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二十)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这一年的最后一天,安迷修依旧是住在雷狮家,按照中国的习俗新年都是要吃饺子的,安迷修也觉得这一天应该给雷狮包饺子吃,所以安迷修一大早就起来做准备工作,在这天雷狮还没有起来的时候破天荒地来了一个人——卡米尔。

  当安迷修包完饺子从厨房出来正准备去叫醒雷狮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看书的卡米尔,他眨了眨眼睛确定没有看错后,迟疑道:“卡米尔?”

  “嗯?你怎么在这儿?我还以为你回自己家了呢,原来这几天一直都是在大哥家吗?”卡米尔把书放在自己的身边摘下了鼻子上的眼镜,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安迷修。

  “是的,这几天放假一直在雷狮家照顾他。”

  “有人随时随地照顾大哥也好,图书馆在一年的最后一天都不会开放,所以我觉得好久没回来看大哥了就回来看看,你在照顾大哥的期间他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还好,没做什么特别奇怪的事。”安迷修干笑了几声,还好还好,不过也就是时不时演一下最近看的肥皂剧中的剧情还有时候猝不及防地扯一下我的呆毛而已,其他也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儿。

  卡米尔注意到了安迷修脸上表情的不对,但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拿起自己刚刚放在沙发边的书,但只是拿起来一下就放下了,“我去叫大哥起床。”

  “嗯。”

  卡米尔来到雷狮房间门前正要敲门门却自动开了,卡米尔连忙收回来自己的手以免打到从房间里出来的雷狮,打开门的雷狮并没有急着出去,他随意拨弄了一下自己睡得乱糟糟的毛打了个哈欠才走了出去,卡米尔并不打算告诉雷狮自己回来了,他悄悄地退到一旁看着自家大哥下楼感到越来越震惊:大哥他……居然会下楼?!我都没有办法让他主动下楼啊!安迷修是怎么做到的!

  雷狮来到客厅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下,安迷修正好把两碗饺子端到他的面前,雷狮用鼻子嗅了一下味道发现这是自己从来没闻过的东西后一脸好奇地对安迷修道:“这是什么啊?闻起来好像和平时的不太一样……”

  “这可是我们中国的传统美食哦,尝一下吧,对了雷狮,你没有看到……没什么。”安迷修突然住口是因为楼上的卡米尔向他比了几个手势。

  不要告诉大哥我在这儿!

  安迷修微微点了点头。

  “东西都端上来了你为什么不喂我!”雷狮等了好一会儿安迷修都没有把饺子送到自己嘴中不禁有点疑惑。

  “雷狮啊……今天的东西你自己吃吧好不好?”卡米尔就在上面盯着呢!我真的不敢喂你对不起啊……

  “……安迷修我觉得你就是在欺负一个残疾人,你就会欺负我眼睛看不见!”

  “但是……但是……雷狮你今天还是自己吃吧!”我不敢喂你啊!卡米尔这个兄控看到了会杀死我的!

  “我不,我就要你喂我,不喂我我就不吃了。”雷狮把头扭向一边,满脸的不讲道理。

  安迷修只能承受着卡米尔的视线端起了碗道:“那我喂你吧。”

  “这就对了嘛,话说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怪怪的?生病了还是残废了?”

  “不,都没有。”

  “好吧。”吃饭时的雷狮异常乖巧,完全看不出来平时那份高傲,说实话,他自己其实也能吃,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喜欢让安迷修喂他,也许……是安迷修喂他吃的饭要好吃点???

  一碗饺子很快就见了底,雷狮舔了舔嘴角的汤汁问道:“这是什么?我从来都没吃过。”

  “中国的特色饺子啊,寓意合家团圆呢。”

  “我们家不需要团圆。”

  安迷修收碗的动作顿了一下,一直在楼上看着他们的卡米尔也终于下楼,他来到雷狮坐着的沙发边站好,等安迷修进去后他才开口喊了雷狮,“大哥,我回来了。”

  “嗯?”雷狮刚刚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有点不敢确定以为自己是幻听了,他朝着声音的方向转过头去迟疑道:“卡米尔?你怎么回来了?”

  “今天图书馆不开放,我就回来了。”也因为好久没看到大哥了想回来看看,还有检查一下安迷修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家大哥,“大哥,你刚才……”

  “咳咳,不用在意这些,我眼睛不是看不到吗就让他来喂一下我而已。”

  卡米尔:但是我听他的语气好像是他一直在喂你。

  “哦,大哥,我问你一个问题。”

  “问吧。”

  “如果安迷修辞掉这份工作了你……”

  “他敢!”雷狮直接打断了卡米尔接下来的话,语气中有一点激动。

  “大哥你的情绪好像有点太激动了。”

  “哦……没事,他做的饭可比外面那些人做的好吃多了,我才不愿意让他辞职呢。”雷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向卡米尔解释道。

  “嗯……”但是真的只是这个原因吗?我怎么感觉大哥好像有点不对劲?

  “既然卡米尔你今天难得回来一次,不如我们去外面逛逛?”

  “安迷修要去吗?”

  “当然要啊。”

  “好,我去给他说一声。”

  “嗯。”

  安迷修虽然一直在洗碗但是外面的声音他还是断断续续地听到了一些,雷狮要出门?我怎么感觉雷狮最近特别喜欢出门呢……是不是在家里闷坏了?

  卡米尔站在厨房门口用毫无波澜的声音对安迷修道:“等会儿大哥要出门,你一起去。”

  “知道了。”

  三个人都准备好了之后来到房子门口,安迷修自然而然地开始帮雷狮戴围巾,对雷狮细心得像个恋人,站在一旁的卡米尔一脸冷漠地看着这一幕。

  怎么感觉大哥和他的关系有点不对劲?

  出了门之后安迷修也下意识地牵着雷狮的手,雷狮也没什么反对,卡米尔终于看不下去了,一只手握拳在嘴边假咳了几下提醒他们自己还在这里。

  安迷修连忙放开了牵着雷狮的手,雷狮却在安迷修还没有把手收回的时候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袖子,脸上也是毫无表情,“我看不到路你让我自己一个人走吗?”

  “那让卡米尔来牵你吧,我一个外人……”

  “哦。”雷狮也没有像刚才那样强迫安迷修,他松开抓住安迷修袖子的手向前方伸出了手。

  卡米尔也没有拒绝,毕竟让大哥牵自己的手总比牵别人的手好,他当然知道雷狮出门非常的拒绝轮椅这个玩意儿,这样会让他看起来像一个残疾人,虽然他本来就是眼睛残疾,但是他的腿又没废为什么要坐轮椅!

  

  

  他们三人也不知道要去哪儿逛,一年的最后一天总是格外的冷,在外面吹冷风还不如回家开暖气呢!虽然这么想着但他们还是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大本钟前,现在天已经黑了,冬季白天的时间总是格外的短所以现在天色黑了也不算奇怪。

  有一个凉凉小小的东西落到了安迷修的脸上让他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小小的白色颗粒在漆黑的天空显得十分显眼,白色颗粒慢慢地落到了地上,人们的身上,建筑物的房顶上,但立马就化为了小水渍。

  雷狮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接住了一片恰巧落到他手心上的雪花,冰冰凉凉的感觉让他开始兴奋起来。

  “下雪了。”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天上飘落的雪越来越多,天气气温很低,所以纯白的雪花慢慢地落到地上开始堆积。

  安迷修看着雷狮脸上抑制不住的喜悦又把询问的目光转向也在看雪的卡米尔,卡米尔察觉到他的目光后比了几个口型——

  大哥喜欢雪。

  雷狮挣开了卡米尔牵着他的手,顺着盲道走向前方安迷修才有时间开口问卡米尔:“这就是雷狮这几天一直都在出门的原因?”

  “嗯。”卡米尔点头。

  细小的雪花落入雷狮的眼中,但雷狮现在的眼睛什么都感觉不到,所以没有什么大碍。

  安迷修问完卡米尔后就来到雷狮的身边以防他看不见撞到人,卡米尔则没有跟上去而是在一旁默默地站着也不知道想什么。

  “安迷修,你知道雪为什么是白色的吗?”雷狮好像感觉到了安迷修在自己身旁,直接开口问道,脸上带着不知意的笑容。

  “不知道。”安迷修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雪他们啊其实本来不是白色而是其他颜色的……只是他们落下来的时间太长了长到它们自己都忘了自己本来的色彩,所以他们在忘了之后就会变成白色,太飘下来的时候渐渐迷失了自我,也放弃了他们原本美丽的色彩。”

  “嗯。”

  雷狮说这一段话的时候语气异常的温柔,安迷修从他的脸上看到了“幸福”。

  “这是我妈告诉我的。”

  “嗯。”

  “只是她现在不在了,化作了天上的一颗星星在看着我。”

  “嗯。”

  “但是我现在却看不到了。”

  “那你为什么不复明?”

  雷狮摇了摇头道:“不想,与其看到这个纷扰令人烦躁的多彩世界,我宁愿选择自己的那一片黑暗,所以我不需要复明,我现在就很好。”

  “嗯。”

  

  

  大本钟新的一年的钟声敲响,雷狮转过头对安迷修笑道:“新的一年,请多指教啊。”

  “请多指教,我会……”

  烟火的爆炸声突然响起覆盖了安迷修后来的话。

  新的一年,请多指教,我会继续好好地照顾你的。

  

  

  

TBC.

》》》

阿栀开始不定期更新,心情好了日更心情不好两天一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赌博真是一个令人促进的好东西啊×

求求你们,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啦QAQ

  

  

评论 ( 2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