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一见钟情

花店老板安×流浪歌手雷√

一发完,没有后续

》》》

1.
    
  夜,窗外的那个人好像是这黑夜中最为耀眼的光芒,不是他点缀着黑夜,反而像是黑夜衬出他的光芒一样,安迷修透过盆栽间的缝隙看到了那束光,简直夺目到刺眼。
  
  他“刷”的一下拉上了窗帘遮住了光芒。
  
  这么夺目的东西,再怎么样也不会属于我吧?
 
  
   
2.
  
  来到这个城市两天,雷狮终于找到了一个适合他演唱的地方,那是一个会被很多人忽略的角落,但是这种安静黑暗的氛围恰恰却是最适合的雷狮的新曲的,最主要的是,那里只有一家几乎无人问津的花店,这样也不用担心会吵到更多的人。
  
  雷狮满意地对这个角落笑了笑,以及,他的目光无意间瞥到了花店里的主人,长得正对他的胃口,如果可以把那个人拐到自己身边就好了……
  
  他把背上背着的吉他放了下来靠在墙边,等到真正的夜幕降临的时候,他终于抱起了他那把微微有些沉重的吉他——
  
  『What would I do without your smart mouth
  
  没有你的蜜语甜言,我该怎办
  
  Drawing me in and you kicking me out
  
  你时而热情似火,时而冷若冰霜
  
  Got my head spinning no kidding I can't pin you down
  
  让我天旋地转,说真的,让你表态很难
  
  What's going on in that beautiful mind
  
  你的心底有什么打算
  
  I'm on your magical mystery ride
  
  你的神秘之旅我已搭上』
  
【歌曲名:All of me】
  
  
  
3.
  
  富有磁性的歌喉响起,正在摆弄花草的安迷修愣了一下,他怎么会听不懂歌词的含义,但是他却下意识的认为那个人并不是唱给自己听的。
  
  光芒或许可以用窗帘遮掩,但是缭绕在耳边的歌声该如何隔绝?
  
  安迷修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十点,花店准时关门,安迷修收拾好了自己要带的东西打开了花店的大门,绚丽的光芒不见,那个人已经不唱了正在收拾东西,他也没有上去搭个讪的意思,而是径直踏上了被橘黄色的路灯照耀的水泥路上。
  
  
  
4.
  
  连着好几天雷狮都是在花店的门口卖唱,一是他还在想怎么才能名正言顺的勾搭到花店的主人,二是他租的房子就在这附近,这个地方也挺符合他的心意的,三是他想偷偷透过玻璃窗看一眼安迷修摆弄花时的温柔神色。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雷狮发现花店的生意简直冷到俄罗斯那边的西伯利亚,甚至比那边还冷,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吉他,嘴角突然勾起,他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块纸板放在自己的前面,纸板上写着——
  
  【only flowers,thank you】
  
  
  
5.
  
  从那个晚上开始,安迷修发现花店的生意莫名红火了起来,但是他也没有过多的细思,只当是最近情侣们什么节日多了起来,但是又过了几天,他又察觉到好像只有那个人在外面卖唱的时候他的生意才开始火起来。
  
  为什么?
  
  终于,在一个晚上,安迷修提早关了花店的门来到那个人卖唱的地方,他看到了前面的牌子——
  
  【only flowers,thank you】
  
  
  
6.
  
  “你好。”在一首歌唱完之后安迷修来到雷狮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
  
  “你好啊。”雷狮将自己覆了一层薄汗的手与那人的手握了一下。
  
  “你的这个牌子……?”安迷修指了指那块白色的牌子,神情中有点疑惑。
  
  “当然是为你准备的,我盯上你很久了,要不要跟我走?”
  
  “去哪儿?”话一出口连安迷修自己都觉得惊讶为什么自己首先想到的不是拒绝而是问去哪儿,他不再说话。
  
  “唔……去哪儿都好,我是个流浪歌手嘛,哪儿都一样。”有你在的地方哪儿都一样,雷狮在心底补充了一句。
  
  “好啊。”
  
  雷狮真的是做梦都想不到那个人居然会答应自己,他瞪大了眼睛,然后那个人又小声说了一句自己没有听到的话。
  
  安迷修说的是:这么夺目的东西,已经属于我了。
  
  “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雷狮问道。
  
  “从你开始唱歌的那天起,那你呢?”
  
  “从我刚刚决定在你门口唱歌的时候起,我对你是一见钟情。”
  
  “这么巧,我也是。”
  
  “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雷狮道。
  
  “我叫安迷修。”
  
  “我叫雷狮。”
  
  
  
7.
  
  第二天,安迷修卖掉了花店,收拾好了自己的全部东西出门,雷狮已经站在了他的门口,背上背着一把吉他。
  
  “我们走吧。”
  
  “嗯。”



END.

》》》

天知道我写了森莫奇奇怪怪的玩意儿……脑洞来源于《陈翔六点半》×

我才不会说我是不想填其他的坑才发段子的呢!

评论 ( 2 )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