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三十一)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家里的感觉总归比酒吧好,雷狮一回到家就大大咧咧地坐到了沙发上开始命令安迷修——
  
  “我要喝茶。”
  
  “铁观音还是龙井?”安迷修鞋都还没换就下意识的问道,整个人反应过来后才发现雷狮是第一次向他提出想要喝茶的要求,“不对啊你为什么突然想喝茶了?”
  
  “你刚刚怎么问得这么自然?”
  
  两人同时开口,突然间气氛有这么一丝的尴尬。
  
  “呃……”安迷修偏过了头,“我师父以前很爱喝茶,所以我才会这么自然的问出来。”
  
  “因为我妈以前很爱喝茶,但是我以前并不喜欢,所以今天我想知道我妈为什么这么喜欢喝茶。”
  
  “哦原来如此,所以你想喝什么茶?”安迷修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刚刚自己问出的那句“铁观音还是龙井”,自己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雷狮这么接地气的人怎么可能会喝这么有格调的茶啊×
  
  “嗯……红茶,锡兰红茶。”
  
  “好,我去买。”
  
  英国人偏爱喝红茶,所以红茶的地位也是不低的,就算只是最普通的茶叶也是在专卖店里才有得卖,而安迷修可是半个路痴,就算有着手机导航他也可能找错地方,真的是一个路痴了,为此他的师父还经常会担心自己徒儿某次出远门结果找不到路回不来了。
  
  嗯对,没错,安迷修跟着自己手机导航找到了离他最近的红茶专卖店坐了几趟公交车后就彻底找不到东南西北了,他茫然地站在下车的地方,但是伦敦的天气好像偏偏和他作对一样明明中午还是艳阳高照下午就变成了瓢泼大雨,安迷修站在街边一家小店的屋檐下看着眼前的雨帘默默无语,用手在自己的胸前和额头上画了一个十字然后双手合十轻轻道了一句“阿门”。
  
  他不是在祈祷这雨能快点下完,而是在祈祷自己等会儿能找到回家的路,不然回去晚了雷狮可能要把他碎尸,而且现在正在下雨,伴随下雨的一般都有雷电,他更加害怕的是雷狮因为雷电而恐惧,然后接下来的几天他可能都会不好过。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减缓的意思,安迷修的眉头皱的越来越厉害,他沿着这条街找到了一个便利店,在那里匆匆买了一把伞就走到了街上,凭着直觉一直向前走竟然误打误撞地看到了他一直在找的茶叶专卖店。
  
  安迷修突然松了一口气。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雨点打在窗户上发出了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雷狮依旧坐在沙发上,只不过姿势变成了双臂抱膝缩成了一团,他的眼睛依旧睁得大大的,好像这样就可以看到这个世界一样,但是无济于事,他的眼睛早就在那次事故后的大病中失去了它们原本的作用。
  
  又一阵雷鸣响起,他暗骂了一声后又感受到了强烈的后悔,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期望安迷修能在他的身边,就算那个时候安迷修说着一大堆冗长繁多的大道理也没关系,只要他在自己身边就够了。
  
  可是事与愿违,安迷修刚刚才被他派出去买茶叶,在短时间内他不可能会回来,想到这里雷狮不禁把自己抱得更紧了——
  
  安迷修,你死哪儿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公交车司机因为害怕路面打滑车子会被甩出去所以开得特别慢,慢到过了好久安迷修都以为自己还在原地,他一次次看着自己腕上的表,周围的人也因为这种天气或多或少感到了烦躁不安,不一会儿,公交车上所有嘈杂的声音在一声巨响后停了下来。
  
  安迷修由于具有惯性头向前撞到了前排座位上,他感到被撞的那个地方好像破了一层皮,连带着眼前都出现了重影,他捂着脑袋跌跌撞撞地来到了车门处,那里早被人用锤子打开了,他跳下车茫然地看着公交车前的血腥景象,眼前的画面一下子变清晰了,雨依旧下着试图冲刷着街面上的鲜血,警笛在远处响了起来,他的伞放在了座位上并没有拿下来,冰冷的雨水顺着他的额头滑下流入他的眼睛里。
  
  “该死的。”
  
  刺痛的感觉从眼球处传来,刺激了一下安迷修的大脑皮层,他随便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晃了晃脑袋跑到了路边随便招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又一阵雷鸣声响起,安迷修的心越来越慌,只求司机可以开得再快点,再快一点就好。
  
  
  
  
  “砰”安迷修几乎是以撞开的力度把门打开的,雷狮蜷缩在沙发上,眼睛依旧大大的睁着,听到门被撞开的时候他的身体猛地颤了一下。
  
  “我回来了。”安迷修连衣服都没有换就冲过去一把搂住了雷狮,力气很大,像是要把人揉入自己骨肉一般的拥抱。
  
  雷狮的头俯在安迷修的肩膀上,深吸了一口属于安迷修身上淡淡的薄荷味,心中的不安被强行压了下来,他现在能感觉到的只有安迷修紧紧抱住他的触感,骨骼已经开始疼痛但这并不重要,知道那个人在自己的身边,这样就已足够了。
  
  他们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窗外的雨声渐渐小了,雷狮这才意识到他们现在这个动作比起以往来说有多么的亲密,而且还维持了这么久,他推了推一直抱着自己的那人低下头嫌弃道:“你的身上湿哒哒的,赶紧去洗澡。”
  
  安迷修轻轻地放开雷狮,看到雷狮泛红的耳尖他情愉悦道:“等下我给你泡茶,今天你想吃什么?”
  
  “饺子,我想吃你们中国的饺子。”
  
  “诶?”安迷修微微愣了一下但什么都没有说,连原因都没有问。
  
  
  
  
  安迷修迅速洗了一个热水澡换好衣服来到厨房对着一堆食材不禁沉默了一会儿,脑中不禁回忆起他第一天上班时厨房的场景,和现在的干净整洁完全是一个鲜明的对比。
  
  半年,他来雷狮家工作已经半年了,雷狮对他的态度也从最开始的冷淡到现在的缓和,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和自豪感×
  
  他现在正对着桌子上的茶叶犯了愁,红茶……该怎么泡?他以前没泡过啊!饺子已经端给雷狮自己吃了,但是红茶……他上网百度一下【英国有百度吗……】红茶的泡法,嗯还好,比铁观音好泡得多。
  
  等红茶真正端上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一直坐在沙发上的雷狮早就无聊到睡着了,安迷修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雷狮抱着一个枕头睡得正香。
  
  “喂,雷狮,醒醒。”安迷修只好无奈地推了推雷狮的肩膀。
  
  “……唔?我的茶好了?”雷狮慢悠悠地放开了被自己蹂躏的枕头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你泡茶太慢了,没忍住我就睡着了。”
  
  “嗯,第一次泡红茶,你试试?”
  
  雷狮接过安迷修递来的茶杯抿了一口皱了皱眉道:“你这个茶和我妈泡的差太多了,不好喝。”他把茶杯递还给了安迷修,而自己则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哦……”安迷修有些失落,但想了想这才是自己第一次泡茶,泡不好才是理所当然的,再说了,完美的掌握红茶的泡法,这可不是他一个初学者该有的技能。“我下次会泡得更好的。”
  
  安迷修桌子上的茶壶和茶杯收起来放在厨房后,又来到了客厅拿起了电视机的遥控板偏头对旁边发呆的人道:“要不要看电视?”
  
  “好的!”刚刚还瘫在沙发上发呆的某人又坐了起来,脸上都是兴奋。
  
  
  
  
  过了几天后在一个明媚的上午,安迷修把雷狮伺候好了之后来了一个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人物——
  
  雷狮那个神出鬼没的二哥,雷烨。
  
  说实话,当安迷修看到雷烨的时候,光看那张脸,他就以为雷烨是大了那么一号的雷狮,不过安迷修觉得整个雷家还是就数雷狮最好看,没有什么原因,就是打心底里这么觉得,但是这句话他也不可能在雷狮的面前说,不然他可能会被雷狮一脸嫌弃的说恶心,而且雷烨的脑后有一束小的低马尾,眼眸的颜色都是深邃的湛蓝色,所以更谈不上和雷狮一模一样了。
  
  “二哥你怎么回来了?”
  
  “全国的巡游演唱会最后一站是伦敦,想到很久没有回家了我就过来看看,我可是偷偷来的,一会儿就要回去了。”
  
  “哦……所以你来干嘛?”
  
  “因为我想你了呀,而且——”雷烨把目光转向了一直站在旁边的安迷修道,“我也想看看我三弟的新护工是什么样子的,怎么能把我的三弟迷得不要不要的。”
  
  “二哥你不要胡说,我才没有。”前半句都可以忽略后半句才是重点吧!
  
  “是吗?可是我听雷倏说他可以是照顾你半年之久啊,试问我们帮你招到的护工中有哪个你不是在一个星期内就让他辞职的?”
  
  “我只是不排斥他但绝对不是喜欢他,你不要想多了。”
  
  “是吗……”雷烨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雷狮耳后的那一抹微红心道如果你这还不是喜欢他那才是有鬼了,但为了这家三弟的面子,他也并不打算说出来。“那好吧,认识你的新护工那我就可以走了,如果再晚点回去我的经纪人发现我不见了他绝对会唠叨死我的。”
  
  “OK,拜拜。”
  
  “我的巡游演唱会完了之后,我会再回来一趟的。”
  
  “哦。”
  
  雷烨像一阵风一样吹了之后又吹走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TBC.

》》》

啊……好久没更新了有人还记得剧情吗……反正我是记不得了×
  

评论 ( 2 )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