箪栀☆

/破写文的/
/可以叫在下花花【因为本体是朵栀子花……】/
/请尽情日lof×但日了lof还不关注我就不对了啊!/
/归档?都有合集了还要归档干嘛×/

© 箪栀☆
Powered by LOFTER

【安雷】The vanished star sea(一)

是时候表达一下我对安雷强烈的爱意了!×ooc有!

没钱穷苦大学生护工安×富二代失明狮

》》》

       叩叩叩——

  安迷修手中端着一个银质托盘,另一只手微微弯曲,用骨节轻轻叩响了那扇看起来华丽而沉重的红木门,本以为会听到的是沉闷的响声传入耳中的却是清脆的声响。与此同时他也感受到了自己因为紧张而疯狂跳动的心脏。

  安迷修缓缓地推开了那扇没有锁的红木门,却发现里面漆黑一片,紧接着门外的光被黑暗所隔绝,因为受不了骤然的黑暗而闭上了眼睛,手中的托盘被一个人抢过,硬质的托盘放在瓷砖上发出一声莫名好听的声音。

  突然过来的那人把不明所以的安迷修压在地板上,不由分说直接坐在了他身上。“喂,你是那家伙派过来的?劝你赶紧走,我可不想有一个人来随意掺和我的人生。”说着他便又添了几分力,威胁意味十分明显,“识相的话立刻给我滚出去。”

  安迷修被压得生疼,万万没料到这位主如此不好伺候。等到眼睛适应了昏暗的光线,他循着礼仪忍疼盯着骑在他身上的那人,一本正经道:“您好,少爷,我从现在开始就是您的专属护工……您可以叫我安迷修。”

  “专属护工?愚蠢至极……”那人从安迷修身上爬起来,扶上墙摸索着打开了灯的开关,“我不需要那种东西,你可以滚了。”

  一下子又接受明亮的灯光,安迷修的眼睛颇不适,酸涩的感觉使他被迫眯着眼。啧…眼睛好痛 ,这小少爷脾气真是差得可以啊,要不是看这份工作的薪水这么高,我可能会怀疑我是因为脑子被马踢了才来的。

  他叹了口气,无奈地道“抱歉,这是在下的工作。”安迷修适应了暖橙色的灯光后起身端起被放在地板瓷砖上的银质托盘走向这个房间里的唯一的桌子。

  把给这位小少爷的早饭放在桌子上后安迷修转身看向那个站在原地不动的小少爷。“三少爷,吃早饭了。”这个时候安迷修才发现这人还穿着睡衣,睡衣上的两颗扣子解开了露出精致的锁骨赤着脚踩在地面上……但安迷修却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人有一双大而空洞的眼睛,眼中毫无任何光彩正在直勾勾的盯着他。

    “我再说一遍,我不需要别人照顾,你可以滚了……”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凭着感觉走向安迷修,安迷修就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自己——

  “喂!小心!”

  接着安迷修就听到“嘭”的一声巨响,那人一不小心被地上的衣物绊倒在地。

  “噗……”安迷修一个忍不住就笑了出来,声音发出来之后才发现那人的脸色越来越黑。

  “笑笑笑!笑什么啊!还不快过来扶我起来!不是说是我的专属护工吗?!”

  安迷修收住了嘴角的笑意走过去轻轻地把趴在地上的那人扶起来道:“我叫安迷修,请多指教。”

  “嘁。”那人嫌弃地拍了拍自己身上被安迷修触碰那里并不存在的灰尘道:“以后叫我雷狮吧,三少爷这个称呼……我听着不舒服,如果不想叫或者是不敢叫的话你也可以叫我海盗头子,那,我亲爱的专属护工,以后请多指教啊。”

  “好啊。”正当安迷修以为这个人会好好接纳他时,雷狮就一把及其准确地逮住了安迷修头上那一撮用发胶都按不下去的呆毛,以至于安迷修以为雷狮其实没有失明,但他一抬头就看见了雷狮的眼睛其实并没有在看他,而是看着别处才想起来自己其实照顾的是一个失明的人。

  “三……雷狮!放手!逮别人头发真的很痛啊!”头皮上传来撕裂的疼痛,这人……怎么这么皮啊!

  雷狮放了手笑嘻嘻道:“别人?你是别人吗?你不是我的专属护工吗?我逮一下头发又怎么了?”

  雷狮说得理直气壮,安迷修无法反驳。

  冷静下来的安迷修才有空打量一下雷狮的房间——vispring*品牌的床垫几乎占了整个房间的三分之一,完美的无框架设计被一层薄薄的紫色轻纱笼罩着,就连窗帘都是Andrew Martin*的私人定制版,地上的瓷砖都不是普通的瓷砖而是格雷米奥*可自动调节温度的纯白瓷砖,也难怪雷狮敢赤着脚踩在地面上,实木的桌子上摆放着看起来像是之前那个拍卖展上的古董花瓶,里面插着深紫色的紫罗兰,怎么说呢,就是除了那一束紫罗兰外安迷修感觉自己走进了金钱的世界,空气中处处充满着腐败的味道。

  真的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安迷修还在打量着雷狮的房间,雷狮却已经把银质托盘上的早饭给吃完了正坐在沙发上……发呆。“喂,安迷修,我累了我要睡觉,你可以出去了吗?”

  安迷修从感慨中回过神来对正要上床的雷狮解释道:“不行,你现在才刚刚吃完饭还不能直接睡觉,吃完饭后胃会对食物进行一定的分解消化,这样才能有助于吸收在处于睡觉的状态下,胃的运动量就会降低很多,吃完就睡会导致胃里的食物没有及时的消化吸收,长此这样下去,你胃就毁了!”安迷修噼里啪啦地解释了一堆雷狮却听都没听直接蒙上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睡了。

  安迷修看雷狮这么没有耐心的样子叹了口气把桌子上的托盘收走却发现饭里的肉都没有了只剩下青菜,这样他很震惊:这人是怎么做到看不见实物的情况下吃到只剩青菜的?!他心情复杂的开口:“雷狮,以后记着吧青菜也给吃了,青菜对人体……”

  “喂!你能不能闭嘴啊?!你是我妈吗!我妈都没这么管过我!!”雷狮气到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向安迷修出声的地方大声道。

  安迷修闭嘴了,默默地端起托盘走到门口又回头道:“下次记得吃青……”

  “闭嘴你他妈可以滚了我这里不需要你!”

  妈的,这人其实不是来照顾我而是来折磨我的对吧?!雷狮这么想着被随意丢在床上的手机发出了铃声,雷狮接了电话对方就开口了——

  “大哥,那个安迷修……”

  “你不要跟我提他!”

  电话那边的卡米尔沉默了,大哥这么大反应,看来安迷修给大哥带来的第一印象就不好啊……“安迷修惹你生气了吗?”

  “这倒是没有,但是!他那个唠叨程度!堪比我妈啊!不对,我妈都没他这么唠叨!卡米尔,你现在就跟他说让他明天不要来了,感觉我和他呆久了我的耳朵会起茧子……”

  卡米尔懂了,这个安迷修,不仅对他大哥没有企图还在尽自己的责任照顾大哥,卡米尔很放心。

  卡米尔笑了笑道:“大哥,这个人是我找来的,我觉得他很适合照顾你,所以,你就安心的接受他的照顾吧。”说完卡米尔就把电话一下子给挂了。

  电话那头的雷狮:我真的,好想把这个人给逼到辞职啊!真的是……太烦了!雷狮把自己埋在软软的被子里……睡了……

  安迷修来到客厅一下子就瘫在了沙发上,也学着雷狮一样睡了……照顾一个人,真的比自己想象中的要累很多啊……安迷修这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再次睁开眼时他发现自己正处于看起来像是海与天的交汇之地,他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悬浮在海面上,试着用脚尖掂了掂水却没有像预料到的一样掉入海中。是梦啊……

  安迷修踩在海面上一边走一边四处观望,这个时候他好像看到很远的地方有一个模糊的人影,脑后的两条头巾随风飘着,他向那个人影跑去试图抓住那两条飞扬的头巾却发现怎么也抓不住,他站在那个人的身后静静地看着他,那个人像反应过来似的回头看向他身后的人。

  那一瞬间安迷修只来得及看清那个人一双深邃的绛紫色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惊讶情绪,然后周围的景色都如浪花般消散。

  再次睁眼时安迷修醒了。

  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发现自己只不过是睡了十多分钟而已,用手轻轻按压一会儿自己的太阳穴减轻了大脑因突然醒过来的钝痛感。

  雷狮也突然醒了,他在梦中看到了一片碧蓝澄池,身上的衣服是平时自己最爱穿的一身,一阵微风吹来把自己的头巾吹到了天空中,他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就转过头正好对上一双澄澈纯粹的眼眸,然后周围的景色都如碎片一般破裂,然后雷狮就醒了。

  雷狮也没有想这么多,反正他也仅仅只有在梦中才能看得见,现实不过是一片黑暗而已,接着他倒在床上又睡了。

  约摸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安迷修再次来到了雷狮的门前。这个时候,他绝对还在睡觉吧……安迷修把正要敲响那扇门的手收了回来转身下楼走向了厨房。

  那就先把他的午餐准备好好了。

  安迷修搓了搓自己许久没有做过饭的手,其实当他看到雷狮那副病态白的脸色以及看起来【真的只是看起来而已】弱不禁风的身体,还有眼睛下的黑眼圈就在想这人的作息怕不是日夜颠倒的哦……

  安迷修以为自己走进厨房的时候会嗅到一股金钱的腐臭味,却没想到迎接自己的并不是金钱的腐臭味而是食物的腐臭味。安迷修捂着鼻子从厨房里冲出来,这个味道,怕不是买来了食材一直都没有用过然后就等它们待在冰箱里待烂了?!那雷狮一直以来吃的都是些什么啊?!这时安迷修才想起来……早上端给雷狮吃的……好像是外卖来着?不过是放在了看起来很高大上的盘子里而已,这雷家的小少爷……真是任性得可以啊!





TBC.

——————————————分割——————————————

脑洞来自某次语c中的某个人对我说的“信不信我把眼珠子抠出来砸你×”不要脸的艾特一下好了 @七夙_(:з)∠)_ 

评论 ( 1 )
热度 ( 53 )
TOP