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无题

自己的审核文√

安雷在一起设定.

》》》

  光芒暗淡的月挂在猩红的天空之上,偶尔闪烁着几颗极为明亮的星星,那是由参赛者组成的浩瀚宇宙。
  
  原本凹凸星上最繁盛的森林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血染红的地狱,地上零零散散地躺着已经不动的参赛者,有的鲜血还在从伤口一股一股的流出来为大地滋润生灵为下一届参赛者装点场地,有的正在被大赛系统格式化成为了各式的碎片飘向天空,还有的躺在地上苟延残喘,但这些苟活的人也都慢慢闭上了眼睛和他们的元力武器一起化为碎片。
  
  现在勉强还站着的,哦不,是活着的只有两个人——
  
  安迷修,雷狮。
  
  
  
  大赛第一的嘉德罗斯已经被狂暴化无意识的金用矢量冲击贯穿了胸膛,他的棍子断成了两截,一截埋在土里,另一截不知道被扔在了什么地方,他已经逐渐开始变成碎片飘向那片寂静冷清的星空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杀了嘉德罗斯的金因为承受不住失控的力量自爆在了众人面前,什么都没有留下,连碎片化都没有经历。
  
  然而狂暴化的金出现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目睹了嘉德罗斯将他的发小“推”进了寒冰湖而已,生死不明。
  
  但嘉德罗斯真的这样做过吗?无人可知,或者说是知道的人都死了。
  
  
  实力弱的参赛者早就在嘉德罗斯和金的对决中受到波及死亡了……
  
  在残酷的大赛中,无论你有多么强大的实力还是多高的排名,现在也只能成为宇宙中冷冰冰的一颗陨石,最后的用处仅仅是给人观赏罢了。
  
  那是由参赛者组成的万丈星辰。
  
  
  
  喂安迷修,只剩我们两个人了。雷狮的脸上依旧是那抹不可一世的狂妄笑容,额上的鲜血落到睫毛上,他眨了眨眼睛对对面离他不过几米远的骑士说道。
  
  骑士白色的衬衫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原本如森林一般碧绿的眼眸变成了深沉的墨绿色,但是当中仍然倒映着对面撑着雷神之锤才能站立起来的宇宙海盗。
  
  流焱已经断掉失去了柔和的光芒,他现在只不过是靠着凝晶勉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元力所剩无几导致凝晶的光芒非常的微弱仿佛在为这世界悲鸣。
  
  那你准备怎么办?安迷修道。
  
  “当然是像我们之前讨论过的一样,我生你亡啊,忘记了吗?”
  
  “好。”
  
  说着,骑士就已经举起了淡蓝色的剑对准了自己炽热的胸膛,海盗的指尖却发出一丝细小的电流打到了他的手上。
  
  “啪嗒”,凝晶掉落在了地上。
  
  你干什么?骑士问道。
  
  我要亲手杀了你。海盗突然笑了起来露出一颗尖锐的虎牙,他丢下了雷神之锤一步一步地走向失去支撑物身体有些不稳但还是没有跪在地上的骑士。
  
  凝晶的光芒微微刺痛了骑士的眼睛,刀尖稳稳地指向了他鼻前几厘米处,只要微微一抖就可以划破皮肤让鲜血冒出来,而骑士的眼睛一直在平静地看着对面的那人,那人的眼眸还是如同初见时那般纯粹,眼底闪着不惧一切的火焰。
  
  但是现在雷狮的眼神中溢满了骑士看不懂的情绪,有释然,有不满,甚至还有一点恐惧,因为凝晶的剑锋在轻轻地颤抖着,最后,还有掩藏在最深处的——
  
  爱慕和思念。

  骑士突然感觉自己的海盗不对劲,但是事情发生得就是这么突然,因为海盗并没有将剑刺进他的身体,而是在骑士闭眼准备接受死亡的那一刻捅进了自己的胸膛。

  等他再次睁眼的时候,他已经被他的海盗紧紧地抱住了不能动弹。

  最后,海盗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我可舍不得你死,给我好好活下去啊我的骑士。

  【雷狮——回收】

  恭喜参赛者安迷修获得本次凹凸大赛的胜利,请前往大厅领取奖励。

  大厅——

  笑容满面的审判者悬浮在半空中俯视着这次的胜利者,他问满身是血的骑士你想要什么奖励。

  骑士顿了顿仰头对审判者道:“丹尼尔,我不要奖励,我要凹凸大赛的全部人都活过来。”

  “这个要求难度有点大啊……”丹尼尔的脸上依旧是那种没有任何温度的职业笑容,他道,“不过,如果是神使的生命,那就好办多了。”

  “好,我愿意献出自己的生命换取他们所有人。”骑士毫不犹豫地道。

  “不后悔?”

  “不后悔。”自从雷狮死后就再也没有后悔的了,师父,对不起,我爱上了一个与您从小教我的骑士道完全不符合的恶党,但我绝对不会违背我的信仰,我爱上他只是因为他猛地撞开了我的心门强硬地闯了进来在那里定居,无关身份,无关地位,我爱他所以我想要他活过来,在浩瀚的宇宙中我会不会再次遇见师父您呢?

  骑士闭上了眼睛,两行眼泪从眼眶中涌出来,墨绿色的眼眸重归碧绿,但是有着它们的人却已消失。

  我也舍不得你死啊,要在新世界好好地活下去知道吗?


  雷狮感觉自己最近特别的健忘,经常忘记这样忘记那样,忘记那样,比如说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买了一栋房子,经常打开冰箱找有没有吃的但是冰箱始终是空无一物,每天早上起来总会习惯性地往桌子上看一眼,然而上面什么都没有,一个人睡在双人床上非常的不习惯,因为他总感觉这栋房子不是他一个人的。

  冰箱里本来应该有着还未开封的蔬菜和最底层珍藏的酒,可是里面没有,早晨的桌子上应该有冒着热气的早饭等着他,可是没有,宽大的双人床上不应该只有他,可是事实上整个空荡荡的房子里从始至终只出现过他一个人。

  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人……雷狮蜷缩在床上,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眼眶不自觉地红了,眼泪浸湿了一小片床单。

  “啊……安……?”

  安?安是谁?

  他好像是我最重要的那个人,可是,我真的记得他是谁吗?





END.

嘉嘉没有把格瑞推进寒冰湖,金看到的画面是这样罢了×

给组织丢人了……朋友们安雷铝间集制造了解一下啊!!!

评论 ( 2 )
热度 ( 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