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七)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

不定期更新的那种慎入×××一般都不会超过一个月的√【其实是因为三党要考试啦没时间而已】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少年身后的人绕过他站到旁边,艾比看到那人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就不大对了,她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小声道:“嘁,怎么把这个面瘫矮子带来了啊……”声音很轻,恰巧又被一阵风铃声覆盖,但艾比对卡米尔的称呼安迷修还是听了进去。

  安迷修一直盯着卡米尔忍住笑意道:“我当然是来这里买花的啊,不过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上课吗?”

  卡米尔拉了拉自己的围巾,虽然还没有真正进入冬天,但因为天生体质偏寒还有英国的天气向来变化无常,天一降温就容易感冒她才不得不带上围巾以防自己感冒耽误了学习影响到成绩。“我今天下午没课。你的衣服……是雷狮大哥的?”

  “今天早上不是下雨吗,我的衣服就被淋湿了我又没有带备用的,所以……”安迷修看卡米尔一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连忙开口解释道。

  “这套衣服是我买给雷狮大哥的。”

  安迷修活了十八年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尴尬。

  “对……”

  “不用说对不起,这套衣服就当是你试用期的报酬吧。”

  “……好”

  艾比把愣愣看着他们对话的少年扯到一边小声道:“他们……认识吗?”

  少年耸了耸肩表示并不清楚。

  “你好,我叫埃米。”

  “我叫安迷修,卡米尔的同学,请多关照。”

  埃米看了看站在旁边仅仅比自己高一点的卡米尔又看了看对面比自己几乎高一个头多的安迷修,迟疑道:“你们……真的是同学?!”

  卡米尔也转头瞟了一眼一脸不可思议的埃米,低头:“嗯,我跳级。”

  被晾在一边的艾比显然有些不开心,一开口语气就明显是对着卡米尔:“喂,你还是原样吗?”

  “嗯。”

  这时安迷修才注意到Star sea的柜台上正放着一束包装得精美的紫罗兰花束。艾比把那束紫罗兰用轻柔的动作抱起来走向他们,她把花束递给卡米尔有些不耐烦道:“快点拿走快点拿走,我看到这么漂亮的一束花在你手上,不对,是在你哥手上糟蹋了我心痛,看不到这束花我都不会想着它即将面对的命运了。”

  “没事,安迷修一定会把它照顾好的。”卡米尔接过花眼神却转向安迷修道,“你说是吧?”

  突然被点名安迷修有些反应不过来,茫然地看着卡米尔:“啊?可是……我不会照顾花啊……”

  卡米尔盯着他。

  卡米尔冷漠地盯着他。

  卡米尔用及其冷漠的眼神盯着他。

  “你不想要工资了吗?”

  安迷修被卡米尔盯得极其不自然,刚要偏过头不再与卡米尔对视就听到他来了这么一句,安迷修震惊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卡米尔,最后像是放弃挣扎一般叹了口气小声嘟嚷道:“你们两兄弟在某些方面还真是出奇的一致啊……都喜欢威胁人什么的……”

  “你说什么?”

  “没什么……好吧,我答应你照顾花。”

  “嗯,谢谢。”

  卡米尔把紫罗兰塞到安迷修的怀里就自顾自地向花店门外走去丝毫没有再停留一点的意思。

  安迷修连忙跟上他的脚步。

  “你走的时候大哥在干什么?”

  “睡觉。”

  “……哦,我晚上还有论文要写我就先走了。”

  “好。”安迷修目送着卡米尔上出租车,自己则是沿着泰晤士河畔慢慢地走着,紫罗兰淡淡的花香偶尔随着风飘进鼻间。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残阳把白云浸染上一层与之相同的颜色,泰晤士河中偶尔掀起的波澜将倒映在河面的天空扭曲,最后又归于平静。

  安迷修停住了脚步:嗯……我是不是忘了什么?我好像忘了买花的种子了……

  想到这里的安迷修无奈地转身回花店。

  安迷修来到花店门口正好碰到拿着花洒刚要从店里出来的艾比。

  “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其实……是来买花的种子的。”

  艾比无奈地叹了口气帮安迷修推开门:“你要什么种子?”

  “鸢尾,满天星,紫罗兰……还有玫瑰。”

  “紫罗兰?可是你这里不是有吗?”艾比看向安迷修放在门口的紫罗兰花束。

  “我想自己种来试试。”而且如果这是紫罗兰我养不活就……非常有趣了。

  “好吧。”艾比把花洒丢给埃米,自己则走到了柜台后的木柜里左翻翻右找找拿出了几个用牛皮纸包装得很精美的小袋子。“这个是紫罗兰,这是满天星,还有鸢尾和玫瑰,给。”艾比说完又从柜子里拿出一本明显被人翻了很多遍的小册子。“这个也送你了,都是养花的基本常识,反正现在我也用不着不如送你了。”

  艾比把四个袋子和一本小册子一并丢给安迷修后拍了拍自己手上的灰,对安迷修灿烂地笑道:“这些种子就当是我送你的吧,谁叫你是那个面瘫矮子认识的人呢。”

  安迷修接过种子随口一问:“你们和卡米尔很熟?”

  “那是当然,他从Star Sea第一天开门就来光顾了,那个时候……父亲还没有去世,父亲的姐姐也还在,他也才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当时我父亲经常拿我和他的沉稳作对比呢,后来父亲去世了,父亲的姐姐也消失了,”艾比说到这里时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用平静的语调仿佛根本不是在讲述自己的故事,“花店就由我来接手,这时候我们才真正和他熟络起来的,还有一段时间花店快开不下去了也是他来帮助我们的,说起来还真是奇怪,明明就是一个小花店,却能得到雷氏集团三少爷的资助,但那个面瘫矮子你也是知道的嘛,不问他就永远都不会说,当然,有时候问了他也不说,所以我猜测,他是因为要给他哥哥买花才不让花店歇业的,哎呀我说的话好像有一点多了,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艾比转移话题的能力太拙劣但安迷修也没有拆穿她,他小心翼翼道:“对不起啊,提及了你的伤心事。”

  “没事都过去了,我倒认为现在的我并不是一个当事人,而是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呢,对了你还不准备回去吗?天马上就要黑了诶,我们也要关门了。”

  经艾比提醒安迷修才反应过来现在已经很晚了,是时候该回去了。

  

  “那我就先走了,还有人在家里等着我【回去给他做宵夜】呢。”

  “行,拜拜。”

  

  

  等安迷修回到雷狮家时已经将近十点了,有几颗闪闪发光的星星点缀在如墨般的黑夜里,皎洁的弦月挂在空中,有几片薄纱似的轻云飘到了它的面前将弦月隐匿在云中,为这纯洁的月光带来了一种飘渺神秘的感觉。

  雷狮正侧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没有开灯,屋子里漆黑一片,安迷修轻轻地推开古典的红木大门走了进去,往墙上摸索着想要开灯。

  “你回来了?”

  “啊,啊?嗯,我回来了。”黑暗中突兀的声音差点把安迷修的魂儿给吓没。你想想,大半夜【虽然也不算半夜】回到自己以为没人的屋子结果有人突然出声你能不被吓一跳吗?

  “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雷狮慢慢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坐好,翘起二郎腿看向他所认为的前方。

  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有一点心虚,他的目光一次都没有停留在雷狮身上,自己把紫罗兰花束放在雷狮面前的桌子上后就乖乖地站到了一旁。

  有一种熟悉的淡淡香味飘入雷狮的鼻中。“紫罗兰?”

  “嗯,我去了一趟花店,正好碰上了卡米尔然后就回来晚了。”

  “卡米尔?他还是和平常一样啊,对了他不是应该在上课吗?”

  “他今天下午没课。”

  “哦。”

  安迷修此时显得异常乖巧,雷狮问什么他就答什么,连慌都不敢撒一个。

  雷狮的嘴角微微勾起,心情明显好了很多,安迷修茫然地看着他笑,刚想开口雷狮的声音就出现了:“你去的花店,名字是不是叫Star Sea?”

  “啊?你怎么知道?”

  “那当然我还知道更多呢,”雷狮显出一副得意的样子道:“花店的名字不叫作Star Sea的,他以前……好像是叫‘花间小屋’?我觉得这个名称太老土,太难听,太大众化,就帮他们重新取了一个,怎么样?那字儿写的还不错吧?”

  “不是……等等,那字儿是你写的啊?!”

  “对啊就是我亲手题写的有什么问题吗?你该不会是没看懂我写的花体吧?”

  “呃……这个……开始时没辨认出来……不过,你为什么要取这个名字啊?”

  “……”雷狮罕见的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道:“我一直很喜欢星空,但是……现在的我却看不到了。”

  “啊……对不起。”

  “你又没有做错什么道什么歉?”

  “对了,卡米尔告诉我你是可以复明的,但是你为什么……”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了。”雷狮打断了安迷修接下来的问题,脸上又恢复成了开始时的冷漠,他又把自己禁锢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守护着那片世界里的坚冰,还有坚冰最深处那被封藏的心,对外界的一切都展示出自己冷漠的外表,以及坚冰外层的伪装。

  不存在的隔膜横在两人的中间,把两颗本来就相隔千里的心分得更远,但是啊,无论距离多远,绕了一圈也还是会遇见的,只不过还不是现在。

  

  

TBC.

》》》

说好的停更都是假的,呵×【忍不住写文的手×】

  

评论 ( 14 )
热度 ( 3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