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十七)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

》》》

     楼上雷狮的房间里——

  “喂!混蛋你凭什么不让我偷听?!”原本上了楼的雷狮是想要趴在门口偷听雷父和安迷修的谈话的,但雷倏一进他房间就把门给关上了,还不让他开!这不是明摆着在欺负一个残疾人吗?!

  雷狮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所以一关门外面的声音就好像被隔绝了一样,一点都透露不出来,雷狮知道雷倏一点让他偷听的样子都没有,只好生气地背着雷倏坐到床上。

  没事,反正等下也能问安迷修,不听就不听了。

  “因为父亲大人说过了不能让你知道这件事。”

  “怎么了?他们在商量我的什么终身大事吗?还是说你们两要和起伙来把我卖给安迷修了?”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这句话……好像有点歧义啊。

  “……你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老头子说的不让我听到的话无非就是让我复明或者是结婚之类的了不是吗?”

  “也许吧,我怎么知道。”

  “不会吧?!老头子现在和安迷修谈的那些连你都没有告诉?”

  “废话,我要是知道了会说‘也许’吗。”

  “啧啧啧,行了行了,我对那个也没什么兴趣,我要睡觉了你出去吧。”

  雷倏听了雷狮这赶苍蝇一样的话叹了口气然后离开了雷狮的房间。

  

  

  晚饭自然也是安迷修来做,但在餐桌上安迷修就不能这么正大光明的继续喂雷狮了,雷倏和雷父还在一旁看着呢,而且这顿饭的虽然没有人说话,但站在一旁的安迷修感觉餐桌上那三个人周围的情绪都要实质化了。

  雷父:是时候该谈谈那件事情了吧……

  雷倏:父亲之前究竟和那个臭小子谈了什么啊!

  雷狮:眼睛看不见吃饭好麻烦啊!不过老头子到底跟安迷修谈了什么啊?一会儿应该要说的吧?

  一旁的安迷修:我能不能离开这个令人压抑的地方?!

  终于,雷父开口打破了这种沉默压抑的气氛,然而他一开口就直奔主题,完全不拖泥带水。

  “雷狮,给你复明的医生过几天就来。”

  雷狮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停止了吃饭,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继续开始吃饭,“不复。”

  “这次你不管说什么都要复明,你拖着一双看不见的眼睛有什么作用?!听我的,过几天……”雷父的情绪逐渐开始激动,说话的口气都大了几分。

  雷狮直接打断了雷父接下来的话,用很平静的语调道:“我说了不复就是不复。”

  “不行!你这次必须给我把眼睛治好!”雷父是彻底没耐心了,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雷狮,但是雷狮所能看到了永远只是一片黑暗而已。

  “我的眼睛看不见关你什么事儿啊!?你不就是想要补偿我妈吗?你去啊,我不拦你,说不定她还会很高兴你去补偿她呢,你直接去地狱补偿她吧!我的眼睛怎么样就不劳烦你费心了行了吗?”雷狮从来都不喜欢别人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就算是他的亲人也不允许!

  “你不许跟我提她!她……”雷父坐回了椅子上,双手捂住自己的半张脸。“爱丽丝……爱丽丝她曾经也是一个很好的人啊,我对不起她……”

  “得了吧,你现在忏悔有什么用?!她不会回来的!”雷狮讥讽的话在雷父的耳中听起来是那么的刺耳,但是没办法,雷狮所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是事实,字字都打击在雷父的心上。

  “但是不行,为了她你一定要复明!”

  “凭什么?就凭你对她的那一点悔恨或者是爱?我不是她,你补偿我她是不会看见也不会感受到的,我不想复明,我这眼睛瞎了就是瞎了,我也不想复明,这样我就可以不用再看到你们那种令人作呕的姿态。”雷狮站起身慢慢地说出这些话,说完之后他用大拇指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对一旁愣着不知所措的安迷修道:“安迷修,扶我回房间吧,这顿饭有他们在吃着也没意思。”

  “啊?好。”安迷修牵过雷狮的手开始上楼。

  雷父的声音又从下面传来:“几天后你必须接受复明,这也算是我对得起她的方式。”

  “你想补偿我让你自己的内心好受一点?我偏不,安迷修,几天后如果有人来了一律说我不在也不要开门知道吗?”

  “不行,你……”

  “老/子不复!”雷狮是完完全全没有耐心了,直接打断雷父接下来的话把安迷修拉进房间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雷狮进了门之后便不再说一句话,安迷修借着窗外晃动的光看清楚了雷狮的脸,毫无光彩的眼睛中浸满了泪水,好像下一秒就要流下来的样子,但是眼眶中眼泪始终都掉不下来,安迷修知道这是雷狮在压制这自己的情绪,但是他却无能为力,雷狮家的事他一点都不清楚,雷狮经历了什么眼睛才会失明这安迷修也不清楚,所以他自然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雷狮,他只是一个局外人,彻彻底底的局外人。

  “雷狮,想哭就哭出来吧,我不会笑的。”

  “不用。”雷狮的声音还有一丝哽咽,“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你不用知道。”

  “但我就是看不惯你难过!我印象中的雷狮是时时刻刻都保持着自信的笑容,无论被人说什么都不会被打倒的人!我的确是你们之中的一个外人,但是如果你难过我也会难过,你开心我自然就开心,所以,不要这么压抑自己,可以吗?”

  雷狮静静地听着安迷修说完这些话,却只是笑了笑道:“你不懂的,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雷狮你知道吗?你现在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那又怎么样?你只是一个小小的护工,你有什么资格来知道我这些事?安迷修,是不是我最近对你太好了让你得意忘形了?”

  冰冷的话砸在安迷修的身上,让安迷修感觉自己身处在的不是温暖的房间里而是在南北极最冷的时候赤/身/裸/体忍受着风雪的袭击,然而心脏那个地方传来的疼痛比那种痛更甚。

  安迷修是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关心雷狮,或许是出于看到弱者就想上去保护起来的责任感,但是雷狮不是什么所谓的弱者,他是一头狼,时时刻刻都保持着冷静和警惕的狼,他没有伙伴也不屑于和伙伴结伴而行,所以他即使是自己身居一人也能拥有强大的战斗力,他以前……是不是把雷狮完完全全地当成一个弱者来看了?看来现在得改变这种想法才对啊,披着羊皮的狼始终是狼,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对你戒备地露出自己锋利的獠牙,但是安迷修希望的是,雷狮永远都不要对人露出那种獠牙,起码对他不要。

  “我知道了,现在的我并没有什么资格知道你的那些事,所以我不会再侵犯你的隐私,对了,你刚才应该没吃饱,我马上再去给你做一份饭来。”

  “不用,我吃饱了。”

  “我知道你平时的饭量,现在你肯定没饱。”

  “……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我?我对你的态度这么恶劣轻浮,像你这种正人君子不是应该对我避之不及吗?”

  “我不知道。”

  “哦,你现在还是不要出去了,免得他们对你问这问那的。”雷狮躺在床上一只手遮着自己的眼睛道。

  “好。”

  于是两个人开始沉默,他们各有各的想法,但是这次却没有人打破这种沉默。

  

  

  直到有人来敲门安迷修才有机会离开,来敲门的是雷倏,雷倏看到安迷修来开门的时候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对他道:“父亲在外面等你,他有话跟你说。”

  “好。”

  “雷狮这边我会处理,你不要在意过度了。”

  “嗯。”

  雷狮也没睡,就躺在床上不知道想些什么,他当然知道雷倏来了,但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心情再和雷倏斗嘴来使自己开心,人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雷倏真的看不清楚雷狮那双暗淡的紫眸中想表达什么意思。

  “雷狮。”

  “干嘛?”

  “那个叫安迷修的人是真的关心在乎你。”

  “我当然知道。”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伤他的心?”

  “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不用他操心。”

  “你撒谎,我从你的语气和表情中就知道你其实是很想他来关心你的,我好歹也是学过几年的心理学,就算眼睛看不见了你的说话方式和表情都会出卖你的一切。”

  “……不用你操心,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

  “但是父亲说要让他帮助你产生复明的想法。”

  “行啊,我们就来赌一场好了,我就看看他能不能让我想复明,我赌他不能。”

  “那我就赌他能好了。”雷倏低下头笑了笑,这小子,还是喜欢用赌/博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啊。

  “赌约呢?”

  “到时候再说吧。”

  “行,赌约实现就在他做我的护工的时间里,我就看看他有什么本事能让我复明好了。”

  “拭目以待。”

  

  

TBC.

》》》

阿栀开始不定期更新,心情好了日更心情不好两天一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求求你们,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啦QAQ

  

  

  

  

评论 ( 4 )
热度 ( 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