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十)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天气渐渐变得寒冷,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年末,安迷修已经来雷狮这里工作两个月了,虽然每天都是操心这儿操心那儿的,但不可否认,安迷修的生活过得很充实,而且卡米尔发的薪水也非常的丰厚,除了被照顾的那人脾气差了点,其他都还好。

  正是早上六七点钟的时候,被雷狮荒废了很久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雷狮不情不愿地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听着声音从床底下找到了手机,凭着直觉随便按了一个键没想好居然接通了。

  “雷狮,过了这么久你的那个小护工被你吓走了没啊?”电话那边的人语气依旧是那么轻蔑,漫不经心,还有一点高高在上。

  然而这种语气让雷狮听了就想打人。“你打电话来干什么,有事说事没事就不要来打扰我。”

  “我只是例行来关心一下我弟弟的情况而已,有什么错吗?不然我们兄弟关系这么僵传到父亲耳朵里去影响可不太好你说是吧?”雷倏抿了一口杯中用来提神的咖啡道。

  “那真是承蒙你的关心了,不过我现在过得很好你不用担心,你口中的那个小护工也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你不要告诉我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雷狮窝在被窝里眼睛都还是闭着显然是没睡醒的样子,但回答雷倏的话却也还是字字带刺。

  雷倏却毫不在意,雷狮对他的这种态度他都已经习惯了,对此他只是笑了笑把咖啡放到了办公桌上对一旁战战兢兢的小秘书使了个眼色继续道:“当然不只是这个,我过几天要回英国处理一些事情,顺便留几天陪你过完圣诞节还有看看能让我这个高傲讨厌的弟弟满意的人是个什么大角色。”

  “彼此彼此。”

  “挂了,我还有公务要处理呢,几天后见。”

  “嗯……”雷狮把整个人蒙在被窝中,软软的床榻吸引着他,不一会儿他又睡过去了。

  

  

  安迷修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来到雷狮家门口,冷风悄无声息地钻进他裸露的脖子里冻得他直哆嗦,手中提着的菜和肉也硬得像冰块似的,好不容易把大门推开就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热气,使他隔绝了外界的寒冷。

  “呼……”雷狮家的暖气开的这么足我是不是可以在寒假的时候借着照顾他的名义天天来这里泡着了?还不用付房费多划算×

  但雷狮家的温度实在是太高了,安迷修只在门口待了几分钟就感觉到了热,他把羽绒服脱下来挂在门口的架子上,手中装菜的袋子上覆着一层密密麻麻的小水珠滴落到地板上形成水渍,安迷修看着那一滩滩小水渍愣了愣。

  已经……快年末了啊,不知不觉中都照顾雷狮两个月多了呢,说起来,平安夜还有圣诞节是不是快到了?那是时候得好好准备一下了呢。

  过高的温度让雷狮感到很舒适,他的体温本来就比旁人偏凉一点,这种温度其他人可能会觉得太热了但雷狮却觉得刚刚好,他躺在温暖的床铺里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了有女人在叫他的名字,那个声音很温柔,如初春的柔风拂过脸颊一般,接着他便看到了一片空旷的草地中站着一个戴着帽子的年轻女人,帽子上的丝带随风浮动,轻柔的发丝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那个女人转过身慢慢来到小一号的雷狮面前,雷狮只觉得这幅画面很熟悉,非常熟悉,熟悉到令他永生难忘。

  “小雷……小雷?妈妈要去很远的地方啦。”那个女人蹲下来用淡紫色的眼瞳温柔地注视着小雷狮,她用手轻轻地揉了揉雷狮的头笑道:“最让我开心的是,你的眼睛……真的很像我呢。”

  雷狮想要出声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发出不了声音,女人对他笑了一下站起来凝视着远方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或者是,期盼着什么,女人义无反顾地走向了她凝视着的地方,没有再回头。雷狮想要抓住那个女人但是他发现他怎么也触碰不到她:妈妈!你要去哪儿,带上我啊,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

  瞬间,柔软的草坪变成了纯白的病房,雷狮头顶鲜红的“手术中”深深地刺伤了他的眼睛,他讨厌红色,非常讨厌红色,然后,灯灭了,抢救无效。

  那个永远挂着温柔笑意的女人此刻正躺在雪白的病床上,薄纱似的白布盖在她的身上像是在做最后的祷告,但是祷告无效,她的脸变得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嘴角不再像以前那样自然的勾起就可以给人带来如沐春风的感觉,那个时候雷狮才意识到死亡这两个字有多么的恐怖和令人绝望,他会带走你身边最疼爱你的人,他会带走你最重要的人,他来得悄无声息,悄悄地来了收走鲜红的生命后又悄悄地离开,那一刻,雷狮的现实世界里只剩下了一片黑暗,没有令人讨厌的红色,只有一片死寂却让雷狮可以封闭自己的——黑色。

  “嘻嘻,他不就是那个害自己母亲被车撞死的那个人吗?堂堂的雷家三少居然堕落到这个地步需要坐轮椅了?”

  “嘘,小点声,他听到了该怎么办啊,我们可打不过他。”

  “得了吧他现在就是一个瞎子什么都看不见,他还能打到我们?放轻松点,不用怕他,就算他以前在怎么厉害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瞎子废人而已,又何足为惧?”

  “啊!快跑!他二哥来了。”

  “嘁,他现在也只不过是一个只会依靠哥哥生活下去的废物而已,走了走了,真没意思。”

  “欺负了我弟弟还想走?”

  雷狮无神的双眼前只有一片黑暗,他只听到了刚才奚落他的那两个男孩凄惨的叫声还有他二哥对他们的威胁。“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雷烨停止了对那两人的暴打惊讶地看着莫名笑起来的雷狮。

  “雷狮?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啊?他们说的没错啊,我就是一个瞎子废物怎么样,我就是一个只会依靠哥哥生活的废物怎么样?他们还不是只能被人摁在地上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不是吗?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的胆子敢来招惹我的哥哥们,你们说是吧?野狗。”雷狮笑着闭上了双眼道。

  “你……你就是一个没妈疼没爸爱的废物!”

  “二哥,请你帮我把他们打到生活不能自理吧。”雷狮的笑容在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瞬间就消失了,脸上只剩下冷漠,接下来那两人的叫声越发的凄惨,声音在小巷子里显得更为凄厉,然后声音消失了,那两个被打的人昏了过去。

  “雷狮,你……真的没事吗?”雷烨往墙上抹了一把刚才打那两个人手上沾到的血慢慢走向雷狮,雷烨清晰地看到雷狮的眼中溢满了液体,一颗一颗地掉下来砸在路面上,雷烨抱住了还不知道自己为何哭泣的雷狮什么话都没有说。

  “二哥,我以为一个瞎子是不会掉眼泪的。”

  “怎么不会掉眼泪了?哭是人在伤心或开心时候的正常反应。”

  “但我现在心里什么感觉都没有,既没有悲伤也没有开心,这是为什么啊?”

  “有时候啊,人想哭,他就会哭了,这个不需要原因的。”雷狮的泪水浸湿了雷烨的肩膀,雷烨也是很久都没有看到过雷狮这么哭过了,雷狮从小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什么事情都不会难到他,即使是面临他妈妈死亡的时候他都没有哭过,但现在他却在他二哥这里卸下了所有的伪装,真真正正地回归到了一个孩子该有的本性。

  雷烨轻轻地拍着雷狮的背,不一会儿雷狮就趴在他的肩膀上睡着了,他把雷狮抱回了家,一路上雷狮什么都没有说就这么平稳地睡着了。

  

  

  

  等雷狮再次睁开眼的时候虽然还是一片黑暗但他知道此刻的自己一定身处在现实,因为安迷修做饭的香味都已经飘到了他的房间内勾起了他的食欲。

  果不其然,安迷修已经开始准时地敲着雷狮的房门。

  雷狮笑了笑,抛开心中的杂念还有梦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走下楼一副大爷样儿坐在沙发上等着安迷修来喂自己。

  “安迷修,你是不是对我的口味越来越了解了?”吃完后雷狮和安迷修又开始了日常闲聊【唠嗑】。

  “当然,都照顾你两个多月了不了解都说不过去吧?说到这里啊,雷狮,我发现你的生活习惯特别不规律!”

  “哪里不规律了?!我每天十点钟准时起来,吃完饭后十二点准时睡觉,在下午四点又起来吃饭,然后洗个澡十一点准时上床有什么不对吗?!”雷狮理直气壮道。

  “……好像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个啊!我只是想说你一天的饮食很不均匀啊!只吃肉不吃菜这很不符合健康标准啊!吃菜对人体是有很大的好处的,比如吃白菜的话……”

  “停!我不想和你说这些!我吃菜总行了吧?!”

  “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啥?你要开始吃菜了?!”安迷修以为雷狮会像以往那样直接拒绝自己并对狠狠嘲讽挖苦一样,但是他却听到了意外的答应。“你你你真的答应啦?!”

  “废话,我雷狮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的。”

  

  

  

  

TBC.

》》》

阿栀开始日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其实这章狮狮的童年还没有完……

  

  

评论 ( 2 )
热度 ( 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