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二十七)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天灰蒙蒙的,周围的一切都很寂静,偶有几声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猫叫,整个世界就像是被天公收去了色彩的画压抑沉闷,压迫得人心神不宁,任谁处在这种天气情况下都不能保持好心情。
  
  “亲爱的,今天是小雷的生日啊,你就不准备给他点什么礼物吗?”温柔的女声从耳边传来,女人精致的容颜和温雅的装束在这副阴沉昏暗的格调里显得格格不入,她轻轻地揉捏着一个男人的肩膀,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
  
  那个男人握住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轻柔地吻了吻道:“爱丽丝,你知道的,你想干什么我都不会阻拦你并且还会支持你。”
  
  名叫“爱丽丝”的女人嘟起了嘴撒娇道:“你又是这样,真是的,你就不能给点主意吗?每次都是我一个人在想。”
  
  男人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站起身面对着爱丽丝,伸出手随意拨了拨她鬓角垂下来的柔软金色长发,笑道:“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些的,所以这些事情当然是你在想啦,爱丽丝,你知道你刚才的样子有多可爱吗?”
  
  爱丽丝主动搂住男人的脖颈,男人也就自然而然地吻住了她的唇,两人交换了一个缠绵的法式深吻,分开之后爱丽丝又嘟起了嘴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好吧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了,我好好去想想给小雷的礼物,你的公务还没有处理完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反正我也帮不上什么忙。”爱丽丝哼着歌儿离开了房间,男人的脸上依旧保持着温柔得要出水的笑容。
  
  妈!一直在旁边看着的雷狮终于认出了那个女人是谁,当他想呼唤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发出声音,紧接着,温馨的场景变了。
  
  爱丽丝站在屋檐下,璀璨的紫眸默默地凝视着雨帘,绝美的面貌上洋溢着微笑,她的旁边站着一个男孩,和她有着一样的紫眸。
  
  雷狮突然觉得这幅场景有点熟悉,想起来这是之后他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
 
  为什么?我为什么又要经历一遍!这个梦境是什么意思!嘲讽我永远都走不出去吗?!
  
  作为旁观者的他发现自己完全不能干涉这个梦境后颓然地放下了手,默默地站在一边等待着接下来的惨案,他走到爱丽丝的身边,用手比了比自己和她的身高,苦笑着对爱丽丝道:“妈,你看,我的愿望实现了,我比你高了。”
  
  可是她根本就听不见,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回面对着什么。
  
  “小雷,你想要什么礼物啊?”爱丽丝歪头对比她矮了不少的小雷狮道。
  
  小雷狮低头想了一会儿灿烂地笑道:“我想长得比妈妈高!以后就可以保护妈妈啦!”
  
  “噗呲,我的小雷你怎么这么可爱啊!妈妈是问你要什么实质的东西,妈妈相信小雷一定会长得比我高的然后保护我的,如果小雷真的不要什么礼物的话妈妈就不给小雷咯。”爱丽丝微微一笑。
  
  “那……我想要……”小雷狮迟疑了一会儿向四处望了望,突然看到了对面街的棉花糖眼睛凉了起来,“妈妈!我们等雨停了就去对面买棉花糖吧!”
  
  爱丽丝明显呆了一下,她这才注意到对面街上有一家棉花糖店,“小雷,你居然喜欢吃棉花糖?”
  
  “嗯是的!”小雷狮笑道。
  
  在这里站着的那只雷狮苦笑道:“我……最讨厌吃甜的了。”
  
  “既然是小雷喜欢的,那妈妈现在就去给你买好不好?”
  
  “诶?等雨停了妈妈再去吧。”
  
  “小雷在这里等等妈妈,我一会儿就回来!”
  
  “不要!”两个声音响起,自然是梦境里的小雷狮和站在一旁重回记忆的大雷狮了。
  
  无法阻止的事件发生,就算是重来一次也不能改变故事的结局。
  
  接下来车鸣声响起,轰的一声,雷狮的眼前没有本该出现的血/腥场景,因为他的视觉被蒙蔽了,在那一瞬间,雷狮以为自己回到了现实中,但是周围的警笛声,雨声,雷鸣声以及人们的喧闹声依旧存在,只是眼前的一切都被遮住了。
  
  “别看。”温柔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
  
  “又是你,安。”雷狮焦躁的内心一下子就被这如春风般和煦的声音抚平了。
  
  “是啊,看到我开不开心?”
  
  “对啊,看到你在这个时候出现我特别开心,话说你能放开我了吗?你在梦境中都不让我看到是吗?”
  
  “哈哈哈好的。”安干笑几声放开了雷狮,雷狮本以为自己睁眼的时候会有一堆人,但是却发现自己正在海天相接的地方,他和安的初见之地。
  
  “我怎么回来了?”雷狮转身抱胸挑眉看着安。
  
  “这个梦境又不是我的,我怎么知道为什么会出来。”安小声嘟嚷道。
  
  “话说,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有时候会出现在我的梦境里?而且……我总感觉你是一个我认识的人。”雷狮眯眼审视着面前这个有时候会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梦境里的男人,他只知道这个男人叫安,其他的一概不知。
  
  “嗯……我看说我姓周你行吗?”
  
  “你不是叫安吗?难道你的真名叫周安?也不对啊,每次你要跟我说真名的时候天上总会出现一道莫名的雷劈了你才对。”雷狮皱眉。
  
  “你难道不知道周公入梦这个故事吗?”安无奈地笑道。
  
  “我当然不知道,照你这么说的话,难道你就是我梦境里的周公?”
  
  “别把我和周公那个老头子做比较好不好?我还没他这么老呢,你看我这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是那个周公能比的吗?”
  
  “嘁,滚滚滚,也就你这么自恋了。”
  
  “我说的都是事实你可别不信啊!对了,你刚才那个梦……”
  
  “那是我妈死的时候,现在只是梦境重复了而已。”雷狮的语气显然很无所谓,好像这一切都跟他没关系一样。
  
  “可是我看你刚才的反应……”
  
  “安,我觉得你知道得太多了。”
  
  “诶别这么说嘛,下一次见到你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所以这次你真的不准备把时间延长一点吗?”
  
  “不需要,说真的,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你,看到你,我总感觉自己的隐私被人偷窥了。”
  
  “怎么能叫偷窥呢?我这个叫正大光明的看!”安理直气壮道。
  
  “那你观看别人隐私还挺自豪的是吧?!”这个安!每次出现都会惹他生气!真的是烦死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经历了什么,但是我能感觉到你的心里很痛苦,所以,不要再装成什么事都是无所谓的样子好吗?我和你认识的时间不长,见面的次数也不多,除了第一次见面,其他都是在你最悲伤最绝望的时候,你快乐的时候屈指可数,说实话,你的那些悲惨梦境我一点都不想经历,就像你刚才说的,我这个样子是在偷窥别人的隐私,还有就是我真的不希望你再次经历这些痛苦,说起来,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雷……”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阵风就突然吹来,对面的安苦笑了一下道:“看来我这次,还是不能知道你的名字呢,那我就叫你雷好了。”
  
  “好,再见,我要醒过来了。”
  
  “嗯,去吧,期待和你的再次相见。”
  
  正是清晨,伦敦依旧没有阳光,但安迷修的生物钟已经无比准时地叫他起床了。
  
  他醒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呆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感觉身体在发烫,脑子昏昏沉沉的:我这是……发烧了吗?不行啊,我还要去给雷狮做早饭呢。
  
  他强撑着地面起身却发现自己是真的起不来了,凭着最后一点意识他拿出了手机拨出了卡米尔的电话,还好他的眼睛不至于看不清楚,否则他可能连卡米尔的电话都打不通。
  
  电话很快就接了,卡米尔的声音传来,“安迷修?有什么事吗?”
  
  “我……好像发烧了,所以今天我可能没办法给雷狮做饭了,你能过来一趟吗?”安迷修苦笑道。
  
  “为什么会发烧?”
  
  “可能……是穿着湿衣服在地上坐着睡了一晚上的缘故吧。”安迷修的眼睛已经开始打架了,他的脑袋越来越晕,“雷狮他马上就要醒了,你……”
  
  安迷修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支撑不住倒在了地板上彻底失去了意识。
  
  卡米尔听了半天都没有出现什么声音就知道安迷修肯定出事了,虽然他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肯定是安迷修淋着雨回家,大哥却把门锁了,他没有换洗的衣服就只好坐在地板上睡了一晚,啧,明明是照顾别人的人却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要不是大哥说过要把你不择手段的留在这里,我早就把你开除了!
  
  已经是早上十点,坐在床上的雷狮并没有闻到熟悉的饭香味,他疑惑地下床,门突然开了,他惊喜地叫道:“安迷修你来啦!我的饭呢?我都快要饿死了。”
  
  “大哥,安迷修他生病了,所以今天我们吃外卖。”
  
  雷狮沉默了一下:“他怎么了?”
  
  “还不是穿着打湿的衣服在地板上睡了一晚上,所以就这么发烧了呗。”卡米尔无所谓道,天知道刚刚他是怎么把躺在地上的安迷修拖起来弄到房间里去的,总之过程很艰难就是了。
  
  “他是傻子吗?不知道湿衣服穿着睡觉会感冒严重点还会发烧啊?”
  
  卡米尔深深地看了雷狮一眼,终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心道:如果不是因为大哥你,他怎么会生病啊……
  
  “大概吧,他也许,真的就是一个傻子。”卡米尔道。
  
  
  
  
  
  
  
TBC.

》》》

阿栀开始不定期更新,心情好了日更心情不好两天一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求求你们,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啦QAQ

  
  

  

评论 ( 6 )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