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无题(前)

是上一篇之前的故事!


顺便交个作业……


嘤嘤嘤土豆她就是个恶魔!我要控诉她!!!


》》》


  “嗯对这个搬到那里去,诶诶诶别动!歪了歪了!”

  

  “这样吗?”

  

  “嗯现在看起来舒服多了。”

  

  “老大这个搬到哪里去?”

  

  “搬到我房间的角落去。”

  

  “好的!”

  

  “大哥,这个……”

  

  “这个就放在我床头好了。”

  

  “嗯。”

  

  凹凸星不分季节,但分昼夜,现在恰好是白天,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光源照亮了半个凹凸星,寂静之森【自己瞎取的名字别当真】里大多都是低等级的魔物,非常适合弱的参赛者或新手赚取积分,但同时寂静之森也是全凹凸星最大环境最好的一片森林,吸引了很多的参赛者都把自己的“家”建立在这个地方,所谓家,不过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庇护所吧,毕竟谁也不想独自一个人在外面就这么大胆地睡去,不然可能你连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别看参赛者们在早上都杀得你死我活的,一到晚上你说不定就能看到打得最激烈的那波人还在一起撸串喝啤酒,这是凹凸大赛的参赛者们的一个不成文但人人都在照做的规则——

  

  到了晚上就放下仇恨,不准杀人,不然就会受到全体参赛者的追杀,但早上你还是该杀人杀人,该赚积分赚积分。

  

  

  

  

  今天的寂静之森好像有了一点不同,一大早上就出现了有人搬家的情况,但恰好那些强大的参赛者大多都出去狩猎了,所以寂静之森中只有那些能力弱的还有懒得出门宅在家的参赛者,向人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大赛第四在搬家,资金丰厚的他又有了一栋新房子,这让那些穷得吃土的人想打他,但是打又打不过,还能怎么办?只能憋在心里疯狂地嫉妒了。

  

  “喂雷狮,你就这样坐在沙发上啃着苹果支使我们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安迷修挂好了相框从椅子上下来对坐在沙发上像个大爷一样需要人伺候的海盗道,语气中透露着一丝丝的不满。

  

  “我没有良心为什么会痛?”雷狮是何等精锐的人,他当然知道安迷修是在抱怨他,但他就是觉得把耿直诚实的小骑士怼得说不出话来很快乐,他看了眼手中被啃得只剩一口的苹果,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很好的想法。

  

  雷狮把最后一口苹果咬了下来将果核呈抛物线的状完美地丢进了垃圾桶,然后起身走向正在擦桌子的小骑士扯着他的领带交换了一个充满苹果味的吻。

  

  一吻完毕,雷狮有点好笑地看着安迷修那比苹果还红的脸,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道:“喂,你该不会是傻掉了吧?不就亲一下吗,都已经在一起了还……唔!”

  

  安迷修摁着他的后脑勺又吻了上去。

  

  直到雷狮快没气了安迷修都不准备放开他,雷狮被亲软了站都站不稳只能扶着骑士的肩膀,他睁开了眼睛却对上了安迷修那双温柔得足以溺死人的青蓝色眼眸,下意识地放弃了挣扎任由安迷修摆布。

  

  “这次亲够了吗?”安迷修终于放开了他,雷狮擦了擦嘴角盛不下的唾液调笑道。

  

  “嗯……没亲够。”

  

  “……快点去打扫卫生,这种事我们晚上再说。”

  

  “好的!”安迷修瞬间听懂了雷狮的意思立马拿起刚刚被自己丢到一边的抹布开始擦灰尘。

  

  围观了一切的海盗团成员:呵,恋爱中的男人都没了智商。【看透.jpg】






END.


》》》


评论 ( 2 )
热度 ( 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