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三十)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标题中文名消失的星辰大海】

ooc预警!我是不是越来越凉了……【没事你本来就很凉】

》》》

  喧闹的酒吧里好像只有他们这一小块是安静的,安迷修沉默地喝着自己手中的果汁,一句话也没有说,雷狮端着自己手中的“星辰之恋”轻轻地摇晃着,他虽然看不见但是他仅仅凭直觉也可以不把酒摇出来,深紫色和青蓝色渐渐交融,等雷狮觉得自己晃得差不多了只后突然开口道:
  
  “你觉得我这杯星辰之恋怎么样?”
  
  “很好看,只是不知道好不好喝。”安迷修没有抬头自然看不到此时的星辰之恋是什么样子,他现在正在平复自己莫名急躁的心情。
  
  “这酒可是我亲自教佩利调的,怎么可能不好喝。”雷狮不屑地“哼”了一声。
  
  “哦。”
  
  “安迷修我发现你不大对劲。”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你没有了以前的慎重,我说……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安迷修猛地抬起头就对上了雷狮那双深邃却很暗淡的紫眸,还有嘴角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在那一瞬间,安迷修差点就以为雷狮是看得见的了。
  
  “我没有。”
  
  “那你的反应为什么这么大?你跟我说这不是吃醋我都不相信。”
  
  “我……我没有。”
  
  “好吧好吧,你不想承认就算了,我也不勉强你。”说到这里雷狮便不再开口了,只是小口小口地喝着星辰之恋。
  
  本来就不多的酒很快就见了底,雷狮突然抬头问道:“你难道不想知道星辰之恋为什么叫星辰之恋吗?”
  
  “为什么?”
  
  “我不告诉你。”
  
  “……”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你这不是说了跟没说一样吗……”
  
  “那不如你猜猜?”
  
  “这才是你的主要目的吧,难道你喜欢星辰?”
  
  “对啊,但是我喜欢星辰跟这杯酒没什么关系,说实话,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杯酒真正是什么样子,所以原因不是这个,你再猜猜?”
  
  “嗯……我真的猜不出来了。”安迷修苦笑道。
  
  “卡米尔说这杯酒的颜色上面是青蓝色,下面是深紫色,当中还有悬浮白色的小颗粒,有点像星星,我都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一杯酒,”雷狮的语气毫无波澜,刚刚说话的人像不是他一样,“我经常会做梦,我下意识地感觉自己梦中的场景和这杯酒会很相似,只是可惜我看不到。”
  
  “你可以……”
  
  “你可不要劝我复明,我不会的,酒再好看那也会被人喝掉,我可不想仅仅是为了看酒而去复明的。”雷狮飞速地打断了安迷修接下来的话
  
  “那好吧。”
  
  
  
  星辰之恋从外表的颜色上看来度数并不高,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只不过雷狮就是个天生不擅长喝酒的人,平常的他就算是喝啤酒也会醉,更何况是今天这一杯好几种酒液交融在一起的混合酒。
  
  “喂,雷狮,你没事吧?”安迷修的果汁很快就见了底,等他回过头的时候,雷狮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他伸出手摇了摇雷狮的肩膀,发现那人并没有什么反应之后又把手伸向了雷狮那张白皙精致的脸,用手戳了戳那张过分好看的脸蛋。
  
  “唔……别吵我我要睡觉!”还在睡梦中的雷狮好像感觉到了有一只不安分的手在他的脸上各种乱戳乱揉,于是随意挥了挥手又继续睡了下去。
  
  睡梦中的雷狮只要不做噩梦一直都很乖巧,微长的睫毛随着他的呼吸轻轻颤动着,喷出的一团团热气打在他裸露的小臂上,平时飞扬的头巾被他取了下来随意丢到了沙发的另一边,出门之前被安迷修强行系好的领子此时也是松松垮垮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的锁骨。
  
  安迷修看到雷狮这副模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不忍心再吵醒他,这时,酒吧的老板帕洛斯过来了。
  
  他饶有趣味的看着趴在桌子上的雷狮,有用暧昧的眼光把安迷修全身上下扫了一遍,习惯性堆出一个职业的微笑道:“酒吧二楼有房间,我猜,你也不能把他这么大一个的人独自弄回去吧?”
  
  “不用。”安迷修的语气毫无波澜,甚至有一点淡漠,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对帕洛斯产生不出好感,无论帕洛斯用多么真诚的笑容面对着他,更何况现在帕洛斯的笑容也不是什么真心的。
  
  “你不会是把我想象成一个坏人了吧?”帕洛斯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来着安迷修那种莫名的敌意,他脸上的笑容不减,继续道,“我跟着老大也有好几年了,如果我要对他干什么的话我现在还会在这里吗,他好说歹说也是雷氏集团的三公子,我自认为我还没有那种胆子去挑衅雷氏集团的权威,我还想活久一点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呢,我可不会自己作死去招惹他,就算雷氏集团不杀我卡米尔也会杀了我的,所以你大可以安心,再说,他在我们这里留宿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安迷修微微低眉沉思了一下,然后对着帕洛斯点了点头道:“好,但是我要守在他旁边。”
  
  “你睡他床上都没关系。”
  
  此时的安迷修已经不想回答帕洛斯的话了,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雷狮的睡颜,又叹了一口气,对帕洛斯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你帮我带路吧。”
  
  “好的。”
  
  
  
  安迷修和一个帕洛斯叫来的帮手合力把雷狮这个一百四十几斤的成年男性拖到床上的时候已经是两点钟了,这个时间段正好是酒吧热闹的最高峰,平常安迷修的作息时间是非常规律的,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他是不会这么晚睡觉的,他现在早就困得不行了,把雷狮放到床上脱了鞋盖上被子后就直接倒在雷狮旁边睡着了。
  
  安迷修是被冷醒的,这个时候本来就是刚刚开春,伦敦的天气不用多说外面都必定是阴雨绵绵,他找到自己没有脱下的外套中的手机看了一眼今日气温和时间。
  
  嘶……才五点,今天的气温怎么这么低啊。
  
  他看向旁边那个把所有被子抱成一坨睡得安稳的雷狮下意识地笑了一下,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笑。
  
  这个时候的酒吧人已经很少了,大部分的人都醉成一滩泥瘫在各种匪夷所思的地方,还有一些人直接躺在了地上,厕所里面也是堆满了人,马桶中都是奇奇怪怪的污秽物。
  
  安迷修来到一楼转了一圈后嫌弃地回到了楼上的房间里,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条被子盖在身上躺在了离床不远处的沙发上。
  
  但是他只是躺了一会儿就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来他房间的是帕洛斯,帕洛斯的手中端着一碗醒酒汤,脸上依旧是那种职业化的微笑。
  
  “这是给雷狮做的醒酒汤。”
  
  安迷修犹豫地接过了汤什么都没有说。
  
  “放心吧,没毒。”
  
  这时安迷修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他对帕洛斯报以一个礼貌的微笑道:“谢谢。”
  
  “那没什么事我就去收拾了?我猜你也看到一楼那不堪入目的景象了吧。”帕洛斯苦笑道。
  
  “好。”
  
  雷狮也有一个完美地生物钟,在十点过几分的时候他睁开了自己暗淡的双眼坐起来一脸的茫然。
  
  “安迷修,你在吗?”
  
  “我在,你醒了?”他刚刚本来就没怎么睡着,被雷狮这么一喊当然就起来了,他端过床头柜上已经凉了的醒酒汤走向雷狮道,“你有哪里感觉不舒服吗?要不要喝点醒酒汤?”
  
  “不要,那玩意儿难喝死了。”雷狮满脸都是嫌弃。
  
  安迷修只好把醒酒汤又放到了一边,他坐到了雷狮的床上,看到雷狮睡觉不安分显得乱糟糟的毛忍俊不禁地伸出手帮他随意的顺了顺。
  
  “啪!”是安迷修的手被打掉的声音。
  
  “我不喜欢别人揉我的头发。”
  
  “好吧。”安迷修悻悻地收回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我现在在哪儿?”
  
  “酒吧二楼的房间里。”
  
  “我要回家。”
  
  “嗯,那走吧。”
  
  安迷修能感觉到雷狮现在的心情并不算太好,甚至有这么一点……生气,他低下头仔细想了一会儿刚刚他干的所有事情,但就是找不到雷狮生气的点,除了揉头。
  
  雷狮心情不好当然不是因为安迷修刚才揉了他的头,而是他在梦中见到了一个自己非常讨厌的人——雷倏,雷倏在他自己的梦中嘲笑他,讽刺他,从而导致了雷狮现在的心情非常的不好。
  
  
  
  “雷狮?你怎么了?”安迷修时不时地瞥一下坐在他旁边的一直在发呆的雷狮,他们两个已经坐在了出租车上的后排,而雷狮的眼睛虽然是睁着的但是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就跟平时睡着了一样一动不动。
  
  安迷修下意识的用手在雷狮的面前挥了挥,然后才反应过来雷狮看不见只好叫了他一声。
  
  回过神来的雷狮疑惑道:“怎么了?到家了吗?”
  
  “没有。”
  
  “那你叫我干嘛?”
  
  “看你在发呆就叫你一下。”
  
  “我发呆跟你有关系吗?”
  
  “……好吧,那你继续发呆吧,到了我再叫你。”
  
  “嗯。”
  
  雷狮刚刚只是在回忆着昨天晚上做的梦,越想越生气所以他的语气才这么的……生硬,也还好安迷修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雷狮的冷嘲热讽他都受过,这种小情况算什么,更何况他还知道雷狮现在的心情并不是很愉快。
  

》》》

求求你们,给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好不啦QAQ

  
  
  
  
  
  
  

评论 ( 8 )
热度 ( 4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