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二十三)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英国常年下雨,很难出现晴天,就算出现一次,那也大概是在冬末的时候,一年12个月有10个月都在下雨,一个月大概30天有25天以上都在下雨,下雨有时候就伴随着闪电,然而雷狮对闪电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所以半夜下雨的时候,雷狮都会卷着铺盖去安迷修房间里面睡,这些,卡米尔是不知道的,因为他是一个早睡早起的好孩子。
  
  只要晚上一下雨,雷狮必定会来到安迷修的房前,开始的时候,他还是抱着被子和枕头的,但是到了后来熟悉了之后觉得带被子和枕头太麻烦就直接带个人过去了。
  
  雷狮一来安迷修肯定就是要打地铺了,你以为他们两个是在一张床上睡吗?不,他们是一个人睡床上另一个人打地铺,雷狮不仅霸占了他的床还让他不能出去只能在这个房间里,还好,安迷修也不是那种挑三拣四的人,有地方睡就不错了,想他以前跟着师父训练的时候,不知道在深山老林的不平整的地面上睡了多久,说是训练,也只不过是师父教了他很多关于野外生存的知识之后,把他一个人丢在深山老林里独自生活,这也养成了安迷修从不挑三拣四的好习惯,比起训练的时候,这已经算是豪华奢想级别的了。
  
  又是一晚,外面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不过倒是没有雷电,安迷修躺在床上以为今晚雷狮不会再来找他的时候,自己房间的门却突然被敲响了,那门口站着的,不就是雷狮吗。
  
  “你怎么来了?”安迷修奇怪的问,现在可没有什么雷电,只是在下雨而已。
  
  “我想来就来,你有意见?你可不要忘了,你现在还住在我家呢,在我家我当然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雷狮一脸的理直气壮。
  
  “没意见没意见。”安迷修只好无奈的从自己柜子里找到打地铺的东西。
  
  雷狮坐在床沿,静静的听着安迷修打地铺的声音突然出声道:“我要你今晚陪我睡。”
  
  安迷修打地铺的动作先是停了一下,然后吃惊的看着雷狮:“……啊?你不要面子啦?”
  
  “让你陪我睡是很丢脸的事情吗?”
  
  “……好。”安迷修收拾好已经铺在地上地铺,雷狮已经乖乖的躺在了床的一边,而另一边显然就是给安迷修留的。
  
  安迷修拉上灯,四周顿时变得一片昏暗,他躺在雷狮的旁边,手脚乖乖地放好,身体却完全放松不下来,他的记忆回到了雷狮第一次来他房间里面睡的时候——
  
  那天晚上正下着倾盆大雨,天空中滴滴嗒嗒的雨声时不时混着几声闪电,一切都显得寂静,甚至寂静到恐怖。
  
  这时,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传来把正在睡觉的安迷修吓了一跳:大半夜来敲门的,不会是鬼吧?他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但是以前师傅给他灌输了太多关于神鬼的思想,导致他的大脑也下意识的接收了这些思想,还有在他很小的时候,师父给他看了很多恐怖片让他一个人看锻炼胆子,那简直是他童年的阴影啊!所以大半夜来敲门的,如果不是人,那么就是鬼了。
  
  但是敲门声在第一次敲了之后停了一会儿,第二次又敲响了,这次的声音比第一次的更加急促。
  
  安迷修慢慢的下床摒着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的心里打开了门,门口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抱着枕头和被子的雷狮,而且借着外面微弱的亮光安迷修看到了雷狮好像在微微发抖。
  
  又一阵惊雷声响起,雷狮直接丢下了被子和枕头一下子扑到了安迷修的身上,还好他整个人的重量很轻安迷修只是微微晃动了一下身子就站稳了,便下意识地搂住了雷狮的腰,感受到怀中人在微微颤抖之后安迷修有点慌了,他真的不知道这个情况下他还能做些什么,顶多就是安抚一下他,要让天上的雷不打吧又不可能,如果能知道雷狮害怕雷电的原因那么他就有可能凭自己的方法,让雷狮不再害怕雷电,但问题是,雷狮连害怕雷电的原因都不肯告诉他,他又怎么可能帮助到雷狮呢?
  
  所以他现在仅仅能做的就是给雷狮一种安全感,他的手掌轻轻抚摸着雷狮的背,像是给炸毛的猫顺毛一样,慢慢地,雷狮的身体不抖了,安迷修才开口说话:“雷狮?你还好吧?”
  
  “嗯,比刚才好多了,我今晚要睡在你这里。”
  
  “但是……我只有一张床啊,要不我们两个挤一挤?”
  
  “不要,我睡床,你打地铺。”
  
  “好吧。”
  
  从那天以后,只要是晚上下雨打雷的话,雷狮铁定会跑到安迷修房间里去睡觉。
  
  黑暗中,雷狮的声音突然响起:“安迷修,你睡了吗?”
  
  安迷修躺在床上,眼睛虽然是闭着的,但是他并不没有睡,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知道我为什么怕雷电吗?”
  
  “不知道,如果你愿意说的话,我也会认真地听。”
  
  “我妈是被车撞死的,我就站在旁边,是她一把推开了我才让我免于死亡,那天正好在下雨,车子撞上他身体的那一刻,雷电的声音也随之响起,而我就站在一边,但是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静静的看着她生命的流逝,从那以后,我就留下了后遗症,只要是打雷,我就会想起那天的情景,满身是血的她倒在冰冷的路面上,脸上却挂着满足的笑容,我记得她对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我终于解脱了’,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对雷电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害怕下一秒雷电的声音响起就会带走我身边最重要的人,但是我身边哪里还有什么最重要的人呢,卡米尔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我知道,总有一天他会离开我独自飞向广阔的天空,翱翔于万里的天空之上,虽然他说过只要我想他就会一直待在我身边,但是,让一个瞎子束缚他的自由,这不是我雷狮干得出来的事,我很清楚自由对一个人的重要性,所以,我希望自己不要成为他的一个沉重的包袱。安迷修?你睡了吗?”雷狮感受到睡在自己身边的那人一直都没有动静,以为他睡着了才出声询问一下。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在别人讲重要的事情的时候,不说话是一种礼貌吧?”
  
  “嘁,你们中国的那些繁文缛节我可不喜欢,我想说什么就说,不想说什么就不说,哪来的这么多规矩,既然你没睡那我就继续讲了?”
  
  “嗯。”
  
  “如果你中途睡着了,我就算是打也要把你打起来知道吗?”
  
  安迷修苦笑道:“好,我会一直保持清醒的。”看来这个夜晚注定不能安眠了啊……
  
  “我妈死了之后我就晕过去了,说起来也不怕丢脸,那个时候我才十岁,从那一刻起,我这一生就注定会是孤身一人,醒来之后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医生说是大脑刺激过大导致失明,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当时我就在想,既然我妈都不在了,那么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用,但是当时没有哪一个人让我死,无论是爱我的人还是”雷狮顿了一下继续道,“恨我的人,他们都不希望我死,老头子或许是出于对我妈的愧疚,混蛋大哥也许是想要把我折磨一番之后再弄死,既然不能死,但是不接受复明也是一个好方法,起码我不用再看到他们丑恶的嘴脸了是吧?卡米尔和二哥一直都是尊重我的意愿,他们不会强制要求我去复明,从此至终逼我复明的,不过就是老头子和混蛋大哥而已,哦不对,现在应该还加上一个你。”
  
  “我可没有逼你复明……”安迷修小声道。
  
  凭雷狮听力过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到安迷修那句小声的话,他轻笑一声道:“你既然答应了老头子的要求,那么你就成为了那些逼我复明的人,现在你听了我的故事,你还想让我复明吗?”
  
  “想。”
  
  “为什么?!”雷狮惊讶道。
  
  “因为我认为,你复明之后的眼睛一定很漂亮。”
  
  “就这个原因?”
  
  “就这个原因。”
  
  “好吧,那随你的便了,我困了,睡觉了,晚安。”
  
  “晚安,好梦。”
  
  “你也是。”
  
  在雷狮的潜意识里他是不愿意向外人说出自己的过去的,或许在不经意的时候,他就已经不把安迷修当做一个外人了,他感觉安迷修就像一种毒药一样,用温柔的形象慢慢的渗入别人的生活,搅入别人正常的生活,就比如说雷狮,他已经被安迷修这份毒药侵蚀得体无完肤,慢慢地对他产生了一种“瘾”,他当然知道安迷修和毒药完全沾不上边,像他这样的谦和君子对任何人都很有礼貌的人不可能是毒药,但接触的是他的人久了,自然而然的就会对他产生一种依赖感。
  
  黑暗中的雷狮勾了勾嘴角,他越来越想看到安迷修这个对任何人都很谦和是“君子”整天把骑士道挂在嘴边的他失控了的样子,失控了的他,会是什么样子的呢?雷狮对安迷修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在这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越来越想了解安迷修的过去了,就算之前安迷修对他说过,但是他是以一个第三人的方式阐述的,雷狮就是想让他以第一口吻的语气来给自己讲述他的故事。

TBC.

》》》

阿栀开始不定期更新,心情好了日更心情不好两天一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我好像没有什么话要说了……

求求你们,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啦QAQ

  
  
  

评论 ( 3 )
热度 ( 3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