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十三)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正是寒冬腊月,天知道雷狮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态要在这么冷的天出去玩,外面的天空灰蒙蒙的,冷风一阵一阵的吹,但街上路边的店铺却全都一致地挂上了鲜艳的灯。安迷修透过窗外看了眼远处明亮的街道轻轻叹了口气然后继续帮雷狮穿衣服。

  “好了吗?”雷狮看安迷修久久没有动作便出声问了一下。

  “好了吧……等等,还差一样东西。”安迷修从雷狮的衣帽间里拿出一条棕色条纹的围巾小心翼翼地给雷狮围上。

  “还要围围巾啊?”雷狮把半张脸埋在围巾里闷声道,围巾上是软软的珊瑚绒揉起来非常的舒服,安迷修没忍住就在雷狮的围巾上多揉了几下×

  “对啊,现在这个天外面可是很冷的,感冒了可不好。”

  “哦……”

  安迷修推来一张轮椅,把站着的雷狮扶过去坐好,而轮椅开始运动的时候雷狮才反应过来自己坐了什么,然后一下子从轮椅上站起来还差点摔倒,幸好有眼疾手快的安迷修扶着才不至于倒到地上。

  “老子不要坐轮椅!海盗头子不要面子的啊?!”

  安迷修被雷狮突然地生气给搞懵了,他完全不觉得让一个盲人出门坐轮椅有什么不对啊!他叹了口气换了耐心的语气对死都不肯坐轮椅的雷狮道:“雷狮啊,你自己说要出去玩的,伦敦一年一次的圣诞节你就不能配合一下吗?”

  “不能!不就是瞎了,至于坐轮椅吗?!”

  安迷修无奈地看着这位任性的小少爷,只好牵起他的一只手道:“那我牵着你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然而雷狮却猛地抽出了自己的手。

  安迷修楞了一下:“不要牵吗?”

  “要。”

  于是雷狮又向安迷修伸出了自己的手让他牵着。刚刚接触安迷修的手时雷狮感觉仿佛被那灼热的温度给烧了一下,天生体质问题再加上天天窝在家里不接触阳光导致自己的手无论冬夏都是冰凉凉的,夏天还好可以拿来凉爽一下,冬天的话就算窝在温暖的家里也会感觉很不舒服。

  他握紧了安迷修热乎乎的手试图把安迷修的温度通过手上的接触传到自己身上,心里闷闷不乐:这人的手,真的是和我格格不入啊。

  安迷修没注意到雷狮这点小心思,只当是雷狮害怕他突然不见而做出来的条件反射动作。

  “雷狮,你想去哪里玩啊?”安迷修牵着雷狮的手走在街上,圣诞节早上的人一般都不会太多,但每走一段路就会有一两个妹子对着他们悄悄的拍照,雷狮则是装作自己什么都看得见的样子跟随着安迷修的步伐走,偶尔望一下四周的情况。

  雷狮听了安迷修的问题停出了脚步,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道:“我想去大本钟!我记得卡米尔之前跟我说过每年的这一天大本钟前都会伫立着一颗超大的圣诞树,这一天许愿的话愿望大多都会实现的吧?”

  “你不是一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吗?”安迷修小小地惊讶了一下,他可是记得之前他跟雷狮说这些的时候雷狮一脸讽刺的样子啊,等等,难不成雷狮就是因为他说过这些才会在今天来大本钟的?但是雷狮说的是从卡米尔那里听来的……安迷修有一点没由来的失落。

  “怎么?我感不感兴趣跟你有多大的关系?”雷狮把一整张脸的大部分都埋在围巾里所以安迷修看不清楚他的表情,而且雷狮说话向来不会把自己的真实情感流露在外面,所以安迷修还真的以为雷狮还是不愿意和他说这个。

  “哦……”

  “噗嗤,你之前也和我说过类似的话吧?就是圣诞节这一天去大本钟下的圣诞树前许愿的话愿望就会实现之类的吧?我的记性还不算太差,这点小事我还是记得住的。”雷狮自信地笑了笑,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这个笑容安迷修是看不见的,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是笑给安迷修看的。

  “那我们走吧?”雷狮在之前一直都是跟在安迷修后面,而他说完这句话后就拉着安迷修的手走到了前面。

  “嗯。”

  

  

  大本钟前的人很多,各家商铺前都挂着圣诞节的标志,那棵巨大的树还没有点灯,但安迷修相信,只要那棵圣诞树点亮的话一定是很美的一幅画面。

  “安迷修,那棵圣诞树是不是还没有被点亮啊?”雷狮突然开口道。

  “嗯。”

  “那样的话现在许的愿望也不会被实现咯?”

  “大概吧……”

  “我记得这附近是不是有一家咖啡馆?小时候我妈带我来过的,你仔细找找,找不到的话我们就去艾比的Star Sea坐坐吧。”

  安迷修环顾了一下四周,有的小女生还没有把拍照的手机藏起来,正好被他看见,然而他只是对着她们温柔地笑了笑然后继续找咖啡馆,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里安迷修找到了雷狮所说的那家咖啡馆。

  “咖啡馆找到了。”

  “那就带我去吧。”雷狮任由安迷修牵着跟他走,咖啡馆坐落在这片街道上最不起眼的角落里,里面只有寥寥数人,但安迷修一进去就感觉到了温暖的空调以及醇厚的咖啡香,经营这家咖啡店的只有在柜台上在认真雕花的老板娘,她看起来只有二三十岁很年轻,但她的真实年龄不可估测啊,她现在好像完全没有发现有人进来了似的依旧在那里认真地为咖啡雕花。

  安迷修把雷狮牵到一个昏暗的角落里坐好,自己则是在在柜台前慢慢地等候着老板娘雕好花,老板娘看了看自己的成品甚为满意,她满意地抬头却正好对上安迷修那双通透清澈的青蓝色双眸,靠!能不能不要这么吓她啊!老年人一把年纪了被吓出病该怎么办?!

  老板娘强压住心中的埋怨,微笑着问道:“请问先生需要什么帮助吗?”

  “请给我来一杯意式特浓咖啡【ESPRESSO】还有一杯卡布奇诺,谢谢。”

  “意式特浓咖啡【ESPRESSO】啊……除了她已经很久都没有人来这里跟我点过这种咖啡了呢,先生的口味还真是独特啊。”

  “不,不是,这杯是给我朋友点的,听老板娘的意思,这里是没有这种咖啡吗?”

  “不不不,咖啡还是有的,只是很少有人点罢了,别看我这个店这么不起眼但我这里面的咖啡可是应有尽有呢。”

  “也对,谁没事会点这么苦的咖啡啊?”

  安迷修就这么随口一说,那位老板娘好像楞了一下,但便继续手上的动作,轻声道:“你这句话……倒是和他当年说出来的一模一样呢。”

  “‘他’?”

  “哦抱歉先生,是我话多了,请您在座位上先等着吧,等下您的咖啡好了我会亲自送过去的。”

  “那真的是麻烦你了。”

  “不客气。”

  别人的私事安迷修也没有心情打听,于是他便识相地回到了座位上等待着自己的咖啡。

  也没有过去多少时间老板娘就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当他看到雷狮的时候她小声地“咦”了一声但是什么都没有说放下咖啡就走了。

  安迷修也没有在意,他把意式特浓咖啡【ESPRESSO】放到雷狮面前,自己端起那杯卡布奇诺小口地喝了起来,温度控制的刚刚好,既不会烫的入不了口也不是温温的,反正就是感觉这个温度很适合,安迷修不禁在心里称赞了一下老板娘泡咖啡的技术好。

  “喂安迷修,你觉得我面前的这杯咖啡怎么样?”

  “很苦。”但是回味起来的时候却不会这么苦了。但这句话安迷修没有说出来。

  “那是因为你不会欣赏它。”雷狮因为咖啡店里的温度太高了就把自己的围巾脱了下来,这下安迷修总算看见了雷狮嘴边那抹淡淡的苦涩的笑意。

  雷狮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小口,口中苦涩的味道蔓延,但雷狮的脸上却出现了享受的表情。“这个味道,和当年的简直是一模一样啊。”

  雷狮说完后就只是沉默地喝着自己手中温度刚好的咖啡,安迷修没有问雷狮接下来的话,因为他有预感,如果问了的话就会侵犯到别人的隐私,而安迷修却向来不喜欢干这种事情,于是他也只是沉默地喝着咖啡。

  两个人的咖啡很快就见了底,两个人在咖啡店里坐了很久,老板娘也不会无故地把人赶出去,所以愿意来这里消耗一整天时光的人一般都是闲得没事儿干的。

  夜幕渐渐降临,街道两旁的路灯撒着和以往不同亮度的光芒,大本钟前的圣诞树上七彩的灯已经亮起,大本钟本身的光芒也照亮了整个黑夜,这个时候的伦敦眼可不能罢工也在尽职尽责的慢慢地转动着。

  安迷修牵着雷狮的手对雷狮笑道:“我们许愿吧?”

  “喂喂喂,如果不是午夜十二点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许愿的话愿望会不灵验吧?”

  “我也记得是这样,但那个时候许愿的人一定很多啊,圣诞树一下子忙不过来怎么办?”

  听到安迷修这么小孩子气的解释雷狮也笑了,他无奈道:“好吧那就听你的,我警告你!要是我的愿望不灵验的话我可是要找你算账的!”

  “好好好。”

  安迷修放开了雷狮的手,面对着圣诞树自己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我希望,雷狮的愿望可以实现。

  雷狮的动作也和安迷修如出一辙:我希望,母亲可以回来。

  许完愿的两个人不知道还要干些什么,安迷修只好提议回家,冷风毫不留情地拍打在雷狮露出来的脸上,就算雷狮不情愿那也不得不回家了。

  

  

  

TBC.

》》》

阿栀开始日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别问我为什么又是三更半夜才更新……我现在才写完好吧?! 

求求你们,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啦QAQ

评论 ( 10 )
热度 ( 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