瞪了他一眼——
  
  帕洛斯的意思……是雷狮和别人做过很多次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理有一些没由来的失落,还有一点莫名其妙的生气。
  
  他接过托盘正要回去,后面的帕洛斯突然好无厘头地说了一句:“我奉劝你一句,不要爱上雷狮,不然你会疯掉的。”
  
  安迷修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抿了抿唇然后快步离开了这个地方回到那个角落。
  
  他身后的帕洛斯只是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一直坐在那里目睹了这场戏全过程的银发男子也跟着摇了摇头对帕洛斯道:“你这么逗他,就不怕出事情吗?”
  
  “当然不怕,既然我敢说那么就一定是有着十足的证据啊。”帕洛斯喝了一大口面前的威士忌,脸不红气也不喘继续道,“而且那个人的确是疯了不是吗?这一点我可没有说错。”
  
  “你……”银发男子只说了一个字就叹了口气,一口喝光自己面前的酒然后转身离去,帕洛斯也没有挽留,反正挽留了也没什么用,他笑吟吟地看着银发男子离去的背影,然后也喝光了自己的威士忌,起身走进了吧台里面。
  
  安迷修在人群间灵活地穿梭着,当他到达雷狮所在地方的时候一下子怔住了,有好几个男人围在他的身边,他们的手掌时不时地装作无意间碰到雷狮一样然后接机揩了一把油,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雷狮竟然任由他们揩他的油!
  
  安迷修脑海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一下子就崩断了,他把酒稳稳当当地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慢慢地走近那一堆人,每走一步他的气势就强了几分,他随手拽起一个人的领子,冷冰冰地盯着那个人。
  
  “给我滚。”
  
  那个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安迷修松开他后,他立马落荒而逃。
  
  安迷修的目光把雷狮身边的那一堆人全都扫了一遍,勾唇轻笑道:“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
  
  然后那些人一扫而空。
  
  一直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雷狮终于开口了:“没想到,一向谦逊有礼的安迷修也会有发狂的时候啊?我的酒呢?”
  
  安迷修一边把酒递给雷狮一边在心里小声道:还不是因为你我才会这个样子的……
  

TBC.

》》》

阿栀开始不定期更新,心情好了日更心情不好两天一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鸽了这么久终于更新了,我以为酒吧只用写一章,但是我发现居然要写一章多……

求求你们,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啦QAQ

  
  

评论 ( 5 )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