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四)

是时候表达一下我对安雷强烈的爱意了!×ooc有!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

可能几个月都不更的那种慎入×××【其实是因为三党要考试啦没时间而已】

》》》

清晨的雾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消散,太阳被乌云一层一层地笼罩覆盖,安迷修裹紧自己的外套走在出校的路上。

  正要出校门的时候身后有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叫住了他。“哟?安迷修。”

  安迷修回头就看见了倚在校门口边上的凯莉。他看着凯莉一步一步地向他走来,心里不知为何有点慌——

  “喂,安迷修,你这是要去哪儿啊?都不准备告诉我一下吗?真是不够朋友啊!”凯莉把手握成拳用力的打了一下安迷修的肩膀笑道。

  “你又没问……”安迷修揉着被凯莉锤痛的地方小声道。

  “这不是没钱了要去打工吗……”

  “你去哪儿工作?”

  “去照顾人。”

  “哦?是谁这么运气好轮得到我们安哥哥的照顾啊?”

  “卡米尔他大哥,雷狮。”

  凯莉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楞了一下“雷狮?”

  安迷修注意到了凯莉的反应“你认识他?”

  凯莉心情复杂“我……以前……也和你一样,去照顾过他,但他的脾气太坏了,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他就把我赶了出去,照顾了几天后我就辞职啦,不过……居然是他啊?”凯莉同情的拍了拍安迷修的肩“快点辞职吧,你总有一天会辞职的,到时候别怪姐没提醒你。”

  “但我觉得……他还蛮可爱的来着……咳咳……”

  凯莉脸上的同情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讶,她用双手用力摇晃着安迷修的肩。“你醒醒!你喜欢的是女孩子!”

  “可……可我真的觉得他挺可爱的啊,脾气虽然不好了一些但整个人其实还是可以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凯莉放开了安迷修,脸上无奈“好吧好吧,你喜欢他本小姐也不反对了。”

  “喂喂喂,谁说我喜欢他了啊?你可不要胡说。”

  “可……”

  “哦对了,凯莉,你借点钱给我。”

  “你要拿来干什么?”

  “给雷狮买酒,还有买做烤串的原料。”

  “……行行行,真是的,以前可没见你对哪个人这么上心啊,难不成……”凯莉豪迈地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几百英镑递给安迷修后用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他问道:“难不成……你这么多年没有女生喜欢是因为你喜欢的是男人?!”

  “不不不不不不,你想多了,这个只是工作而已,还有,要不了这么多,一半就够了。”

  “行了,拿着,以后想起来再还我也不迟,再说了……你拿你亲自做的烤串来还我也不会介意的。”

  “好啊,还有,谢谢你。”

  “谢什么啊?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你快去吧我在这里只是好奇问问你要去哪里而已。”

  “好,再见。”

  

  

  

  轰隆隆——

  又来了!又是这种声音!雷狮被一声雷鸣的巨响给惊醒,下意识的把自己整个人裹在柔软而温暖的被窝中,客厅的电话铃响和雷鸣声混杂在一起一次次的刺激着雷狮的耳膜。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双耳试图隔绝外面的一切声音,可这些声音却如空气一般无处不在。

  安迷修一次次的按着雷狮家大门的门铃,可没有一个人来给他开门,心情不觉有些不安,眼睛再一次瞟到自己手上的表,表上显示的时间早已超过了十点。

  这个时候的雷狮应该是醒着的才对,为什么不来给他开门?雷鸣声再次响起,安迷修抬头看了一眼阴云密布的天空,渐渐的,天空中开始飘起柔和却冰凉的小雨。

  雨水滴落在安迷修的头顶,肩膀,衣服上,时间已经将近十一点了,雷狮却还没有给他开门,这不免让安迷修的心头闪过了一丝不祥的预感。雨水已经把他的外套给浸透了,丝丝凉意直逼外套下的衬衫。

  “哈嚏!”安迷修搓了搓自己的双手,目光却看向雷狮家外围的围墙。

  翻过去……雷狮不会介意的吧?

  安迷修打定了主意,从小就训练起来的体格让他毫无压力的就翻过了这堵围墙,但围墙的后面却是被雨水浸泡过后蓬松湿润的泥土。就算安迷修再怎么小心身上也沾了不少的泥点。

  没事没事,雷狮家有备用的衣服嘛。安迷修这样宽慰自己,却不知雷狮会不会将自己的衣服借给他这也是一个问题。

  安迷修身上的雨水滴落在地板上,行走过的地方拖出一条长长的水渍。他并没有直接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而是径直走向雷狮的房间。在雷狮的房间门口前站了一会儿后安迷修还是决定先把自己这一身湿哒哒的衣服给换掉,他如果弄脏雷狮的房间就完了。

  他来到雷狮的那个专属的衣帽间,里面的衣物并没有整整齐齐地堆好,而是左扔一件右挂一件,安迷修几乎把雷狮的衣柜给翻遍了才终于找到一件能穿的了,他匆匆的把衣服套在身上却发现裤子长了一截儿,无奈只好把裤脚给卷起来。

  安迷修进入雷狮的房间并没有敲门,他一步一步地走向雷狮的床。

  “是谁?!卡米尔?”雷狮突然抱着被子转过身眼神看向安迷修的方向试探地道。

  “是我,安迷修。”

  雷狮仿佛松了一口气般松开被紧攥着的被子,被子从雷狮的头顶滑落。

  安迷修站到雷狮的床边。

  雷鸣声再一次响起,雷狮却突然起身跪坐在床上抱住了安迷修的腰。

  安迷修被吓了一跳,但也是任由雷狮抱着。“雷狮?你怎么了?”

  雷狮把脸埋在安迷修的腰上没有说话。

  安迷修叹了口气揉了揉雷狮毛茸茸的头。

  雷狮……怕雷?

  又一阵雷声传来,雷狮把安迷修抱得更紧。他的行为更加证实了安迷修的猜想:雷狮,怕雷。明明自己名字里就有一个“雷”字为什么会怕雷呢……

  雷声逐渐减小,取而代之的是淅淅沥沥的雨声,雷狮慢慢放开了安迷修。

  接下来安迷修就被扯着衣服按到了床上。

  “喂安迷修,你给本大爷听好了,今天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可以立马让你辞职,要不是卡米尔要努力学习我不想打扰他你今天连站在这里的机会都没有,你现在最好把这件事给忘掉听到了吗!”雷狮再一次坐到了安迷修的身上,用混沌的紫眸直直地盯着安迷修的脸。

  安迷修勾起嘴角,说到底,这人还是这么自傲啊。“好啊。”

  雷狮正要从安迷修的身上起来时,天公仿佛偏偏与他做对一般又打响了一道雷鸣。

  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雷狮就已经把他整个人给搂住了。雷狮的头趴在安迷修的肩头,一次次源于害怕而急促的呼吸打在他的耳廓,锁骨,那人的头发丝随着自己身体微微的颤抖一缕一缕掉在他的脸上。

  “雷……”

  “别动!你让我抱一会儿就好……”雷狮按住安迷修正要起来的身体。

  “好。”

  雷声再未响起,就连雨声都已经快要听不到的时候雷狮终于从安迷修的身上爬了起来坐到床上。安迷修揉了揉自己腹部被雷狮坐痛的位置对不知道在看哪里的雷狮缓缓地开口道“今天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你放心吧。”

  “嗯……”雷狮闷声道。

  接着两人再也没有说话,尴尬的气氛蔓延在房间内。但一阵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这种气氛。

  “雷狮?你饿了?”

  刚刚的声音正是从雷狮的肚子中发出来的。安迷修挠了挠自己的脑袋尴尬道:“那个……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吧。”

  “那还不赶紧去!你雷大爷我要被饿死了!还有,你今天为什么来得这么晚?”

  “呃……没人开门我进不去啊……我还是翻墙进来的……”安迷修的声音越说越小,雷狮的表情越来越……奇怪???

  在安迷修眼中雷狮的脸上有好几种情绪堆在一起。生气,无奈,挣扎……终于,雷狮开口了:“我床边的柜子第二个抽屉里有一把我家的钥匙,你拿去用吧,我可不想大清早的起床给人开门,好了你去给我做东西吧。”雷狮打了一个哈欠倒在床上闭上了双眼“做好了叫我一声。”

  安迷修果然在柜子里找到了那把钥匙,但那把钥匙的旁边放着一个小巧精致的紫罗兰发卡。女生的东西?安迷修也没有多想拿了钥匙之后就关上了抽屉。

  安迷修走到门口的时候雷狮又开口了“你身上的香水味,我不喜欢。”

  安迷修轻轻地“嗯”了一声后就出去了。

  雨停之后自然是要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啊,但像雷狮这种几百年都没有出过门的人怎么可能同意出门。

  但安迷修还是强行把雷狮从他的被窝中拖了出来。安迷修牵起雷狮衣服上的袖子来到他家的花园却发现这里除了草什么都没有。雷狮踩在软软的草地上,眼睛无神地看着远方。

  “雷狮,你喜欢什么花?”

  “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就是想问而已。”

  “那你猜?”

  安迷修冷漠“不猜。”

  “好吧,我喜欢的花有很多啊,比如紫罗兰,鸢尾,满天星什么的,好了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了吧?”雷狮微微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迎面吹来的凉风。

  “没什么,就是有点好奇罢了。”

  听安迷修并没有说下去的意思雷狮也不想再问。“可以了吗?我们回去吧。”

  “嗯。”

  

  

TBC.

这次不要分割线了×

我觉得我需要澄清一下,我当然知道雷总的原力技能是雷电,我也知道自己的这篇文里雷总怕雷,我很清楚这非常ooc了,但是我既然敢写雷总怕雷电那就证明这是一个伏笔啊/微笑,不清楚的人我还可以再强调一遍:

雷总怕雷是伏笔!

雷总怕雷是伏笔!

雷总怕雷是伏笔!

不是我不了解凹凸,但是这个真的不是原著。

真!的!不!是!原!著!

  

  

评论 ( 6 )
热度 ( 4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