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十四)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安迷修一直牵着雷狮的手沿着泰晤士河畔走着,雷狮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安迷修不打车偏偏要走路,明明待在车里比走在外面要暖和得多,但安迷修的回答却让雷狮摸不着头脑“我想再沿着泰晤士河走一遍。”

  雷狮听了这样的解释便不再说话了:什么鬼啦!你以前没有走过吗?!大冬天的你觉得这样走着你很开心是吧!他在内心里这么想着,脸埋在围巾里让安迷修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不然他一定会看见雷狮脸上写满了不满意。

  也亏得雷狮看不见,安迷修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微微还有一点莫名的羞涩,其实他真正想说的是:我想和你沿着泰晤士河走一遍。但又觉得说出来好像有点不妥只好换了一个说法。

  因为现在的时间距离12点还早所以周围有很多人貌似都在往着大本钟的方向慢悠悠地走着,雷狮一直在放空自己的思想听着四周有些嘈杂的声音,突然道:“他们是不是也是向着圣诞树许愿的?”

  安迷修楞了一下笑道:“大概是吧,但是所谓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愿望又怎么可能会有人帮他们实现呢?自己不努力的话许什么愿都没有用……所以,我从来都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若此刻的雷狮能看得见的话一定会看见安迷修这个笑容里强烈的嘲讽意味还有眼底闪过的那一丝足以颠覆他形象的冰冷。“雷狮?”安迷修回头看见雷狮不准备走了有点疑惑:自己刚才没说错什么话吧?他只是把心中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了而已。

  雷狮突然对他绽放出一个平时没有出现过的张狂笑容道:“安迷修,你和我,我们是同类人。”这个笑容中包含了很多的情绪,安迷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不,雷狮,我和你不一样。“

  那个安迷修从来没见过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玩味的表情:“你不想承认那我也没办法,走了啊!你不冷吗?!”

  安迷修看雷狮突然转移话题便知他是不想再谈这个了。

  

  

  快走到雷狮家的别墅的时候安迷修停了一下,他可以确定自己在出门的时候是把灯还有门好好关了的,可是现在为什么雷狮家客厅的灯会是亮的?唯一的一个可能,就是家里进贼了。

  安迷修悄悄地来到大门处接着手机自带的灯光仔细检查了一遍大门的锁,锁上没有被撬过的痕迹也不知道雷狮他们家人是怎么想的,现代的科技都这么发达了却还是要用最古老的那种人工锁,但安迷修现在可没有心思去想那些,毕竟雷狮家里进贼的话很容易,之前他不就是靠着翻墙进来的吗?

  “安迷修你干什么?”雷狮疑惑道,他可没有耐心在这里等着安迷修慢慢地开锁,外面的温度和室内的温度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啊!

  “嘘,”安迷修把一根食指竖在自己的嘴前小声道:“家里好像进贼了……”

  “是吗?我家的防御系统做得这么好怎么可能进贼啊。”雷狮无所谓道,“就算有小偷现在也应该在警/局里了吧?”

  安迷修内心:你确定你家防御系统做得很好?小偷在局子里?!“可是家里的灯亮着……”

  雷狮低下头想了一会儿道:“应该是我大哥来了,我记得他前几天说过这两天他要回英国出一趟差来着,走了,进去吧,怎么可能是小偷。”

  “可是……”

  雷狮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慢慢跟安迷修解释:“我家的防御系统虽然不能算得上是最好的,但在全世界也算得上是排的上号的那种啦,其实在我家周围有一个‘圈’,”

  “圈?”安迷修这下子彻底懵了,这些东西他从来都不知道啊!于是他变成了一个乖巧好奇的抱抱听着雷狮的述说。

  雷狮靠到墙壁上继续道:“我猜你一定很怀疑为什么我家大门上只有一个锁,还是最古老的那种,这个我之前也很想知道,二哥告诉我我家的外面其实是围了一个圈的,当时我也很惊讶,他跟我说这个圈以外的都是‘安全范围’,小时候还没成瞎子的那段时间里有一次我要出门恰好就看见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正要撬我家大门的锁,没过几分钟他就被警/局的人给带走了,当时什么都不懂嘛,直到二哥跟我说那个圈是认人的,只要不是它认定的人那么胆敢擅闯我家的人都会立马被带走。”

  安迷修听得似懂非懂,雷狮家的这个防御系统倒是和他以前的家的是差不多的所以他很快就明白过来,雷狮听到安迷修那声小小的“哦”就明白他已经直到其中的原理了,靠在墙上的人笑了一下:“你还记得你那次没有钥匙翻墙进我家的时候吗?”

  “记得。”他当然记得,那次可是狂妄自大的雷狮第一次向他露出软弱的一面的!他怎么可能会忘记!

  “大概是卡米尔第一次带你来我家的时候那个圈认定了你身上的气息,所以那次你翻墙你才不会被带到局子里去。”

  安迷修擦了擦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所以说他那次是差点进了警/局是吗?

  “所以我说的我家的防御系统可是很强悍的这句话可不只是说说而已,你现在懂了吗?那我们进去吧。”

  “好。”

  安迷修用雷狮给他的钥匙开了门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一脸淡然的雷狮:“你刚才是不是说你大哥可能回来了?”

  “嗯,可能不是他也可能不只他,说不定老头子也一起来了呢。”雷狮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在心里道:那就请你好好地帮我接待一下他们啦,我一个瞎子行动怪不便的,再说了,那个大哥不也是很想看看这个照顾了我两个多月的人是个怎么样的人吗?

  看着雷狮这个笑容,安迷修不觉打了一个寒噤:只是见见雷狮的大哥而已吧?这莫名其妙不安的感觉是个怎么回事?!

  

  

  当两人打开门的时候,一股热流就向他们冲过来,屋内的人只是稍稍抬了一下眼睛然后继续手中的事——泡红茶。

  “你终于知道回来了?”

  一个苍老却不失雄厚的声音响起,雷狮的身体微微地颤了一下,但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许久不见啊老爷子,您的公司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才让您没事来我这里啊?”

  雷狮换了鞋来到他们前面,一对无神的眼睛盯着前方,显得特别无辜,而安迷修现在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走的话学校的宿舍已经关门了,然而留下来的话又感觉到了气氛的尴尬,于是他只能站在门口等候着雷狮的命令。

  那个人想必就是雷狮的父亲了吧?我怎么感觉他好像很熟悉的样子?好像以前在哪里见到过的一样……安迷修一向自诩记忆力很好,但7岁之前的记忆他是怎么都记不起来,就算看到了7岁之前的东西也只是感觉很熟悉,仅此而已。

  “安迷修,你还不快点过来给贵客倒茶?抱歉了我现在脑子有点疼,需要回房间里去休息一下,剩下的事情就让安迷修来干吧。”说完雷狮就径直回到房间里去休息了,一点都不给他大哥和他父亲面子,只当他们是陌生人一般。

  虽然雷狮没有明说雷倏从雷狮的语言中也才猜出来个七七八八。

  这个人就是雷狮的新护工?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还没他以前找的那些漂亮的护工小姐姐好看,至于他的声音……

  “你就是新来的护工?”

  “是的,在下叫安迷修,请问阁下是不是三少爷的哥哥和父亲?”安迷修这一番话说话来礼貌又客气,更是把对雷狮的称呼自然而然地改成了“三少爷”,这让躲在房间里偷听的雷狮心情大好。这个安迷修,该正经的时候还是蛮正经的嘛!他果然没有看错人,把那两尊瘟神伺候地妥妥帖帖的也只能是他了吧?

  雷狮这么想的时候一定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安迷修可是从小就生活在富裕的家庭啊,自然是接受过礼仪教育和高等教育的人,不然他怎么可能轻轻松松地就考上英国的名牌大学在里面学习呢?

  “看来雷狮也在你耳边说了不少关于我们的事了对吧?”雷倏把泡好的两杯红茶一杯递给雷狮的父亲,另一杯则被他自己端在手中,他漫不经心的往茶杯里吹了一口气,然后喝了一口杯中的红茶,那气势绝对是贵族中的贵族。

  “是的,三少爷经常在我面前提起您们。”虽然都是在梦中提到的。

  躲在上面偷听的雷狮:喂喂喂!老子什么时候在你面前提起过他们了?!你说谎也要有个限度好不好?!

  雷倏楞了一下:“雷狮那种倔强的人怎么可能在你这种外人面前提起我们啊?”

  雷父站起身来对雷倏道:“倏,天色晚了。”然后他就走向了二楼雷狮房间旁边那个房间,雷倏则走向了二楼另一个房间,雷父开门的时候眼睛突然转向了还在客厅站着不知所措的安迷修,安迷修察觉到了雷父的目光,便对着雷父礼貌地笑了一下就开始收拾桌子上的茶盏。

  我刚才应该没露出什么破绽吧?怎么感觉他们两个的敌意都很大?

  安迷修不知道的是,雷父和雷倏这样只不过是想要试探他一下而已,看看他究竟有没有资格做雷狮的专属护工。

  

  

  

 

TBC.

》》》

阿栀开始日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抱歉我又是半夜三更的更新……

求求你们,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啦QAQ

 

  

  

  

  

评论 ( 9 )
热度 ( 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