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三)

是时候表达一下我对安雷强烈的爱意了!×ooc有!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

可能几个月都不更的那种慎入×××【其实是因为三党要考试啦没时间而已】

》》》

       安迷修扶着东倒西歪路上时不时还哼出两句中国山歌儿的凯莉一步一步走向女生宿舍,中途唱完一段还被她揶揄,那语气活像自己是安迷修的妈似的,操心他的婚姻大事。

  但安迷修想了想既然是美丽可爱的小姐那肯定是要有一些特权的对吧?可问题是,凯莉大小姐一路上都在揭自己的短,比如和刚认识的女孩子从来聊不了三分钟,经常让女孩子们莫名嫌恶什么的,说得安迷修想把凯莉直接丢到学校路旁的灌木丛中让她自生自灭,这样的话明早的安迷修就可以GG了。

  “嗯?女生宿舍到啦?那我就先走了啊拜拜,记得明天告诉我你伺候的那位是什么样的啊。”在安迷修身上趴了一路的凯莉走到女生宿舍的门口朝他挥挥手后走了进去。

  安迷修叹了口气,想到了自己当年高中时刚刚进校第一天遇到的女孩子就是凯莉,然后自己就被她清纯甜美的外貌给迷惑了,被迷惑后的结果就是这么多年来一直被她作弄。

  

  

  八月中旬,安迷修提着一个半人高的箱子踏进了凹凸高中的大门,当他还在欣赏凹凸高中独有的荷花池时,有一个女孩子突然向他扑过来撞到了行李箱,女孩怀里的一堆书全部掉在了地上,还差点把安迷修撞进荷花池,还好安迷修临时改变了方向才不至于跌入水中,但还是坐在了地上,相反女孩却只是踉跄了一下并没有摔倒。

  “哎呀对不住对不住,走得有点慌张,同学你没事吧?”女孩站稳了之后,向坐到地上的安迷修伸出一只手想拉他起来。

  安迷修握住了女孩的手借着她的拉力站起来拍拍自己裤子上的灰对她笑道:“没关系没关系,你还好吧?”

  “啊……我还好啦,只是这地上的书……”女孩看了看地上那一推散落的书无奈地嘟囔道:“又要收拾一大半天了……唉……”女孩蹲下身把书一本一本捡到自己的怀里,安迷修也蹲下来帮着女孩捡书。

  “嗯?你为什么要帮我?”女孩诧异道。

  安迷修对她笑了笑道:“这个嘛……你的书毕竟是我撞倒的,不帮一下实在是对不住啊,再说了,帮助每一个漂亮的小姐可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呢。”

  安迷修帮女孩捡起全部的书后看向女孩自己怀里抱着的那一摞道:“要不那一堆也交给我吧,你要把书去哪儿?”

  女孩毫不客气地把书全部交给安迷修对安迷修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道:“教务处。”

  “我也要去教务处登记呢,一起去吧。”

  “好啊。”

  安迷修办完入学手续之后和女孩一起出来,女孩看向安迷修额角因为帮自己搬书而渗出的汗水从自己裙侧的包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他道:“我叫凯莉,高一的学弟,请多指教啊。要我带你去参观一下咱们凹凸高中吗?作为你这次帮我搬书的犒赏怎么样?被这么漂亮的学姐带着你一定会出名的。”

  安迷修忍俊不禁,勾起嘴角道:“好啊,那就谢谢漂亮的学姐了,我叫安迷修,请学姐以后多多指教啊。”

  凯莉明显对这个称呼很满意,哼着歌儿走到安迷修的前面一边走着一边向安迷修介绍这所学校、

  然而安迷修越听越不对头,这人……怎么开始讲起怎样从凹凸高中的哪一面墙翻过去出学校还不会被发现了?!他是个好学生!怎么可能会翻墙?!安迷修在心里这样咆哮着但面上还是笑着。

  “安迷修我跟你说哦,这里呢,看到那里的监视器了吗?”凯莉指向高高挂在墙上的纯白监控器,安迷修顺着她手指指向的地方看了过去,凯莉继续道:“那个监控器很早以前就是坏的,所以从这里翻墙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学姐……”

  “叫我凯莉,学姐什么的……从你嘴里说出来真……”凯莉闭嘴了。

  安迷修也没有在意继续道:“凯莉,我为什么要翻墙出去?”

  “因为外面有很多好玩的啊!对了对了,我还知道如何逃避军训,我告诉你,看到那棵树了吗?没错,你爬到上面去谁都发现不了你!”凯莉自豪道。

  “你试过?”

  “那当然!”

  安迷修不说话了,因为他预感凯莉的预谋绝对不只是这么简单。

  在凹凸高中转了一圈后安迷修和凯莉回到了那命运的荷花池。

  凯莉转身认真的看向安迷修道:“安迷修,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撞到你身上吗?”

  “不知道。”

  “因为……”凯莉故意拖长了语调。“你看起来很傻啊!”

  安迷修无语了,转身走向了男生宿舍的方向,凯莉跑上来拉住安迷修的袖子。

  “安迷修,以后,请多多指教啊。”

  语言很正常,但是从凯莉的嘴中说出就变了一种味道。安迷修感觉自己以后的日子会很不好过……

  “那我就先走啦,拜拜。”凯莉放开了安迷修的袖子一蹦一跳地走向女生宿舍的方向。

  从此安迷修就走上了被凯莉各种调侃顺便介绍妹子的道路。

  到了高三的时候,凯莉毕业了,过了两个月后安迷修终于联系到了凯莉,知道凯莉到了英国的一所大学去深造后安迷修因为不想打扰凯莉便再也没有找过她。

  

  

  

  而现在安迷修却在大学中再一次遇到了凯莉,刚见面时凯莉就把安迷修拉到了一个酒吧中以至于第二天安迷修差点就赶不上报名了。

  那天的凯莉和今天一样,喝的烂醉,还是被安迷修扶着回到学校里来的。

  想着想着,安迷修回到了男生宿舍,一推门就见到了正在认真学习的卡米尔,卡米尔只是微微偏了一下头就闻到了安迷修身上女人的香水味以及酒味皱了皱眉。

  “大哥他不喜欢女人的香水味,你以后要去照顾大哥的话就不要再去那种地方了。”

  “嗯???”安迷修一脸茫然,抬起手闻了闻自己的身上果然闻到一大股凯莉身上的香水味和酒味。解释道:“我没有去你想的那种地方,我只是去接一个在那里的人而已。”

  “对了,大哥不喜欢女人身上的香水味。”

  “知道了,我会洗掉的。”

  卡米尔“嗯”了一声后就不说话了。

  安迷修也觉得和卡米尔聊不下去耸了耸肩走到自己的床边把身上被汗浸湿的白衬衫脱了下来丢到床上就去浴室洗澡了。

  卡米尔面前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正坐在桌子上打自己的论文,时不时还往自己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上看一眼,安迷修从浴室出来后正在擦自己的头发。看到卡米尔只穿了一件短袖后走向卡米尔的床边从上面拿起一件他的外套披在卡米尔的身上。

  卡米尔明显楞了一下,就连敲键盘的声音都没有了。安迷修闭着眼睛吹自己的头发一边解释到:“现在不是夏天,晚上这么穿会着凉的。”

  “谢谢。”卡米尔说完之后继续打自己的论文。

  安迷修快要上床睡觉时卡米尔也关上了他的笔记本和电脑。

  “我相信,你能把雷狮大哥照顾得很好。”卡米尔在安迷修快要睡着的时候这么来了一句。

  安迷修笑了笑睡去了。

  

  

  伦敦的清晨雾蒙蒙的,这让安迷修不得不放弃自己在国内晨跑的习惯,但出都出来了,不顺便帮卡米尔带点早餐回去好像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安迷修带着刚刚买好的面包回到宿舍后卡米尔已经起来了,和昨晚的姿势一样坐在桌前认真弄着自己的论文。

  “卡米尔。”安迷修看卡米尔停下来揉着自己酸痛的手时突然出声。

  “嗯?安迷修?!”卡米尔明显被吓了一跳,但在安迷修眼里卡米尔只是语调比其他时候高了一点,一边眉毛上挑了一下而已。然后就没有任何的表情了。

  “我去买早餐了啊。”安迷修晃晃手上提着的塑料袋无辜道。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卡米尔要用这样的语调问自己,但直觉告诉他,接下来卡米尔说出来的话一定和雷狮有关,因为只有雷狮,才能让卡米尔的脸上出现更多的表情。

  “你怎么还没有去大哥家?”卡米尔皱了皱眉,接过安迷修递过来的早餐。

  “雷狮……这个时候还没有起床吧?”

  卡米尔看了一眼腕上的表,表盘上的时针正好指向七。“好吧,雷狮大哥一般十点起床,然后他的早餐喜欢吃饭,中国的那种,午餐和晚餐很好讲究,只要有肉就够了,他不吃青菜,知道了吗?”

  “对了,大哥的饭中也要带肉。”

  “好的我知道了。”

  “还有,大哥喜欢在晚上的时候喝酒,不要多的,三杯是极限……”

  “可……我没钱买酒啊……”安迷修尴尬地揉了揉自己的后脑勺。他现在穷到不仅买不起酒,就连给雷狮做饭的肉都买不起。

  卡米尔正准备说下去就停住了。

  安迷修只是试用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才会发工资,这是雷狮所不知道的,因为每一个护工平均留不了五天,留的时间最长的那一个也不过才六天而已,而现在卡米尔的身上也没有过多的现金可以借给安迷修,所以雷狮的酒……就别想了吧。

  安迷修抬手看了一眼自己的表盘,想着自己从学校到雷狮家一共需要花的时间后背起书包走到宿舍门口对还在吃早餐的卡米尔道:“我要去照顾你大哥了,晚上见。”

  “安迷修我记得你明天没课吧?”卡米尔突然出声道。

  安迷修想了一会儿“对啊明天我没课。”

  “那你今晚就在大哥家睡一晚吧,我想大哥应该不会介意的。”

  “……可……可以啊,那我们后天晚上见。”

  卡米尔盯着安迷修关上门之后微微松了一口气看向阴暗的窗外。大哥,今天要下雨呢,这个人来照顾你,你不会害怕了吧?

TBC.

——————————————分割——————————————

私设巨多咳×

  

  

  

  

  

评论 ( 7 )
热度 ( 5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