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十五)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清晨的雾气还未消散,寒冷化为实质的白雾浮在空中,安迷修很早就起来开始做饭,可是让他出乎意料的是,当他做好饭出来的时候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开始他还以为会是雷倏或者是雷父的,但他看清楚之后才发现坐着的那个人是雷狮!

  然后安迷修的内心收到了极大的震撼,平常这个时候他去叫醒雷狮的话都会被雷狮赶出房门甚至被开除的!但雷父一来他就这么乖了吗?!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雷狮?早啊。”

  雷狮听到安迷修的声音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道:“早,我大哥和老爷子还没起来吧?”

  “啊,是的,我还没看见他们起来。”

  “那你把他们的早饭煮好没?”

  “煮好了,那我现在去叫他们起来?”

  “不用了。”雷狮扬起了他一贯的张狂笑容,“安迷修,帮我找一只笔和一张没写过的纸来。”

  “是的。”安迷修不知道雷狮要搞什么,但还是乖乖地找来了纸和笔。

  安迷修看着雷狮大概摸了一下纸的大小,然后开始在上面写只看一眼绝对看不出来是什么的英式花体,雷狮写得很快而且他写出来的字一定不会超过那张纸的大小,安迷修忍不住看了一眼雷狮那双暗紫色的无神眼眸确定雷狮真的看不到后才暗暗惊奇。

  “写完了!我们走吧。”雷狮写完之后一下子把笔拍到了桌子上起身走向门口。

  安迷修茫然地看着正要出门的雷狮:“走?去哪儿?”

  “出去玩啊!”等在门口的那人显然已经很不耐烦了,他凭着声音走向安迷修抓起他的衣袖就往门那边走。

  “可是……你大哥和你父亲……”

  雷狮打断了安迷修接下来的话:“嘁你管他们干什么?,我想走哪里就走哪里他们管得着吗?快点走啦!他们醒了之后我就走不了了!”

  安迷修被雷狮一直拖到门口,知道雷狮是真的想离开这里后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自己身上的围裙取下来随便丢到了某个地方然后跟着雷狮出了门。

  出了门后安迷修才有机会问一下雷狮要去哪里:“雷狮,你这么早就醒来是想去哪儿啊?”

  “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儿,反正总比待在他们身边要好得多,走吧,我想去昨天去过的咖啡店了。嘶……这个天的早上还真冷,我们坐车好了,我才不想走路。”

  “可是……这么早的话,咖啡店还没有开始营业吧?”安迷修瞥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才7点一般的咖啡店都不会选择在这么早的时候开门吧?

  “哈……”雷狮往自己的手里呼了一口热气搓了搓手以一种绝对自信的语气道:“她绝对开门了你放心吧,走吧。”

  “嗯……”虽然雷狮这么说了但安迷修还是不怎么相信,不过他也没有办法啊,现在叫雷狮回去的话雷狮一定会不开心,毕竟他都说了待在有那两个人的家里还不如出来。

  

  

  安迷修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就坐了上去,车上有空调所以两人一进车就感觉到冻僵的身子暖和了许多。

  “Could you please take us to the Big Ben?”

  “Okay, no problem.”

  “ thank you.”

  司机对他们灿烂的的笑了一下,然后车就开始缓缓地驶向大本钟的方向。

  【以下对话全为英文,但因为我的英语不好所以全为中文×】

  雷狮一上车就靠着窗边闭上了眼睛,所以一路上安迷修都在和司机唠嗑,看样子还挺投缘的×

  “小哥,听你的口音你不是本国的吧?”

  “是的,我是从……中国来的。”安迷修感到很惊奇,这个司机竟然能只听他的几句话就认定自己不是英国人,他自认为自己的英语学得还不赖,看来自己的口语还是和英国本国人民的有一定的区别啊。

  司机听到这句话后明显很高兴:“哦原来是中国人!你们的文化我仰慕很久了一直很期待什么时候能到贵国去旅游一番呢。”

  “谢谢阁下欣赏我的祖国。”

  “小伙子,你身边那个……应该就是你的恋人吧?”

  “诶?不,我们不是……”安迷修生怕雷狮听见,于是他微微偏头看到雷狮依旧是闭着眼睛没什么动静后又松了一口气连忙向司机解释道。

  “哈哈哈还真是小年轻啊,喜欢上一个和自己同性别的人都不敢说出来,再说了,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啊?喜欢就是要大声说出来嘛,在一起了就要珍惜人家啊,不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司机说道这里语气中带着一点低落。

  “但我们真的不是……诶?”安迷修突然停止了接下来的话,因为雷狮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凑过了用自己的嘴唇轻轻地碰了一下他的脸,安迷修呆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反应过来用震惊的眼神偏头看了一眼看起来若无其事的雷狮。

  司机透过车前的镜子用一种“我懂的”的眼光看了一眼一脸茫然加震惊的安迷修便开始专心开自己的车了。

  司机的内心:这小两口应该是吵架了吧,不然那个小伙子怎么不敢承认他们的关系呢,果然这些年轻人就是不懂得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啊。

  “雷狮你……?”安迷修终于开口了,雷狮也抬起头来瞟了一眼安迷修的方向。

  “怎么了?我不过是之前不理你了一会儿你就开始对我生气啦?”雷狮的语气显得很无辜,还有一点撒娇的意味,好像被欺负的人是他才对,但安迷修知道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他们根本什么其他关系都没有!只有一个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哪里来的什么其他关系啊!

  “小伙子,恋人生气了你是一定要哄的,怎么能闹脾气不承认你们的关系呢?”司机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他对安迷修说完之后又从镜子里看向雷狮道:“你也多陪陪他,不然你们的关系迟早会闹得很僵的。”

  “好……好。”安迷修只好尴尬地点了点头,完了,这下他们在这位司机眼中就是妥妥的一对了。

  然后司机满意地笑了笑继续开车了。

  安迷修坐在雷狮旁边时不时瞥一眼依旧一脸淡然的雷狮,脸上被亲过的地方在微微发烫,他真的不明白雷狮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就是在变相地承认他们之间有那种关系了吗?!算了还是下了车再问问他吧。

  虽然是寒冷的冬季,但来大本钟前参观的人还真的不少,雷狮在车外等着安迷修下车,司机在走的时候悄悄地透过车窗跟安迷修说了几句话,安迷修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饶是听力极好的雷狮都没有听见。

  安迷修来到雷狮身边牵起他的手,而雷狮却一把甩开了他的手。

  “你又要干什么?”

  “我要你背我。”

  “如果我说我不背呢?”

  雷狮先是对他笑了一下然后立马装出快要流泪的样子用很委屈的声音大声道:“你根本就不爱我!以前你明明说过我说什么你就会做什么,但现在你却连背我这件小事都不肯同意!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人了?我已经猜到了,你一定是嫌弃我眼睛看不见什么都帮不了你你才会不爱我的。”雷狮哽咽了一下,然后强装出要流泪的样子,他用手臂擦了一下眼角泛出来的泪花,强忍住不留下眼泪。

  安迷修彻底懵了:他他他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他怎么不记得?

  周围的人本来就多,而且雷狮也没有刻意掩藏自己的声音,甚至还很大声,四周的人立马就开始了对安迷修的议论。

  “这个小伙子居然嫌弃自家爱人眼睛看不见不能帮到他啧啧啧。”

  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啊!我从来就没有嫌弃他眼睛看不见!

  “人家都哭了也不安慰一下这肯定是一个渣男啊。”

  你们不要看人只看表象好不好?!

  “还在外面有人了,有的别人就开始不理原配了呢。”

  我……我已经无力吐槽了。

  安迷修也快哭了,天知道雷狮想对他表达一个什么意思!

  雷狮依旧委屈地掉眼泪,好像他的眼泪不要钱一样,安迷修只好在雷狮的面前蹲下来用一种很温柔的语气开始哄不知道抽什么风的雷狮:“亲爱的我错了,我不该因为你不理我就开始莫名生气,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来背你好不好?”

  雷狮把双臂搭到安迷修的肩上,安迷修把自己的手放到雷狮的膝盖下一下子把他背了起来对着周围的人歉意地笑了笑:“对不起各位,我和我的爱人给你们添麻烦了,我马上带他走。”

  背上的雷狮也不哭了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

  围在他们周围的人才渐渐地散去。

  安迷修松了一口气,见雷狮也没有自己下来的意思只好把他背着走向咖啡店,途中的雷狮一直在晃腿,心情极好的样子,哪有刚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架势。

  到了咖啡店后安迷修把雷狮安置到一个座位上,自己则走到了柜台前,清晨咖啡店里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所以坐在柜台后的老板娘还趴在柜台上补觉,安迷修用指节敲了敲玻璃柜台,老板娘慢慢地起来看了一眼站在他前面的安迷修。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什么吗?”老板娘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显然是没睡醒的样子。

  “要两杯卡布奇诺谢谢。”

  “好的马上来。”老板娘打了一个哈欠开始调制咖啡。

  安迷修回到座位上,对面的雷狮也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看起来像是在睡觉,他现在其实很想问为什么刚才雷狮要那样做,但看着雷狮这么困的样子又不忍心打扰他。

  

  

TBC.

》》》

阿栀开始日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我终于没有半夜三更更新啦!这章一不小心就放飞自我了咳×

求求你们,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啦QAQ

  

  

  

评论 ( 8 )
热度 ( 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