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二十六)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趁着安迷修去点咖啡的时候两个女生就聊了起来——
  
  “凯莉,你之前说的没女人缘的人就是他呀?但是我看他人也挺好的呀,怎么可能从来没有女朋友呢?”奥洛拉的眼睛一直追随着安迷修的背影,确定他不会回头后又疑惑地看向凯莉。
  
  凯莉瞥了安迷修一眼神秘一笑,道:“你根本没有体验过他的尬撩技术,如果你体验过了,那么你就不会这么说了,诶对了,你刚才说他把你店里最大的那只泰迪熊买走了是怎么回事?”
  
  “哦那个啊。”奥洛拉轻轻地抿了一口手中的咖啡,这杯咖啡是在凯莉和安迷修还没有来之前点的,毕竟就算等人也不能委屈了自己是吧?
  
  “在跨年的前一天,我的店本来都要打烊了,可是他突然进来说要给人买新年礼物,我只好接待他了啊。”奥洛拉无奈的笑了笑,继续道,“我开始的时候拿出了那款表,就我父亲给我买的那个全球限量的,但他看都没有看一眼,说实话,那款表对于我们这些单身狗来说真的没有什么用,父亲也不会在意我把这款表怎么样,你看,卖出去还能赚钱是不是?然后他就在我的店里逛啊逛,害得我都没法回家休息,接下来他就逛到了玩偶区,我就向他推荐熊啊什么的,最后他就看上了我们店里最大的那只泰迪熊,扎着紫色蝴蝶结的那个,卖出去的时候我还挺舍不得的呢,但想了想,算了,他和他的小女友过得多幸福啊,还有,我也是怕他继续逛下去让我没法休息。”
  
  “所以说说了半天,你这几天又缺钱了?”凯莉的嘴角抽了一下。
  
  “是啊,这被你看出来了。”奥洛拉回答得很干脆,听她的语气,好像没钱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你父亲怎么不给你钱了?”
  
  “他说,我这几个月的开销太大了,所以在近期内他不准备再给我钱了。”奥洛拉的声音有些委屈,“不过还好,我这几个月花这么多就是为了我的精品店,精品店的生意虽然不太好,但是也够我生活几个月了,
  
  好了不说我的事了,他不是有女朋友了吗,你为什么还要把他约出来?”奥洛拉的眼睛看向了安迷修的方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说他有女朋友了?他连女孩子的小手都没有牵过哪儿来的女朋友。”
  
  奥洛拉有些不服气道:“但是在跨年的前一天他还来我的店里买礼物送人啊,他怎么不是有女朋友了?而且一般不是只有女孩子才喜欢那些毛绒绒的比如泰迪熊之类的玩意儿吗?”
  
  “哦,他那天早上还来问过我买什么东西给人当礼物比较好,其实啊我跟你说,他在你这里买的那个礼物啊是送给另一个男孩子的。”
  
  “什么?!”奥洛拉惊讶地叫了出来,“他难不成……是个gay?!”
  
  “不不不,他现在死都不承认自己喜欢那个男孩子,所以说他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gay懂了吗?话说你为什么这么惊讶?”凯莉疑惑道,她可不记得奥洛拉什么时候这么排斥同性。
  
  “其实我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就已经认定他是一个直的了,但是没想到……原来我看人还会看错的啊……”奥洛拉莫名有些失落,她看人向来是95%的准确率,所以她才会给安迷修推销的时候问“是不是给女朋友买的”,嗯,看来不是给女朋友买的那就是给男朋友买的了。
  
  “得了得了,等会儿让你体验一把什么叫直男的尬撩。”
  
  凯莉回头就看到了端着两杯咖啡正在走过来的安迷修,她对着奥洛拉眨了眨眼睛。
  
  “你来啦。”
  
  “是啊,绅士是不能让美丽的小姐等太久的,特别,是像您这么可爱的。”安迷修对着奥洛拉礼貌地笑了笑然后在凯莉身边坐下,他的咖啡是他最爱喝的卡布奇诺,他喝咖啡从来就不加任何东西,因为他觉得苦涩也是一种绝妙的味道吧。
  
  凯莉突然起身,她对着喝咖啡的那两人笑了一下,道:“我出去打个电话,你们先聊着吧。”
  
  “好。”安迷修和奥洛拉同时开口道。
  
  凯莉扫了扫奥洛拉又看了看安迷修,然后就出去了,在背过身的时候她的嘴角明显向上扬了一下——安迷修,我决定对你做些不仁不义的事情你可不要怪我,学姐也是为了你的未来好。
  
  到了外面后,凯莉拿出了她那非主流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那边很快就通了,一个听起来成熟稳重的声音传来,“你好,请问你是……?”
  
  “我是凯莉,你不认识我也没有关系反正我认得你就行了,是吧卡米尔?”
  
  “学姐怎么会有我的电话?”电话那边的卡米尔有点疑惑地问道,他可不记得自己把电话给过凯莉。
  
  “秘密,顺便说一句,学校里只要是我凯莉想要的电话就没有得不到的。”凯莉自信地笑道。
  
  “那学姐找我有什么事?我相信你不会无缘无故的打电话给我的,难道是安迷修出事了?”
  
  “bingo√你猜对了一半,我当然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你打电话,只是安迷修没有出事,我打电话给你就是为了跟你说安迷修在和别的女生约会。”
  
  “可是……他不是说去陪你逛街吗?”
  
  “没错啊,就是我给他介绍的,我的话就说到这儿,再见。”
  
  “等等,”卡米尔突然叫到,“你们在哪儿?”
  
  “大本钟周围的咖啡厅。”
  
  卡米尔挂了电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凯莉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试探一下雷狮对安迷修是什么感觉罢了,他的眼神暗了暗,拨打了雷狮的电话,正要接通的时候他又点了取消——
  
  他们的事自己来就好了,关我什么事。卡米尔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继续看自己的书去了。
  
  凯莉透过玻璃窗看到奥洛拉和小学弟聊得正欢,也不好意思打扰他们,所以悄悄地离开了,还顺便跟奥洛拉发了一个消息。
  
  我先溜了,你跟安迷修约会完了之后就来酒吧,我们常去的那个,我在那里等你,当然,你可以带着安迷修一起,不过他愿不愿意来就是一个问题了。
  
  “怎么了?”安迷修温和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奥洛拉的发呆。
  
  “啊……凯莉说她有事提前走了,我们喝完咖啡后要不要去酒吧玩?”
  
  “这个……”安迷修的脸上明显有些犹豫,他抱歉地对奥洛拉笑了笑道,“我下午还有工作,所以可能不能去,真是抱歉。”
  
  “那你的工作是什么?”奥洛拉好奇地问。
  
  “呃……照顾一个人。”
  
  “既然是照顾一个人的话那请一天的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那个人是有什么病吗需要人照顾。”
  
  “他的眼睛看不到,所以需要有人照顾。”
  
  “那我还是觉得可以请一天的假啊。”
  
  “我刚刚只跟他说请一个上午的假,所以真的很抱歉我不能去。”
  
  “好吧。”奥洛拉也不是那种喜欢逼人的人,她一口将自己杯子中不多的咖啡喝光站起身道,“那我就先走啦,这家的咖啡很好喝。”
  
  安迷修也站起身向她鞠了一个弧度很浅躬道:“好的,能和您这么美丽的小姐认识是我的荣幸。”
  
  “我也是。”奥洛拉笑道。
  
  已经是下午两点钟,天上依旧是灰蒙蒙的,伦敦的天气向来是这样,变化无常,阴晴不定,说不定一会儿就下雨了呢……
  
  走在路上的安迷修正这么想着,突然有一滴水滴到了他的的头上。
  
  运气不会这么背吧……刚想着就下雨了?
  
  天空好像满足了他的心理一样大雨哗啦啦地就下下来了,安迷修只好无奈地跑到路边躲雨,看来他去雷狮家的时间又要推迟了啊。
  
  雨越下越大,安迷修抬头望天却发现天边的不远处有几丝亮光划过。
  
  “闪电?不好,雷狮他会……”安迷修想到这里直接冲入了雨帘,在路边随便打了一个车就奔向了雷狮家。
  
  在他刚刚到雷狮家大门的时候远处突然发出一声巨响,他的心莫名地慌了,连拿钥匙开门的时候手都是抖的,锁眼戳了好几次都戳不进去,终于进了门后他也没有直接去换衣服,窗帘都是闭着的,整个客厅都显得十分阴暗寂静。
  
  又一声惊雷响起,安迷修在安静的客厅中找不到人后直接跑上了楼梯,他正准备打开雷狮房间的门时却发现门锁着了。
  
  “雷狮你在吗?在的话就开门啊,我回来了。”安迷修焦急的声音传来,缩在被窝中的雷狮身体颤抖了一下却并没有回答安迷修。
  
  “雷狮你开开门好不好?我知道你害怕,如果有我在你身边的话你也许不会这么怕了,所以开开门好吗?好吧,那你不开就算了。”
  
  房间里的那人依旧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根本不想理安迷修,安迷修靠着房间门坐下,身上的衣服还是湿哒哒的,在他坐的那一块地方留下了一滩水渍。
  
  “雷狮,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也许我说话你就不会这么害怕了,”安迷修靠着门闭上了眼睛,好像是在回忆什么,当他再睁开的时候眼底突然变得很温柔,“我半年前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感觉你不是什么好人,但慢慢接触下来之后我发现,你人其实心底很好,这可不是发好人卡,开始的时候对任何人都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连自己的大哥都不例外,我当时对你的印象大概就是固执还有无理取闹,虽然现在的你还是老样子,但是起码对我的态度要好很多……”安迷修说了一大堆以前发生的事儿,说到后面居然就这么靠着墙壁睡着了。
  
  房间里缩在被窝里抱枕泰迪熊的雷狮笑了笑:既然你这么关心我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原谅你丢下我去和别的女人约会啦。
  
  这么想着的雷狮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在梦境中他梦到了很久以前发生过的事。

TBC.

》》》

阿栀开始不定期更新,心情好了日更心情不好两天一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求求你们,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啦QAQ

  
  
  

评论 ( 2 )
热度 ( 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