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二十八)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安迷修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躺在客房的床上仰望着天花板,试图想起什么,但是他的记忆真的就只能到他打电话给卡米尔的时候,现在的他连自己当时说了什么都想不起来,更不要说之后的事情了。
  
  “你醒了?”房门突然被人打开,卡米尔熟悉的声音传来。
  
  太好了,他来了就好。看到进来的人是卡米尔时安迷修就松了口气,他知道如果是卡米尔的话一定会把雷狮照顾得很好,根本不用自己操心。
  
  “嗯,雷狮他没有问起我什么吧?”安迷修坐起身道。
  
  “大哥他,可能现在还在气着吧,他今天吃完早饭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干什么,连我都不能进去,要不你去看看?”卡米尔把一碗姜汤放在床旁边的柜子上道,“你发烧了,39.5度,将近四十度,我觉得再晚一点救治的话你可能就要被烧成傻子了,我们家可不养傻子,这是给你煮的姜汤。”
  
  淡黄色的姜汤发出阵阵的香味,安迷修看到这碗姜汤神情有些复杂:“这个……是你做的?”
  
  卡米尔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安迷修,道:“你脑子是不是被烧坏了?我好久都没去过厨房了,这是在外面点的,你放心吧,没毒,不会吃死人的。”
  
  “嗯。”安迷修轻轻地点了点头,端起身旁的姜汤喝了起来,卡米尔也没走,就站在那里看着他把一整碗姜汤喝完后才开口道:“我说你是不是傻?”
  
  “啊?”刚刚喝完汤的安迷修有一点懵逼,自己做错了什么要被人说成是傻?难不成姜汤里真的有毒?
  
  “大哥家的衣服很多你为什么不找一件来穿着?非要穿着湿的衣服,不仅如此你还在地板上坐着睡了一夜,你不发烧不感冒才怪。”
  
  “呃……这个嘛……”安迷修掩饰一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总不能跟卡米尔说自己单方面地跟雷狮絮絮叨叨了很多杂七杂八的吧?他这样说了的话被卡米尔用眼神杀死都不为过,谁叫卡米尔是一个隐藏的超级兄控呢?
  
  还有那个不知道代表着什么的梦,具体内容想不起来了但是他现在却清晰地记得经常出现在他梦境中的那个人叫雷,其他的包括什么长相衣着之类的都记不得了,却唯独记住了“雷”这个名字。
  
  “我当时头太晕了,一时支撑不住就倒在地板上了。”安迷修只好胡乱编了一个借口,谁知道卡米尔居然信了!
  
  这是什么神奇的操作……
  
  “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回学校了,我的老师催我好多次跟他去外面实践了,但是我一直在图书馆没有去。”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听你讲起过?”
  
  “在我交了论文后的第二天早上,老师就非要拉着我去实践,只是我一直没时间,刚才他就对我下了最后通牒,说我明天再不跟他去实践就不能获得毕业证了。”卡米尔平淡道,好像不能获得毕业证的人不是他一样。
  
  “我记得你选了不只一个专业啊……”
  
  “是心理学,老师就是要带我去外面实践一下,大概就是治疗心理有问题的病人吧,具体我也不知道为是什么。”
  
  “那你快点去吧,拿不了毕业证可就不能毕业了啊。”
  
  “好,那就麻烦你照顾大哥了。”
  
  “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啊。”
  
  “对了,记得穿好衣服,在那里。”卡米尔指了指桌子上,然后转身就走,他这次实践可能会去外省好几个月都不回来,家里的东西收拾好了,但是他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在学校,所以他现在还要回一趟学校才行。
  
  听到卡米尔这么一说安迷修才发现自己的上半身没有穿衣服……难怪刚才感觉身上凉飕飕的。
  
  安迷修起身把衣服穿上出了客房,果然,客厅里冷冷清清的,只有桌子上的外卖盒子彰显了刚刚卡米尔来过,如果没有那些盒子他甚至都要以为雷狮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个早上加中午了。
  
  安迷修来到楼上敲了敲雷狮房间的门,他开始回忆卡米尔最后给他的那个眼神,总感觉有些怪怪的,当他想像往常一样直接推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被锁了。
  
  我怎么感觉自己回到了昨天晚上……
  
  但是和昨天晚上不同的是,这次里面有人说话了。
  
  “如果不是卡米尔的话你就可以走了。”
  
  声音离得很近,像是直接从门板那里传来的。
  
  “雷狮你现在坐在地上?”
  
  “哦?如果是安迷修的话那你可以走了,我坐不坐在地上关你什么事儿啊?”
  
  安迷修猜得没错,雷狮的确是靠着门坐在地上的,至于为什么要坐在地上,原因可能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
  
  “地上凉,快起来。”
  
  “我不,你都知道地上凉那你为什么还要在地上睡一夜啊?还是湿着衣服睡的,你都能这样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干?”
  
  “好吧。”
  
  原本雷狮以为安迷修已经走了正准备打开门来着,谁知道安迷修接着道:“那我陪你坐着好了。”
  
  “你坐在地上干什么?你发烧才刚刚好,你这样感冒会更加的严重的,你别误会啊,这些是卡米尔告诉我的。”
  
  “噗呲,卡米尔是先知吗?”
  
  “不是啊,怎么?”
  
  “那他之前是怎么知道我现在会坐在地上的?雷狮,我知道你关心我,做人就不能坦率一点吗?”
  
  “放屁!老子就没关心过除卡米尔和我妈以外的人,你算哪根葱值得我关心?”
  
  “……好吧。”安迷修停顿了一下无奈道,他当然知道雷狮不会承认,要是雷狮真的承认了安迷修或许还会以为这个雷狮是假的。“雷狮,你在地上坐了多久了?”
  
  “早上吃完饭就坐着了。”
  
  “……雷狮你该不会是假的吧!?你吃完饭居然没有睡觉!”现在他是真的开始怀疑这个雷狮是假的了。
  
  安迷修所认识的雷狮可是一个十足的享乐主义者,吃完饭不睡觉简直不符合他的人设嘛!
  
  “谁说我是假的了?我倒觉得你才是个假的。”
  
  “为什么?”
  
  “天天像老妈子一样叮嘱我不要干这样不要干那个,自己都不是这样的,所以,你没资格说我,就比如现在,你跟我说地板凉,但你自己却坐下了。”
  
  “我……”安迷修一时有点语塞。
  
  “哼哼说不去话来了吧?”雷狮的声音莫名有些自豪,毕竟在他的世界里可能欺负安迷修以及把安迷修怼得说不出话来就是一大乐趣了。
  
  “我这不是在陪着你吗……”安迷修小声嘟嚷道。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没说什么。”安迷修仰着头闭上了眼睛,“雷狮,我发现你这个人变了好多。”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你是不是眼睛瞎了?”雷狮嘲讽道。
  
  “我没有眼瞎,你是真的变了,我记得刚刚我来这里工作的时候你还把我摁在地上逼着我离开呢,但是现在我们却能这么心平气和地坐在这里谈心……”
  
  “你等等,”雷狮打断了安迷修接下来的话,“我现在并不想和你谈心,昨天晚上你已经说了够多了,接下来的话我并不想听,我们换个话题。”
  
  “诶?昨天晚上我说的话你全都听到了?!”
  
  “我又没睡为什么听不到啊?我是瞎子又不是聋子,而且你说话吵得我睡不着觉,你好不容易停下来不说话了的时候我以为我能睡觉了,但是你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唠唠叨叨的,真不愧是老妈子。”
  
  “呃……”
  
  “得了得了,你这次发烧就当做是抵消了。”
  
  “还能这样的?!”
  
  “我说能就能。”
  
  “……哦。”果然,不能和雷狮讲道理啊!
  
  “你,立马去给我煮东西吃!我都快饿死了,做好后放我房门口就可以了,我现在还不想见到你。”
  
  “诶?”安迷修呆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自己手腕上的表才发现现在已经很晚了,“对……对不起!没有按时给你做东西吃。”
  
  “对不起什么啊,我是看在你是一个病号才没有扣你工资的,马上去给我煮饭!”
  
  安迷修一下子从地上弹起来溜去了厨房,在他的背后,紧闭的房门开了一点,黑暗的房间里一个细微的声音传来:“傻子。”那个声音中带着一点笑意,毫无疑问,声音的来源自然是雷狮了。
  
  饭很快就送来了,安迷修果然如雷狮说的一样只是把饭到了门口并没有进去,他放下餐盘后抬头道:“雷狮,你真的不要我喂吗?”
  
  “不要,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像你这样的傻子我不想看到,哦不对,我本来就看不到。”
  
  “好吧,那你慢慢吃,等你吃完后叫我一声我来收碗。”
  
  “嗯。”
  
  安迷修走下楼轻轻地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自己只要一遇到关于雷狮的事情就越来越不理智,就比如这次陪着雷狮坐在地上谈了好久的心。
  
  自己这是怎么了?失【狮×】了智吗?
  
  房间里的雷狮依旧坐在地板上,安迷修端来的饭菜他一点都没动,不是因为他看不到,而是他现在只是想趁着这个时间让自己的心冷静一下,说实话,当他听到安迷修发高烧的时候他确实心情不淡定了,安迷修仔仔细细无微不至地照顾了他半年,说不关心是假的,但是雷狮总感觉有点不大对……
  
  自己的那份关心……是不是太过了?居然会跟他闹脾气。
  
  果然,这一切大概都是错觉吧,我不可能对他抱有那种感情的。安迷修/雷狮想。
  
  
  
  
  
  
  
  
  
TBC.

》》》

阿栀开始不定期更新,心情好了日更心情不好两天一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日常半夜三更悄悄咪咪地更新……

求求你们,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啦QAQ

  
  

  
  
  
  
  
  

评论 ( 2 )
热度 ( 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