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诅咒亦是祝福

西欧魔幻pa 【其实还是现代的×】

巫女猎人安×女巫雷【女巫是代名词,并不是真的女的!】

前世今生设【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

————————————————————————————

  “吾,布伦达,以吾之身加全部法力诅咒人类安迷修,永生永世,不老不死,承受着这世间的孤独和寂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这既是一个的祝福也是一个诅咒!”女巫的祝福可是很难得的,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啊。

  “安迷修……你可……”

  叮铃铃——

  床边的闹钟响起,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前的窗帘缝隙射进昏暗的屋子里,空气中跳跃的灰尘落在棕发男人的脸上,他身旁那人动了动仿佛受不了这吵闹的铃声一般用双手捂住了耳朵,但那烦人的铃声如魔咒一样钻进他的耳中,他闭着眼轻轻一挥手就把闹钟“拍”到的地上。

  倒在地上的闹钟还在不折不挠的响着,棕发男人轻轻笑了笑,起身把身旁人的被子掖好在他额上轻轻烙下一吻后下床把闹钟拿起来关掉。

  床上那人把捂住耳朵的手放了下来继续睡。

  棕发男人笑着摇了摇头,把昨夜甩在地上的衬衫捡起来,看着上面沾满乱七八糟的液体愣了愣,又看了眼床上睡得安稳的那人。

  他从衣柜中翻出干净的衣服套上走向了厨房。

  “唔……安迷修?你去哪儿了?”雷狮迷迷糊糊地用手臂捞了一下却只捞到了柔软的被子后终于醒了过来,向四周望了望却没有看见熟悉的人的身影。

  雷狮慢慢坐起身尽量不牵扯到腰间疼痛的地方茫然地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下床随便找了件过大的衣服套在自己的身上就出去了,衣服下摆刚刚遮到布满红痕的大腿。他慢悠悠地晃到厨房那里,果不其然看到了正在做饭的自家恋人。

  雷狮坏笑着扑上去双臂环绕住安迷修的腰,仗着身高优势附在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道:“怎么?不在床上等我醒就一个人起来了?”

  安迷修回过头看着雷狮这诱人的装扮面上淡定道:“你先去洗脸,早饭一会儿就好。”

  雷狮却清楚地看到了安迷修那红透的耳尖。他轻笑了一声,酥酥麻麻的感觉包围了安迷修全身。接下来雷狮扳过安迷修的肩膀在他唇上强行亲了一下,却只是浅尝辄止,并没有深入进去,大概是碰了一下就放开了。

  然后雷狮心情愉悦的转身走向厕所洗脸刷牙去了,只剩安迷修一人红着脸专心做自己的饭。

  安迷修端着餐盘出来就看到了雷狮依旧穿着那件只能遮到大腿的衣服趴在餐桌上侧着头脸贴着桌面,如同一只慵懒而高贵的猫【其实就是条死鱼×】。

  “终于做好啦?我都快饿死了。”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雷狮抬起头不满地瞥了一眼安迷修,但在安迷修眼里,这种眼神无异于撒娇。

  “雷狮,你是‘女巫’应该是不会饿的吧?”

  “嘁,‘女巫’也是普通人为什么不会饿了?!”

  “是吗……”你其实只是自己想吃而已吧。

  得到早饭的雷狮立刻吃了起来,动作虽快却不失优雅,安迷修深深地看了一眼狼吞虎咽的雷狮然后吃起了自己的那份。

  结束了丰富的早餐,安迷修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板一遍一遍的换着台,雷狮则躺在安迷修的大腿上玩着平板。

  雷狮看着平板上游戏界面上的“win”满意的笑了笑把平板丢到一边,抬手把安迷修的脸拉下来自己把头稍稍抬起在上面吻了一下笑道:“喂,安迷修,今天陪我出去玩。”

  “好啊。”安迷修回应似的在雷狮亮晶晶的眼睛上轻轻碰了一下。“你想去哪儿?”

  “游乐园!”

  “……???为什么……你会知道游乐园这种东西?”

  “嘁,我不知道的难道我不会去查吗?我可是听说……”雷狮起身双腿张开坐到安迷修的腿上,脸上依旧是张扬的笑容“游乐园可是情侣们的旅游胜地啊,不想去看看吗?”

  “你其实只是自己想去玩吧。”

  “没有你陪我去我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

  “行。”

  安迷修的双臂虚虚环住雷狮纤细的腰,璀璨的星河和深邃的青蓝交汇,他们的眼中都只有彼此的身影。

  安迷修对准雷狮的唇吻了下去。

  舌尖轻松撬开雷狮本来就闭得不紧的唇瓣,勾起他甚至比自己还要热烈的小舌。盛不下的津液从雷狮的嘴角留下。

  一吻完毕,雷狮意味不明地看了看安迷修已经起反应的下体,双腿微微收拢用膝盖蹭了蹭安迷修那个地方,果不其然听到了安迷修逐渐变粗重的呼吸。

  “只是亲一下就起反应了,你这是有多想上我啊?”

  “如果不是等下要出去,我真想现在就在这里把你办了。”

  “停停停,你都说了等下要出去对吧,所以现在可不能做。”雷狮从安迷修的腿上下来,伸了个懒腰走向卧室。“我先去换衣服了。”

  “我也去。”

  “?”

  “衣服刚刚被打湿了……”

  “噗。”

  雷狮在安迷修衣服上最显眼的位置上看到了一滩水渍,用手指甲想都知道这是刚刚不小心滴落上去的津液。

  雷狮换衣服永远比安迷修要快,现在他正站在门口低头刷着B站。

  安迷修走近雷狮,雷狮听着他的脚步声,在他还差自己几步的时候把手机收到自己的口袋抬头笑道:“换好啦?等等……”

  “嗯?”

  “你就这么喜欢和我穿情侣装吗?”

  安迷修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看雷狮瞬间懂了。两个人穿的是同款的衣服,只是颜色不一样,乍一看还真的挺像情侣装的。安迷修真的是随机选的,不过既然雷狮是这么认为的那就顺着他的心意来吧。

  “对啊我就是喜欢和你穿情侣装。”

  “噗,你这个思维怎么跟小孩子似的,你还怕我被别人抢走吗?”

  “不,我只是想向别人彰显你是我一个人的而已,别人连看都不能看。”

  突然的直球打的雷狮猝不及防,耳朵尖浮过一层可爱的粉色,雷狮直接转过身背对着安迷修。“行了行了,一天到晚就知道说这些骚话,也不害臊,走了。”

  安迷修看着雷狮前进的背影笑了笑,拉过他的手,然后十指相扣走到他旁边。

  今天的天气甚好,又是休息日,游乐园的人自然很多。雷狮和安迷修排着队买票,而雷狮实在忍受不了了这烦人的阳光,丢下安迷修就到一旁的树荫下乘凉了。

  终于排到安迷修了,买好票的安迷修回头却没有找到躲在树荫下乘凉的那个高佻的身影。

  安迷修向四周望了望却一直没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顿时心慌了,匆忙拨开人群寻找雷狮。

  “喂,你往哪儿看呢?”

  安迷修抬眼正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属于他的那一片星河,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

  安迷修迅速来到雷狮的旁边却发现他一手拿着一个冰淇淋。

  雷狮把其中一个冰淇淋递给安迷修。

  “我只是去买个冰淇淋而已,又不会丢。”

  安迷修撕开包装舔了一口冰淇淋没有说话。

  “你不会真的生我气了吧?我错了好不好?”雷狮到安迷修的前面面对着他倒着走。

  安迷修扭头不看雷狮。

  雷狮凑过去舔了一口安迷修的冰淇淋,正好碰到了安迷修还未来得及收回去的舌尖。

  “你干什么?!”

  “我只是想尝一下而已,看起来你的好像比我的好吃。”

  安迷修沉默地看了一眼雷狮手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冰淇淋。

  明明没有什么两样好不好!

  “是一样的。”

  “嗯……可能我就是喜欢吃你的?”

  “唉……走吧,不是要去玩吗。”

  “那你能告诉我你刚刚为什么这么生气了吧?”

  安迷修不语。

  我……只是害怕你像以前那样突然就不见了而已,无论我找到你多少次,后来你都会莫名其妙的不见,几天后又会传来你死亡的消息,甚至有几次在你失踪之后再找到你时你又会在我的面前死去,我真的……真的一刻也离不开你了。

  安雷二人走到游乐园时冰淇淋正好吃完。

  雷狮舔了舔不小心沾到自己手上的糖水,嫣红的舌头拂过白皙的手背,看得安迷修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然后雷狮就扯着安迷修的手腕跑向海盗船,欢脱得像个疯子×

  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就坐上了贼船,雷狮坐在他旁边看他呆住的样子就伸出手掌在他面前晃了晃。

  “怎么了,吓呆了?这还没开始吧?”

  安迷修回过神来对雷狮笑了笑:“我怎么可能会怕?话说你是不是对船有什么执念啊?以前我就这么感觉了……”

  “得了吧,我就是对船有执念怎么样,你自己对马还不是一样的执念,等会儿可别被吓到哭出来啊。”

  机器终于启动了,雷狮兴奋地看向前方,眼中闪烁出来的光芒是安迷修从未见过的,就宛如浩瀚的星河中那颗最闪亮的启明星,在如墨的夜晚中指引人方向的启明星。

  星星看了过来。

  安迷修的心脏停了一拍。

  好像很早之前有某个人也用这种眼神看过自己,而那个人和眼前这个人的身影渐渐重叠。海盗船终于停止摆动了,安迷修则是盯了雷狮一整个过程。

  “布伦达?”

  “嗯?安迷修你说什么?”雷狮还沉侵在刚才的刺激中,没听清安迷修说了什么。

  “没什么,你还有什么想玩的吗?”

  “废话,来游乐园当然是要把游乐园里面所有的设施都玩一遍啊。”

  “你可别告诉你不愿意。”

  “怎么可能,走吧。”

  过山车,跳楼机,鬼屋……反正能玩的都玩了,不能玩的也玩了,有的还甚至多玩了几次。

  玩完所有的项目已经临近黄昏,不肯屈服的太阳斜斜地挂在天边,原本纯白的云朵在阳光的直接照射下被染成了如血一般红色,又一点一点地被不知名的大山吞噬。

  “你想去玩什么?一直都是我一个人扯着你去玩你都没有说什么就没意思了。”

  都玩遍了你才跟我说这个?!安迷修看向不远处的旋转木马。

  “我们去试试旋转木马吧。”

  “……”雷狮愣了一会儿随即发出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玩意儿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是你作为一个没马骑士的残念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狮笑得肚子痛,差点站不稳时又扶着安迷修继续笑。

  等雷狮笑够了,安迷修无奈道:“能玩的都玩过了,还能怎么办……”

  雷狮擦掉自己眼角刚才笑出来的眼泪牵起安迷修的手奔向旋转木马。

  “那就走吧。”

  

  欢快的音乐响起,周围零零星星的几个小孩子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这两个明显成年的人,雷狮实在受不了小孩子们宛若看怪物一般的眼神,等旋转木马停止了后雷狮立马拉着安迷修下来远离了这个地方。

  “安迷修。”

  “嗯?”

  “我们是不是只剩最后一个项目没有去玩了?”雷狮的眼睛看向矗立在游乐园中央的摩天轮,摩天轮周围泛出淡蓝色的光芒,然后又变到了紫色,颜色在黑夜中反复变化,就想点缀在墨布上的眼睛,还眨呀眨的。

  “那就走吧。”

  

  摩天轮向来是情侣们必要的旅游胜地,而安迷修和雷狮从来都没有来过,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

  雷狮特地选择了一个空的座舱坐了进去向还在外面的安迷修招了招手。

  安迷修进去坐到雷狮的对面,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又把头扭开了。

  “没想到你居然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我只是有点惊讶而已。”

  “哼哼你等着吧,更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安迷修转过头疑惑地看了一眼依旧笑着的雷狮,雷狮用一条手臂搭在栏杆上撑着自己的头,凝视着窗外的风景。

  摩天轮慢慢地升高,然后越升越高,快要到最高点的时候,一簇绚烂的烟花绽放在安迷修的眼前。

  “雷狮?你???”

  安迷修侧过头惊讶地看着座舱窗外一簇簇五颜六色的烟花,又把头转回来看着雷狮。

  “安迷修,生日快乐。”

  “你……还记得我的生日?!”

  “我为什么不记得啊?不就轮回了这么多次吗,我的记忆又没丢,这点小事我还是记得的。”

  “这是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哦,你可不能不收。”

  安迷修轻笑了一声:“我怎么可能会不收呢,只要是你送我的东西,我都会一分不落地收下。”

  “包括那个诅咒?”

  “当然,还有,那个也不是诅咒不是吗?明明就是你对我的祝福。”因为那个祝福,我才能在以后的日子里遇见这么多次你。

  “我说那个是诅咒那个就是诅咒!我就是要诅咒你永远都只能和我在一起!”

  安迷修无奈,雷狮的不讲道理他已经习惯了,但这次的不讲道理,居然会让他感觉这么开心。

  窗外的烟花临近最后时刻,雷狮伸出手在安迷修面前打了一个响指。“最精彩的来啦。”

  话音刚落,窗外的烟花全部消失,只剩下一片漆黑的夜。然后有两束直线直冲云霄,一条青蓝色,一条紫色,然后这两条线交汇成一个心形,又错开写上了两个名字。

  安迷修。

  雷狮。

  安迷修彻底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纯黑的夜空中映照着两个人的名字,中间连着一个心形。

  雷狮起身捧起安迷修的脸吻了上去,分离后在烟花最后的爆炸声中轻声道:“安迷修,我又要走啦。”

  听说一对情侣在摩天轮中升到最高处时亲吻对方就会永远的在一起,但安迷修觉得这一切不过是骗人的而已。

  摩天轮一圈转完,雷狮和安迷修出了游乐园沿着江畔走,快到家的时候,雷狮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他叹了口气对安迷修道:“以前就不想让你看到我离开的样子,但是今天,我不想再让你这么不明不白地看着我消失啦。我对你下了诅咒后,我自己是会转世的,不过每次都活不长就是了,我的每一世都有前一世的记忆,所以,来世再见,最后——

  我爱你,安迷修。”

  在安迷修的眼中,雷狮的身影和当年布伦达扑向自己剑的身影重合了起来,当年的布伦达笑得狂妄,笑得毫无牵挂,而现在的雷狮笑中依旧带着狂妄,但却缺少了毫无牵挂的情感。

  也对,在这个世间,也只有安迷修能让雷狮有所牵挂了吧。

  在雷狮消失的最后一刻,雷狮在安迷修的额头上印下了今天最后一个也是这一世最后一个吻,然后彻底消散在空气中。

  安迷修把手覆上雷狮刚才亲吻自己的地方,眼泪无声息地掉落下来,砸落在地上。

  下一次,又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了啊……

  

  

  叮咚——

  “嗯?这个时候还会有谁来找我啊?”安迷修疑惑地推开门,站在他面前的,是年轻充满活力的雷狮。

  “你好安迷修先生,这里有一个名叫雷狮的大型生活残废,请问你签不签收呢?”

  在安迷修看到雷狮的那一瞬间,破碎的心终于被重组了起来,他扑过去紧紧地抱住雷狮,勒得雷狮感觉自己要窒息了安迷修才放开他。

  “我回来啦。”雷狮安抚似的拍了拍安迷修的背在他耳边笑道。

  “嗯,欢迎回来。”

  

  

  纯白的月光挥洒在华美的庭院里,庭院中间的那人正好好的坐着,那个人随意挥了挥衣袖,桌子上就出现了一套精美的茶具。又有一个人来到庭院,来人举起一把纯银的剑对准坐着的那人,并不说话。

  打破这份宁静的人却是那个坐着的人。

  “呵,安迷修,我想过要来杀我的人有哪些,可我独独没有想过他们居然会派你来杀我。”布伦达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为自己倒茶,眼神丝毫不落在举着剑要杀了他的安迷修身上。

  “布伦达,你说过你一向追求公正,可你为什么要杀害这么多无辜的人?!他们没有做过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吧?”

  “我想杀就杀,哪有这么多的理由。”布伦达抿了一口茶,红茶香甜的气息在口腔中蔓延,在心里感慨了一句自己泡的茶真好喝后站起来走向举着剑的安迷修面前。

  布伦达一步步逼近安迷修,安迷修则一步步地向后退,举剑的手都在颤抖。

  “你不是要杀我吗?为什么你的手在抖?我可给你一句忠告,杀人的时候手抖可不是一个好习惯。”

  布伦达握紧安迷修的剑刃,鲜血从他的手中流淌出来,但他好像是根本感受不到痛意一样依旧在逼近安迷修。

  然后剑尖抵到了布伦达的胸口。

  “怎么?下不去手?你这个样子可怎么做一个真正的‘女巫’猎人啊?来吧,我给你一个机会杀了我怎么样?杀了我你就是一个真正的‘女巫’猎人了,不满意吗?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活得够久了,早就想死了,所以你好歹成全一下我?”

  剑刺破布伦达的胸膛流出鲜红的血,安迷修想要抽出自己的剑,剑刃却被布伦达我这抽不出来。

  “布伦达你放手!我不想杀你!”

  “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虚伪啊,你明明就是来杀我的……噗!”鲜血从布伦达的口中喷出来,他用衣袖随意抹了抹嘴边的血迹继续道:“你有必要装出这么圣母的样子吗?得了得了,快点杀,我还不想活了呢。”

  安迷修的剑彻底贯穿布伦达的身体。

  布伦达闭眼的瞬间笑了。

  “吾,布伦达,以吾之身加全部法力诅咒人类安迷修,永生永世,不老不死,承受着这世间的孤独和寂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这既是一个的祝福也是一个诅咒!”

  “安迷修,你可一定不能忘了我啊,我以后还会来找你的,记得好好的活下去迎接我的来到,最后——

  我爱你,安迷修。”

  或许很久之后布伦达才会知道,安迷修当时并不想杀他,而是想带他去一个只有他们的地方藏起来不被任何人发现,但那个时候,安迷修不相信布伦达,同时,布伦达也不相信安迷修,所以才会有着这个诅咒,抑或是祝福。

  布伦达遵守了他的诺言,变成了新的身份——雷狮来到了安迷修的身边,以轮回的方式陪着安迷修永生。

 END.

————————————————————————————

真·中考前的最后一更,我要冲刺40天!!!

最后,祝安哥生日快乐!永远19岁!

  



评论 ( 5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