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六)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

不定期更新的那种慎入×××一般都不会超过一个月的√【其实是因为三党要考试啦没时间而已】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

》》》

       属于烤肉独特的牧然味一遍遍地刺激着雷狮嗅觉。雷狮慢慢地摸索着下了床,刚刚喝完酒醒来之后头微微有些钝痛,他坐在床边用大拇指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后站起来绕过地上的衣服走到房间门口处摸到门把手打开了门,双手撑着楼梯的栏杆处眼睛向下方看去,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安迷修的烤肉,是在自家的客厅里考的。

  而被人看着的安迷修却浑然无知,他一遍遍地把烤肉翻转往上面刷油,等一切都烤好后他的额头上已经被一层薄汗给覆盖了,雷狮家的暖气本来就开的很足,更何况他一直都是在火边专心地烤肉,没有汗水才怪!

  安迷修把烤好的肉一片一片的叠在奢华的托盘上后又伸了一个腰用袖子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一抬头就看见了趴在楼梯栏杆正看着他的雷狮——

  他吓得差点撞到烧烤架。

  “雷雷雷……雷狮?!”

  雷狮扶着栏杆一步一步挪下楼梯,凭着感觉走向安迷修的方向,因为之前被安迷修牵着走过楼梯,所以现在雷狮只是扶着栏杆也能自己下来了。在距离安迷修还差几米的时候雷狮停住了脚步,接着他转身走到沙发那儿先是用手感受到沙发靠背的皮质触感然后一屁股坐了下去,翘起二郎腿闭上双眼道:“怎么?看见我你很惊讶?”

  “没……没有,只是在想现在的你应该在睡觉才对,怎么会起来……”还一直站在那里看着我不吭声。

  “你才来了一天就摸透我的生活习惯了?”

  “不,也不是,只是……”这些是卡米尔告诉我的……

  “都给你一天时间你还没弄清楚我的生活习惯啊?!”

  “啊?”安迷修懵逼地看着明明是生气的语气但脸上却看不出怒气甚至还有点想笑的雷狮。

  “行了行了我是被烤肉味弄醒的,我的烤肉好了吗?你做饭这么厉害的话烤肉也应该不赖吧?”

  “嗯……大概?”安迷修端起放在餐桌上的托盘走向雷狮。“这是我第一次烤肉……你尝尝?”

  看着雷狮丝毫没有要接过来自己吃的意思,安迷修只好无奈地拿起刀和叉,把烤肉均匀地切割成小块,用叉子叉起送到了雷狮的嘴边。

  “张嘴,我喂你。”

  雷狮顺从的张开了嘴,安迷修把烤肉喂到他的嘴边。

  雷狮咀嚼了一会儿,把肉吞了下去后舔了舔自己嘴角的油张开了眼睛道:“嗯,烤得还不错。”

  “那是当然!”本来安迷修还没有自信说这个烤肉好吃,毕竟他自己都没尝过,但听到雷狮夸奖之后就开始洋洋得意起来。“不比外面烤得差吧?”他又叉了一块烤肉送到雷狮的嘴边。

  “嘁……得了吧,你这个还和外面的差得远呢。”雷狮又闭上了眼睛。“不过……也勉强勉强吧,第一次烤肉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不错了,再接再厉。”

  安迷修机械地重复着切肉,叉肉,把肉送到雷狮嘴边这一循环动作,雷狮则是闭着眼享受着安迷修的投喂,活脱脱的一个一级生活残废,虽然他本来就是残疾人。

  “那个,雷狮,肉没有了。”直到安迷修把托盘里最后一块肉喂到雷狮嘴边后他才开口道。

  “啊?哦,吃完了吗?那我去睡觉了。”雷狮又睁开了眼从沙发上站起伸了个懒腰后揉了揉自己刚刚吃撑微微有些隆起的腹部正准备向楼梯口走去。

  安迷修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雷狮疑惑地回过头看向安迷修的方向。

  安迷修的脸上犹豫了一会儿对雷狮绽放一个灿烂的笑脸道:“我送你上去吧。”他很清楚雷狮看不见,但他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非要对雷狮笑,也许……傻了?【不,你们相信我是安吹】

  “我自己能走,不用你送。”雷狮甩开了安迷修抓住自己的手。

  “我不管!”安迷修直接用不容人拒绝的力道牵住了雷狮的手。

  雷狮空洞的眼神倒映着安迷修的身影,给安迷修一种雷狮看得见他的错觉,但也仅仅只是错觉罢了……

  “随你。”雷狮任由安迷修牵着,到自己房门前的时候安迷修放开了牵着他的手,雷狮走进房间回过头迟疑道:“安迷修,你刚才说送我上来的时候是不是笑了?”

  “对啊。”

  “你做这份工作很开心吗?”

  “那是当然,薪水这么高不喜欢也得喜欢啊。不对,你怎么知道我笑了?”

  “你的语气,还有,你现在也是笑着的对吧?”

  “是。”安迷修也没有掩饰,就这么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谁知道雷狮却沉默了。

  安迷修看雷狮的脸色不对,又急忙道:“我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的。”

  “嗯。”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好了你滚出去吧我要睡觉了。”

  “是。”安迷修退出了房间还顺手关上了房间的门,脑中却一直回荡着刚刚和雷狮的对话。

  雷狮刚才的突然冷漠……是为什么?

  安迷修不想去深究这个问题,也没有心思去深究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既不在安迷修的工作范围,而且就算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又能怎么样呢?

  但是啊……只要想到的问题,无论过了多久这个问题迟早都会再次出现的。

  现在的安迷修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得到足以养活自己的钱就够了,至于其他的,一律不听不想不知道。

  

  

  轻轻关上门后的安迷修走下楼望向一片荒芜的花园微微沉思了一下。他总感觉那片绿色上少了点什么,望着望着,安迷修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想看到这片青草上出现各色明媚的鲜花!或许这里面有一些女孩子的味道,但不可否认,光秃秃的草原怎么可能比得上种满鲜花的草地?再说了,花园中没有花就等于是一个废掉的花园,这样的花园存在还有什么意义?还不如拆了算了×

  想通了后安迷修随手从雷狮的衣帽间中挑出一件勉强能穿得出去【因为雷狮不经常出门】还保暖【因为雷狮家一冷就把暖气开着了】的衣服向雷狮家大门走去,他的右手中紧紧的攥着雷狮家的钥匙。

  安迷修凭着曾经沿泰晤士河走过的记忆终于找到了一个花店。

  湿润的微风轻轻拂过安迷修的脸颊,引得花店门上的玫瑰风铃随风摇曳发出清脆的“叮铃”声,安迷修抬头看了一眼花店的名字。

  繁复的英式花体安迷修看了好一会儿才辨认出来。Star Sea……星海的意思吗?不得不说,这家主人给花店起的名字还是挺有意思的。

  安迷修推开那扇古典的红棕木门,一个轻快的女声夹杂着几声好听的风铃音传入安迷修的耳中。他在一进门的一瞬间就感觉自己被一片生机盎然的绿意沐浴着,花店里的盆栽开的,没开的,都被摆放在了外面,头顶上有一盏像极了山茶花一样的水晶吊灯,周围一串串用线串成的小珠子,千纸鹤,小贝壳还有花花映衬着这朵显得有些大的透明山茶花。虽然东西很多,但是却不会显得杂乱,甚至多了几分温馨。可以看得出来,这家店真的是店主人用心装修过的。

  “Welcome! What kind of flowers would you like, please?”【译:欢迎光临!请问您想要什么花呢?】

  一个拥有火红色头发的女孩儿绕过地上的盆栽走近安迷修,手中还拿着一个用来给花浇水的花洒。

  “嗯?你是中国人?”女孩儿看到安迷修后就不再用英文说话,而是直接说起了中文。

  “对啊,小姐你也是中国人吗?”

  “哎哟?居然看到老乡了!”女孩儿把手中的花洒放在一边,扯掉自己的一只手套向安迷修伸去。“你好,我叫艾比。”

  安迷修笑着握住她的手道。“称在下为Anmicius吧.”

  “疯狂?”

  “不,是安迷修。”

  两人握了一下就分开了手。

  安迷修打量着这家花店的摆设。如果雷狮家的花园也是这样就好了……他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嘴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艾比看着安迷修莫名其妙的开始发呆而且还跟傻了一样笑起来,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安迷修回过神来对少女露出歉意的微笑道:“对不起,我刚刚走神了。”

  “没事啦,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花了吧?”

  “啊……我想要……”、

  清脆的风铃声再次响起,清亮的少年音打断了安迷修的话。

  “老姐我买菜回来啦!你看看我还带来了谁……诶?有客人?”

  “闭嘴你个衰仔!你这么毛躁把客人吓跑了怎么办!”艾比越过安迷修径直走到刚进门的少年那里,用手指微微弯曲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少年的头。少年捂着被自家老姐敲痛的地方用委屈巴巴地声音说:“我又不知道有客人,这能怪我吗……”

  少年的身后传来一声轻笑,若有若无,少年有些吃惊地看向身后那人,那人从少年身后出来若无其事地好像刚才笑的人不是他一样。

  那人看到安迷修后显得比少年更吃惊【虽然在脸上看不出来】:“安迷修?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熟悉的声线让安迷修愣了一下,他转过身正好对上那人淡蓝色的眼眸。

  卡米尔?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他难道也是跟我一样来买花的。

  安迷修想到自己第一天去雷狮家工作的时候房间里桌子上摆着的那一束紫罗兰,他又看向卡米尔心下却已了然。

TBC.

》》》

说好的停更都是假的,呵×【忍不住写文的手×】

评论 ( 7 )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