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二)

是时候表达一下我对安雷强烈的爱意了!×ooc有!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

可能几个月都不更的那种慎入×××【其实是因为三党要考试啦没时间而已】

》》》

        安迷修不知从哪儿拿出一个口罩戴着穿上干干净净的围裙然后开始认真地打扫雷狮家的厨房。

  看着一尘不染的厨房安迷修松了口气,而后才发觉自己把腐烂的食材丢了之后雷狮家是没有新鲜的食材的。

  安迷修解下围裙掏出自己裤包里瘪瘪的钱包叹了口气:我真的是栽在这位任性的小少爷手中了,果然我的脑子是被马踢了才会来伺候这位吧。

  雷狮做了那个梦之后睡得迷迷糊糊的,正要睡着的时候手机铃声恰巧响起,他摸索着从床底捡出响个不停的手机,凭直觉点开了接听键。

  “雷狮。”

  雷狮刚把手机举到自己耳前但听到这个声音后又差点把手机丢了。手机里传来的那个恶心的声音,是他大哥。

  “嗯?喂,你怕不是闲得*疼才来找我的吧?说吧,有什么事?”

  “听说卡米尔又给你介绍了一个护工是吧?”雷倏戏谑的声音传来刺激着雷狮的耳膜,这语气活像你抛弃了别人又寻了新欢一样让雷狮反感。

  “关你什么事?”雷狮冷漠道。

  “哦?难道不是吗?我说错了?我现在在和你二哥打赌看你什么时候才能打这位护工大人给赶走呢,我可是押了一个星期之久呢,你可不要明天就赶走人家让我失望啊。”

  “那二哥押了多久?”

  雷倏呆了一下,按照他了解的雷狮这个时候应该给自己来一句“滚”之类的话绝不会问他二哥的。“他?他押了一个月。”

  “哦,那行,你输定了。”

  “怎么?你还挺中意这人的?”雷倏佯装诧异道,其实他对这些完全没兴趣,只是尽一下大哥的义务和在父亲面前营造兄弟有爱和睦的假象偶尔关心一下雷狮而已。

  “你还别说。”雷狮笑道:“我还挺喜欢他的声音的。”

  雷倏无语了,他好歹知道自家三弟喜欢声音好听的人,可他是真没想到这位新来的护工的声音居然俘获了雷狮。这个赌约……要输了啊,嘛没关系,他开心就好。

  雷狮完全不知道雷倏误会了什么,他正在为自己把雷倏怼得说不出话来开心着。

  “那你好好和他相处,卡米尔为你找来的人,我还是蛮放心的。”

  “你居然会关心我你怕不是吃错药了?!”

  “挂了,最后还是祝愿你能在一个星期之内把他给气走哟。”

  雷狮还没来得及反驳电话就被挂了,赌气地把电话摔倒地板上把自己埋在枕头里。

  安迷修的声音好听是真的,但自己没有被迷住吧……这么想着的雷狮正要睡着的时候又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了,雷狮没有理会。

  不用想都知道是安迷修那个傻子护工吧!

  敲门声再一次响起,雷狮实在忍受不了了对着门吼道:“门没锁!”然后他就听到了开门声,又听到了安迷修走近他时的脚步声。

  雷狮没有了睡意都是因为他大哥的一个电话还有安迷修的敲门声!他静静地数着安迷修走到自己床边的脚步,在安迷修刚好走到他的床边的时候突然起身用被子罩住安迷修的头,把他推倒在地后自己整个人又坐了上去。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唔唔唔唔唔唔唔!!!”【翻译:雷狮你放我出来!】

  “你说什么?我耳朵不太好听不到啊。”

  “雷狮你放我出来!”安迷修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原本是很气愤的语调但从被子里传出在雷狮耳中就是那种类似与撒娇的味道。

  “好啊。”雷狮恶劣地笑了笑直接把自己整个人的重量压在安迷修的身上。

  被子团传来一声安迷修的惨叫。

  雷狮显然很满意,从安迷修身上起来拿回自己的被子又趴在了床上撑着下巴看着安迷修懒洋洋地问道:“我警告你以后不要来打扰我睡觉,不然你以后的下场会比这个更惨。”

  “啊……我又不是故意来打扰你睡觉的。”安迷修小声嘟嚷道。

  “嗯?”雷狮对着安迷修勾了勾嘴角。

  “我是来叫你吃午饭的。”

  “那你为什么不端上来?明明知道我看不见。”

  “呃……菜有点多,端不上来。”

  雷狮沉默了。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对不起出一下戏×咳咳】

  “好吧,带我下去。”

  “哦好。”

  雷狮跟在安迷修的身后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停住了脚步。

  “喂安迷修。”

  安迷修回头就看到了站住不动的雷狮。疑惑道:“啊?”

  “我看不见路。”

  反应过来雷狮是一个盲人的安迷修虽然知道雷狮看不见但还是对着他抱歉的笑了笑拉住雷狮冰凉的手道:“那我牵你好了。”

  雷狮猛地抽回自己的手。

  “不要。”

  “那好吧。”虽然不知道雷狮为什么会挣脱自己但还是拉住了雷狮的睡衣袖子把他一步步地拉到餐桌前,拉开椅子扶着他的肩膀让他坐下,自己则在他的对面落座。

  安迷修想了想还是坐到了雷狮旁边的椅子上,因为不习惯用外国的餐具安迷修在买食材的时候还顺便买了几双筷子。

  他用筷子夹起一片青菜送到雷狮的嘴前,雷狮也没有反抗自己就把安迷修夹的这片菜含到嘴巴里嚼了几下。

  当安迷修以为雷狮会乖乖地吞下去时雷狮居然一偏头就把那片嚼得只看得出来是一团绿色的东西给吐了……

  给吐了……

  吐了……

  了……

  安迷修直接呆住了,他最多能想到雷狮认出来了那是青菜后把那片菜给强吞下去,但是出乎安迷修意料之外的是雷狮居然吐了?!这是就算吐了也绝不愿意吞下去的意思吗!

  安迷修感觉很心累。

  当他还在发愣的时候雷狮开口了:“喂,我要吃肉,你这给我吃的是个什么鬼玩意儿?快点喂我吃肉!”

  “雷狮……你好歹也吃一点青菜啊……营养不均衡的话很容易得病的。”

  “得了吧,我这么多年没吃青菜都没事少吃这一顿又会怎么样?行了行了卡米尔雇你来不是来对我说教而是来照顾我的,真是比我妈还烦。”

  安迷修无奈,只好用筷子夹起一块红烧肉送到雷狮的嘴中。

  雷狮嚼了嚼吞了下去开口道:“这红烧肉是你自己做的?”

  “嗯。”

  “还不错。但我不喜欢太肥的肉,会长胖的。”

  安迷修看了看雷狮精瘦的腰:你这哪里肥了啊……

  “记得下次我要吃烤串。”

  “是是是我知道了。”

  于是安迷修又喂了一口肉给雷狮。

  好不容易把雷狮喂饱之后安迷修的肚子传来了响声,安迷修尴尬的笑了笑。

  “你还没吃东西?”

  “嗯……”

  “那你自己吃吧,我想上楼了。”

  “你又要去睡觉?”

  “不然呢?我一个瞎子我还能干什么?”

  “那你去吧。”

  雷狮摸索着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安迷修回到自己开始坐的位置吃着那碗已经冷掉的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雷狮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安迷修——安迷修——————”

  安迷修放下饭碗急匆匆地上楼着急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推开门安迷修就看到了把被子揉成一团抱着它在床上左右翻滚的雷狮。安迷修看着雷狮这幅样子笑了出来。

  “你怎么这么喜欢笑啊?”雷狮停止了翻滚看向安迷修站的方向。

  安迷修正要回答他又被他打断了“我想喝饮料,冰的。”

  “没有。”

  “出去买啊!”

  “没钱。”

  雷狮又沉默了。

  “刚刚买食材的时候钱都花光了。请问还有什么事吗?”

  “没有了你走吧。”

  雷狮真的没想到安迷修居然会这么穷,只是买了一点食材钱就花光了?!还好做自己的护工拿工资是按天付,不然明天安迷修就真的没有钱来帮自己弄吃的了。

  安迷修抬头看了一眼雷狮家墙上的复古钟表发现已经到了自己下班的时间,他收拾了一下自己再次来到雷狮的房门前意思意思敲了几下对里面的人道“雷狮,我要走了,明天我再来。”

  本以为不会有答复的时候雷狮的声音传来:“哦好你走吧。”

  安迷修从雷狮家出来拢了拢自己的风衣外套,快入冬了啊,回学校吧,明天还有课呢。

  刚刚来到大学门口就看到了一直站在校门口的某位大小姐。

  安迷修连忙跑了过去扶着那人。“喂喂喂,你醒醒。”

  “嗯?安迷修?”女孩儿用手揉了揉双眼甩开安迷修的手伸了一个懒腰笑着问他:“哟,终于知道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要在那里睡的来着。”

  “你为什么会喝这么酒啊?我只不过是不在了一天而已你就成这个样子了?”

  “要你管,反正我现在酒醒了不就行了?真是跟个老妈子一样,回学校吧。”女孩儿转过身走进学校,安迷修连忙跟在她身后。

  “难不成……你一直在等我?”

  “对啊我一直在等你,等得我都睡着了。你也不跟我讲讲你到底去了哪里,还好卡米尔告诉我你去打工了。”

  安迷修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没有跟你说……”

  女孩儿回头对着安迷修摆了摆手道:“不不不你不需要道歉,还有我也没有等在哪儿,我只是喝完酒脑子疼在校门口站着吹吹冷风清醒一下脑子而已。”

  “你这样会感冒的。”安迷修皱眉道。

  “噫哟?安迷修骑士这么担心我啊。”

  安迷修无奈地走了过去扶着快要摔倒的那人。“以后少喝一点儿。”

  “是是是,我喝多了你每次都这么说,但你看我哪一次照办过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BC.

——————————————分割——————————————

猜猜女孩儿是谁啊?猜对了也没奖×××  

  

评论 ( 3 )
热度 ( 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