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九)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安迷修其实也没有什么种花的经验,全都是靠艾比给的那个小册子才勉勉强强地把种子埋好,雷狮家的花园是真的很大,他把艾比给的种子全部都埋好后还剩一大块空地,安迷修看着那一大块空地沉默了一会儿后把小铲子往花园的角落一丢:我不种了。

  安迷修把全部种子埋好之后拿起自己因为种花而取下来放在花园桌子上的表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傍晚了,太阳正透过云层照得刺眼,他的鬓间也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

  洗个澡去给雷狮做下午饭吧。

  而平躺在床上的雷狮并没有真正睡着,他睁着无神的双眼看着淡紫色的天花板,脑中一片空白,现在的他什么都不想干只想睡觉,但是又睡不着这就很令人心烦了,于是他就这么躺在床上发呆,他真的不知道一个瞎子一天能干什么,游戏不能打电视不能看,不过还好,起码可以听声音,但是说起来……安迷修的声音好像也挺好听的。雷狮就这么躺在床上瞎想着,直到熟悉的香味飘进房内雷狮才回过神来:我的饭好像做好了。

  果不其然,在香味充斥着整个房间时安迷修敲门的声音就响起了。

  “雷狮,吃饭了。”

  “好,我马上来。”雷狮抛弃了那些杂七杂八的思想起床下楼,而安迷修已经准备好了烤串等着雷狮下来。

  坐在沙发上的雷狮静静地接受着安迷修的投喂。

  “喂安迷修,我想听你说话。”

  “啥?”

  “我想听你说话。”

  “为什么?”

  “因为……没有为什么我就是想听。”

  “好吧,你想听什么?要不我给你讲故事?”

  “随便。”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生活在一个非常富裕的家庭,他的母亲是国际著名钢琴师,他的父亲是跨国际公司的CEO,他还有一个虽然对他很严格却特别疼爱他的师父,他的童年过得十分幸福,但是有一天啊,他的母亲被人谋害而死,他的父亲也因此得了重病卧床不起,公司也遭受了巨大的灾难,然后他父亲的跨国际公司由他的师父接手,”

  “为什么不是他接手而是他师父?如果是自己儿子管理的话还要令人信任一点吧。”雷狮疑惑道。

  “因为那个时候的他才十二岁,人都还没长大呢怎么可能管理公司?那我继续了,之后呢公司成功度过了这次危机,他的师父也不负他父亲的信任将公司管理得更好,在小男孩十六岁的时候他的父亲永远地离开了他,从此小男孩唯一的亲人也就只有他的师父了,小男孩的父亲和母亲都去世之后他的师父对他越来越严格,在小男孩十八岁的时候他的师父给他六年出去历练的时间,好了故事到这里就完啦,我都给你讲故事了你是不是也应该给我讲一个啊?”

  雷狮愣了愣把口中的肉吞下去后用舌头舔了舔沾了油的嘴角道:“行啊,那你给我听好了。”

  “诶?我……我以为你会拒绝的。”安迷修正要去洗碗听到雷狮这句话后把碗放在桌子上坐到雷狮旁边专心地开始听雷狮讲故事。

  “嗯……从前也有一个小男孩,后来他……”雷狮讲到这里停了一下,安迷修看着雷狮的脸上由浮现出以往猖狂的笑容继续道:“后来他死了。”

  安迷修“……”我错了我不该对你讲故事抱有太大的期望。

  “喂,你怎么没反应?我觉得我这个故事讲的挺好的啊,语言简单结构清晰,你是不是不满意了?”雷狮在努力憋笑,他已经想象出了安迷修脸上丰富的表情,一定很好玩只是自己看不见罢了。

  “没有不满意的。”

  “其实吧,我觉得这个故事挺好的啊,每个人生来就是等待死亡,区别无非是有的人等得早点有的人等得晚点而已。”

  “可是每个人的人生都可以是不一样的啊,有的人一生过得美满幸福有的人一生过得穷苦不堪,区别可不只是早点晚点这么简单。”

  “……”这回轮到雷狮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又开口道:“算了和你这种人我沟通不来,你故事里的小男孩是你自己吧?也就是说你现在正在历练期间?”

  “嗯……”安迷修倒是对雷狮这种转移话题的方式挺赞同的,毕竟他也不想谈这个话题了。“现在正好是我的历练期间。”

  “那你为什么这么穷?”

  “都说了是历练啊,师父怎么可能给我钱啊?”

  “这就是你来我家当护工的理由?”

  “你可以这么理解。”

  不知道为什么雷狮听到安迷修这句话时有些莫名其妙的恼怒。“我去睡觉了你不要来打扰我!”

  “哦……好。”安迷修看着雷狮莫名地发完脾气后上楼睡觉,心里有点疑惑:自己刚才说的话没有哪里惹到他吧?那应该就是雷狮想睡觉了而已吧……

  雷狮坐在床沿静静地听着外面水流的声音,现在的他应该是在洗碗吧?

  渐渐地,水声没了,雷狮满意地笑了笑:“安迷修!”

  刚刚洗完碗的安迷修被这一声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声音又响了一次,这次安迷修终于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是雷狮的,他把身上的围裙取下来放在厨房换上了自己的衣服走到了雷狮房间门前试探性的敲了几下。

  “进来吧。”

  安迷修一进门就被浑身酒气的雷狮抱住了,雷狮的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充分彰显了这人已经喝醉了,雷狮凭着自己身高优势把头搁在安迷修的肩上,朝安迷修的耳朵处轻轻吹了一口气道:“我要听你唱歌。”

  “诶?!可是我唱歌不好听啊。”

  “我不管你就是要给我唱歌!”

  “好好好,你先放开我去睡觉好不好?我给你唱歌啦。”

  “嗯……”雷狮放开了安迷修,背过身走向自己的床,嘴角泛起得意地笑容,像是一个明明做了恶作剧却得到意外的糖一般高兴。

  雷狮乖乖地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安迷修坐在床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开始哼起调子来,就只是凭着感觉哼。

  雷狮听着这富有磁性的音调渐渐来了困意,安迷修唱的歌是他从来没听过的,但雷狮却从中感受到了绵长似海的温柔感,再加上安迷修先天的嗓子很好,雷狮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安迷修看着雷狮安静的睡颜,丝毫没了白天的张狂和肆意,鬼使神差地,安迷修在雷狮的额头上用自己的嘴唇蜻蜓点水一般点了一下。

  “晚安。”

  安迷修站起来走出门外慢慢地关上了门,对着门小声道:“雷狮,我先回学校了,明天再来。”

  雷狮没有应答,不过这也在安迷修的意料范围内,雷狮回答了才是真的有鬼了。

  来到客厅后他看了眼外面,天色已经暗了下去,是时候该回学校了吧?

  

  

  安迷修走出大门轻轻地把门合拢看了眼自己头上英国难得一见的夜色,不知不觉中攥紧了手中雷狮家的钥匙。他发现他好像越来越喜欢来雷狮这里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的现象,或者换个说法,他好像越来越喜欢雷狮了。

  凯莉趴在泰晤士河河畔的栏杆上,小口地喝了一口手中的罐装饮料,安迷修则是从老远就看到了长发随风飞扬的凯莉。

  “安迷修你来了啊?”

  凯莉好像感应到了安迷修的到来似的歪了歪头对他笑道:“怎么样?工作还顺利吗?”

  “还行吧。”安迷修接过凯莉递过来的一罐饮料打开拉坏发出了“噗”的一声,他来到凯莉身边站好望向了缓缓流动的泰晤士河。

  “安迷修,我发现你最近很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了?”安迷修喝了口饮料看向凯莉道。

  “不知道,自从你开始照顾雷狮后你就开始不对劲了,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

  “噗咳咳咳……”安迷修被口中的饮料呛到了,眼睛略带惊讶地看着凯莉,凯莉却是若无其事地继续喝着自己手中的饮料,安迷修终于缓了过来道:“你怎么会这么想?”

  “猜的。”

  “……”

  “现在可以跟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吧?”

  “我和他不是同类人,这个说法你满意不?”

  “不满意,你还是没有说喜不喜欢他,你只需要回答‘喜欢’或者是‘不喜欢’就好,既然你说不出答案,那我问你几个问题吧。”

  “好。”安迷修虽然不知道凯莉说这些话时什么意思但他还是准备如实回答。

  “我和雷狮一同掉到水里了你会救谁?”

  “……这个问题不是送命题吗?!但如果是你和雷狮的话,我会选择救雷狮的,因为他看不见,就算是会游泳也找不到方向,而你却会游泳而且又看得见,所以我会选择救他的。”

  “我懂了。”

  “我我我我也不是偏袒雷狮的意思啊!只是这是事实……”

  “我知道。”安迷修,你就是喜欢上雷狮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回去吧,你明天不是还有课吗?现在可不早了。”

  “那我们回去吧。”

  今天凯莉对安迷修的问话让他很摸不着头脑,而且安迷修明显感觉凯莉有事情瞒着他,但是凯莉既然不说安迷修也不会追问,除非有一天凯莉能自己亲自说出来。

  

  

TBC.

》》》

阿栀开始日更√没有存稿,什么时候更新看速度×  

  

  

评论 ( 7 )
热度 ( 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