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八)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安迷修不喜欢这样的雷狮,但是他却毫无办法,因为此时此刻,他连雷狮的朋友都算不上,又有什么资格要求这块坚冰为他融化,可笑的是刚才的他甚至都以为雷狮肯为他打开心扉了,但现在看来终究不过是自己的自作多情而已。

  尴尬的气氛在两人之中蔓延,他们各自踹怀着自己的心事,谁都不愿让对方察觉自己那一点见不得人的秘密。

  然而雷狮向来不是一个喜欢这种气氛的人,他站起身摸索着走向楼梯:“我要去睡觉了,你要留在这里的话客房你随便选,反正我家就我一个人,房间多,对了,明早没到十点不要来打扰我不然我会和卡米尔说把你开除了。”

  “……好。”安迷修的目光跟随着雷狮的背影,直到房间门关上的声音在寂静的房子里响起他才收回目光。“不愧是资本主义家啊,房间都可以随便选的……”

  安迷修望向窗外静谧的夜景。

  果然,国内的星空比国外的星空要璀璨啊。

  只是,现在的他还不能回去罢了。

  

  

  早上七点左右,安迷修的生物钟无比准时地将他弄醒,他下床刚想去叫醒雷狮的时候又想起了昨晚雷狮所说过的话——没到十点不要来吵他。 

  安迷修站在雷狮房间门口停住了刚要敲门的手。

  好险好险,如果真的敲了我的工作就不保了……

  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从房间里传来,安迷修愣了愣,下楼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出门买食材了。嗯……雷狮今天早上的早餐,既然感冒了就给他煲汤吧,肉是肯定要的……还有蔬菜【虽然他不吃】还有……

  安迷修一边走在路上一边想着给雷狮煲汤要用的食材,突然背后一个轻快的女声叫住了他的名字。“安迷修!”

  “嗯?艾比小姐?”安迷修转过头正好看见艾比朝他跑过来。

  “真的是你啊,我在后面犹豫了好久才叫住你的呢。”艾比来到安迷修身旁跟着他的步伐慢慢地走着。“你也是出来买菜的?”

  “嗯,给雷狮做饭。”

  “啧啧啧你对他可真好啊,你在他那里工作多长时间啦?”

  “呃……大概快一个星期了吧。”

  “哇呜!快一个星期了你居然还没走,我听那个面瘫矮子说在他哥那里工作的人一般待不了一个星期呢,说说吧,你是怎么让他忍受你一个星期的?”

  “就是那样啊,天天给他变着花样儿做吃的。”

  “唉……”艾比叹了口气遗憾道:“真羡慕你们这些做饭做的好吃的人啊。”

  “艾比小姐不会做饭?”

  “这个嘛……不能说是不会做,只是做出来的东西一言难尽而已,还有,叫我艾比就好啦,加了个‘小姐’我是真的不习惯。”

  “那你和埃米一天吃什么?”

  “我买菜他来做饭,不管怎么说他做出来的比我做出来的要好吃多了。”

  “哦。”

  艾比买完菜后就向着花店的方向离开了,跟艾比交谈过后安迷修才发现原来做饭是一个这么厉害的技能。

  

  

  安迷修回到家时已经八点半了,雷狮还在睡觉,初升的太阳光已经穿破云层抚摸大地,很早之前就说过了英国的天气向来变化无常,也许昨天还在下雨今天就已经放晴了。

  安迷修脱掉外套挽起袖子穿上围裙走近了厨房。

  好久没熬汤了,希望今天这一顿能让雷狮满意吧。

  大概一个小时汤的香味溢满了整个屋子,安迷修揭开锅盖用汤勺搅了一下锅里的汤盛起一小勺放在嘴边吹了吹后小口抿了一下然后满意地笑了。这锅汤,看来是很成功呢,也不知道雷狮会不会喜欢……

  安迷修看了一眼腕上的表发现差不多到叫雷狮起床的时间了,他又重新把锅盖盖好洗了个手来到雷狮的房前,正要敲门门却突然打开了。

  “雷狮?原来你自己起来了啊。”

  “嗯,什么味道闻起来好香啊?”

  “汤。”

  雷狮推开安迷修自己扶着楼梯下去,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还不快点给我拿过来!昨天我没有宵夜现在我快饿死啦!”

  安迷修:原来刚才那副对他态度好点的样子原来是假的啊,他只是没睡醒吧!清醒了之后又开始奴役人了,真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少爷啊。

  “如果你有前世那你一定是一个只会压迫人的皇室……”安迷修小声嘟嚷道。

  雷狮全然装作没听到,依旧坐在沙发上显得心情颇好的样子。

  没错啊我就是喜欢压迫人,而且我专门压迫你这种老实人。

  如果这句话被安迷修听到了的话……

  汤很快就盛上来了,但毕竟是刚刚出锅的还很烫,安迷修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吹冷送到雷狮的嘴边。

  雷狮也不慌,就这么心安理得的接受安迷修的投喂。

  “嗯,谢谢你的汤啦。”

  照顾你这么久才说一声谢谢真的是为难你了啊……安迷修这么想着却没有发现刚要喂到雷狮嘴里的那口汤中有一片青菜。

  “呸。”雷狮吐掉了口中的青菜。“安迷修!我不都说了我不喜欢吃青菜吗?!我不喝了!”雷狮一挥手打倒了安迷修手中的碗。

  碗中滚烫的汤随着被打掉的碗飞溅着,有一些甚至滴落到了安迷修的手上,突如其来的热度疼得安迷修直吸气,脆弱的瓷碗落到地上立马摔成了碎片,细小的碎片反射着头顶的光倒映着地上这片狼藉。

  “嘶……”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收拾好地上的碎片和减溅出来的汤水。“你不想喝就不喝了吧。”

  安迷修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温度,也不知道是因为地上被打倒的汤还是雷狮拒绝了喝汤。雷狮听着安迷修的语气心里涌现出这么一丝丝的愧疚,但脸上依旧是一脸冷漠。“我说过了我不吃青菜的。”

  “我知道。”手上被烫到的地方依旧火辣辣的疼着,但安迷修像是毫无感觉一般捡着碎片,有几片锋利的碎片划破了安迷修的手掌,鲜血立马争先恐后的冒出来浸染了雪白的碎片,有几滴滴落到地板上发出微小的声音。“啧。”

  “你怎么了?”

  雷狮的这句话说得很轻,仿佛根本不是对他说的那样。安迷修的语调也因为这句话缓和了许多:“没事,只不过是被汤烫到了手,捡碎片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手而已。”

  “那你慢慢处理吧,我先上去了。”雷狮说完就准备上楼去了,安迷修的声音从他的背后传来:“你的汤还要不要喝?”

  雷狮顿了一下道:“要,安大厨煮的食物可一点都不能浪费呢,但是一会你给我送上来的时候我不想再吃到菜了,OK?”

  “好的。”安迷修收拾完地上的碎片后稍微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又去厨房重新拿了一个瓷碗盛好汤上楼给雷狮端去。

  经过刚刚这么一折腾,锅里滚烫的汤都凉了下来,虽然还是有一些烫但不至于是人喝不下去的温度。雷狮的房间门没有关就这么虚掩着,安迷修空出一只手推开门正好看到了雷狮整个人趴在床上翻了个身。

  “雷狮,我进来了。”

  “哦。”雷狮从床上坐起来,未着地的脚在床沿轻轻的晃着。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觉得眼前这幅样子的雷狮有点可爱×跟个小孩子似的

  “我的汤呢?最好不要再让我吃到青菜了。”

  “嗯,这次我把青菜都挑出来了。”

  “那就好。啊——”雷狮张开了嘴。

  安迷修无奈地笑了笑开始喂起雷狮。

  一碗汤很快就见了底,安迷修转身正准备离开不再打扰雷狮时雷狮开口了:“你做的汤是很不错,只要不放青菜的话。还有,你的伤没事吧?”

  “你是指手上的?”

  “不然呢?除了手上你哪里还有伤?”

  “……也对哈,已经比刚才好多了,稍微处理了一下。”

  “你以后不要受伤了。”

  “为什么?”

  “因为你受伤之后我的伙食就会变得不好吃了。”

  “……好。”

  所以总结起来安迷修对雷狮最深的印象还是四个字:蛮不讲理。

  等安迷修走后雷狮把自己缩在被子里抱紧了怀中的枕头。

  刚才听到安迷修的语调毫无感情的烦躁是什么?还有下意识地对他的关心又是为什么?我雷狮可不像是一个会关心他人琐事的人啊。这是雷狮现在正在纠结的问题。然而他并没有想出问题的答案,索性决定不想了直接睡觉去。

  安迷修把喝光的碗放在厨房里又重新拿出了医疗箱,他的血已经浸染了绷带,甚至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外冒,他刚才也是强忍住疼痛才喂完雷狮。

  嘶……雷狮家碗碎片都这么锋利的吗?!

  安迷修认真地处理好自己的伤口后拿起外套和一直放在门口地上的种子就来到雷狮家的花园。

  虽然早上有太阳出现但现在的温度依旧不高,太阳简直就像是毫无用处似的。而安迷修却对这样的天气很满意。

  安迷修从花园的角落找到一柄被废弃了很久的小铲子开始种花。

  

TBC.

》》》

说好的停更都是假的,呵×【忍不住写文的手×】

  

  

评论 ( 7 )
热度 ( 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