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十六)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咖啡很快就上来了,上完咖啡的老板娘又回到了柜台后补觉,看起来真的很困的样子。

  雷狮一直趴在桌子上补眠,安迷修在他的对面慢悠悠地喝着咖啡,他们的位置是靠窗的所以安迷修一偏头就能看见不远处高耸的大本钟,清晨的大本钟周围还没有灯光,如果忽略掉大本钟前的那棵巨大的圣诞树还有四周现代化的建筑的话安迷修一定会以为自己还活在英国的二十世纪。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安迷修的咖啡早就已经被喝完了雷狮才醒,咖啡店里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虽然也不是特别多】,刚刚睡醒的雷狮还有一点神志不清,好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他的确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雷狮: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不是应该在家里睡觉的吗?哦对了,我叫雷狮在咖啡厅老头子和大哥都在家所以我溜出来玩了,面前坐着的这个人是我的专属护工。

  “雷狮你要喝咖啡吗?不过这杯咖啡都凉了……我去找老板娘帮你换一杯。”说着安迷修拿起雷狮面前的咖啡,雷狮也没有阻止,醒了之后的他就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发呆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等等!”雷狮回过神来叫住了安迷修。

  “嗯?”安迷修正要起来又坐了回去。

  “不用去换了,我就要这杯,我还没这么挑剔。”

  “哦。”

  

  

  雷狮接过安迷修递过来的咖啡,脑中一直回忆着刚才的事情:我是不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我为什么会亲他呢……

  冷掉的咖啡刚入口中就让雷狮打了一个寒颤,卡布奇诺的苦涩味道在口中蔓延,咖啡中并没有加牛奶所以喝起来特别的苦,但雷狮可是可以把ESPRESSO当成矿泉水喝的人,这点苦对他来说还真的不是问题。

  慢慢地,杯中的咖啡越来越少,终于能看见纯白的杯底后雷狮放下了杯子。

  喝完咖啡的雷狮双手交叠撑着自己的下巴,一脸的严肃:“安迷修,你知道刚才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啊?不……不知道啊,为什么啊?”安迷修以为雷狮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所以他也没有想问这个,而现在雷狮自己提出来了他就没有不问的道理了,想到刚刚的事他的脸莫名地开始发烫。

  “因为很好玩啊!”

  “你怎么……”这么无聊啊?!

  “雷狮,可以回家了吧?”两人身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安迷修或许在第一时间不能辨认出来,但雷狮刚刚听到这个声音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你来干什么?”雷狮一下子就恢复了冷漠的神情,安迷修转头就看到了雷倏双臂抱在胸前站在他们桌子的旁边。

  安迷修觉得现在插入进去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只好尴尬地坐在雷狮的对面,而雷倏只是瞟了一眼低着头的安迷修并没有对他说什么。

  “爸叫我来找你,你大早上的突然消失让他很担心啊。”

  “哟。老头子居然还会担心我?!这真的是让我感到非常意外呢。”雷狮徉装十分吃惊的样子。

  “嘁,如果他愿意我倒是一点都不想让他担心你,行了,你在外面玩了这么一早上可以回去了吧?”

  “不回,所以说你就是奉老头子的命令来找我的咯?”

  “废话,快点回去,要不然他亲自来了我就没办法了。”

  “……想不到你们还挺关心我的?”雷狮顿了一下,脸上并没有什么感激之情反而是一中嘲讽之意。

  “那当然了。”雷倏也学着雷狮口中的嘲讽之意说道,然后他转身向门口走去,“我开了车,在外面等你。”

  雷狮理都没有理那讨厌的声音,他面朝安迷修道:“安迷修,走,我们回去了,要是老爷子来了那铁定会完。”

  “啊……好。”突然被雷狮点名安迷修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点了点头起身牵起雷狮的手。

  雷倏站在咖啡店门口旁靠着墙边,嘴中叼了一根刚刚点燃的烟,火舌一点点吞噬着棕色的烟草,乳白的烟围绕在雷倏的周围,他睁着眼睛眺望着不远处的大本钟或许并没有看,只是凝视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少爷。”

  雷倏转过头看了一眼出声的安迷修,然后他注意到了他们牵着的手。

  安迷修好像注意到了雷倏的眼神看了一眼他们牵着的手,好像被误会了啊……安迷修正要开口解释,但雷倏只是向他挥了挥手,把口中的烟拿掉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们并没有走近雷倏,所以雷狮没有闻到雷倏的烟味,如果他闻到了一定会生气的。

  

  

  三人回到家时雷父正坐在沙发上看书,雷狮什么都看不到所以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安迷修在看到书名的时候楞了一下,雷倏则是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

  雷父从书本中抬起头看了一眼他们后又低下头看自己的书去了。

  “父亲,我把雷狮带回来了。”雷倏来到雷父面前道,并递给安迷修一个眼神。

  安迷修识趣地把雷狮签到雷倏的身边站好,途中的雷狮一直一言不发。

  “回来了?你去哪儿了?”

  “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雷狮的语调毫不客气。

  “哦?那行,既然是这个护工带你去的,没有提前给我说,我觉得这个护工也没有留在这里的意义了你说是吧?让他拿走这个月的工资辞职吧。”雷父慢悠悠地开口。

  “他是我的护工,你凭什么叫他辞职?还有,是我拉他出门的。”

  “那我觉得他也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雷狮……好像对这个人异常上心啊,这个人究竟有什么本领才会让雷狮这么在意呢,真是好奇。

  雷狮冷笑:“您什么时候对我的事儿这么上心了?但真是对不起,我就是不允许他辞职。”

  “你这么恶劣的性子该改改了雷狮,我认为我们应该遵循一下他自己的想法对吧?说不定他也很想辞职但是你就是强迫人家服侍你呢?”雷父把脸转向安迷修,换上了一个亲切和蔼的笑容道:“你叫什么名字?”

  “安迷修。”

  “安迷修,你愿意辞职离开这么一个恶劣的人吗?跟他在一起的人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运气的,何况他的性格你也忍受不了吧?”

  安迷修顿了一下,沉默了。

  雷狮对安迷修这沉默的样子没有来得有一点心慌,他不会……真的忍受不了我要走吧?

  这点沉默的时间让雷狮很慌。

  过了很久安迷修才开口:“我不会离开这份工作的。”

  这一刻雷狮几乎是瞬间就放下心来,安迷修不会离开他,这就好。

  雷父有一点诧异,他以为安迷修会瞬间答应离开雷狮,“为什么?”

  “开始的时候是为了这份高薪不愿意辞职,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和雷狮待着心情很愉悦,或许他在我的心中已经不仅仅是老板和下属的关系了。”

  雷狮:我敲安迷修这个傻×知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这种话很会让人误会的!

  雷倏:哟有好戏看了,这小子……好像对雷狮不是一般的感情啊。

  “那你对他是什么感情?”雷父的脸上很平静,听到安迷修这类似告白的话也可以无动于衷。

  “我已经把雷狮当做了自己的兄弟,我可以为他出生入死,两肋插刀的那种。”其实安迷修也在心里默默地又问了一句自己对雷狮是什么感情,那个即将呼之欲出的答案又被他自己埋在了心底,不肯正面它,也不敢承认它。

  “哦,雷狮,我觉得你拥有了这么一个护工你很幸运。”

  “谢谢夸奖。”雷狮自信的笑了笑道。

  安迷修:这就算过关了吧?那我就可以不用离开雷狮了!

  “雷倏,你把雷狮带到楼上去,我有几句话想要单独跟安迷修说。”

  “好。”

  雷狮得到了安迷修的答案自然也觉得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就乖乖地跟着雷倏回到自己的房间。

  “请问您还想知道什么吗?”安迷修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

  “安迷修,我知道你是聪明人,我就不拐弯抹角的了,雷狮一直都想脱离家庭的牢笼这我知道,他对于任何来的护工态度都非常恶劣这我也清楚,但是唯独对你不一样,或许这就是你们之间的‘兄弟’情吧,我相信你也知道雷狮的眼睛其实是可以复明的,只是他不愿意,所以我想让你帮助雷狮接受复明。”

  “让我帮雷狮复明?”安迷修有点惊讶,他真的没想到雷父找他的原因居然是这个。

  “嗯,等会儿我会当着雷狮的面谈这个话题。”

  “为什么您会跟我谈这个?”

  “因为能让他不反感的人……我也只知道你这一个了。”雷狮和雷倏走了之后雷父的声音就显得特别苍老和无奈。

  “卡米尔呢?”

  “卡米尔?我私底下找到他问过了,可是他却说他只会听雷狮的话,所以找卡米尔是不可能的,我只能找你了,如果雷狮答应复明我会满足你任何一个我力所能及的愿望。”

  “您为什么想要他复明?他对您的态度……”

  “我亏欠他的太多了,我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么一点。”

  只是这一句话安迷修就感受到了雷父的无奈。“可是我的话,也不一定行啊。”

  “不,你可以的。”

  雷父这么相信他的语气,安迷修是真的没有理由拒绝了。

  “嗯,我会试试的。”

  

  

  

TBC.

》》》

阿栀开始日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这几天事儿有点多没有更新抱歉【鞠躬90°】

求求你们,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啦QAQ

  

  

  

  

  

评论 ( 5 )
热度 ( 3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